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绝品王医廖云凡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2 12:12:41绝品王医作者:一梦千秋

绝品王医廖云凡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廖云凡的小说名字叫做《绝品王医》,这本书是由作者一梦千秋倾心打造的都市文小说,绝品王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绝品王医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推荐指数:10分

《绝品王医》在线阅读

《绝品王医》廖云凡免费试读

绝品王医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廖云凡小说在线节选章节阅读:

第4章 渡阳气,还人魂

沈小晴惊愣见到自己的头上的各个部位上已经扎上了五根细长的银针,甚至她的眼角都能够看到那露在外边轻微颤动的尾针。

随后,廖云凡手指一颤,弹向了那五根银针。

沈小晴感觉到了一丝暖意正在透过那几根银针上传入她的体内,似乎正在与那些跗骨之蛆的寒气做着斗争。

沈小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仿佛是火炉一般。

那些热气和寒气交织在一起,有种千百只蚂蚁在她的内体爬行一般,极为瘙痒。

嗯~~

沈小晴脸色通红如血,她忍耐半晌,下意识的嘤咛出来。

这声嘤咛酥麻入骨,更显妩媚,刚刚出口,沈小晴羞的无地自容便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她恶狠狠地望着眼前专注无比的廖云凡,气的牙痒痒。

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

沈小晴的想法要是让廖云凡知道,恐怕廖云凡要一头撞死在豆腐块上。

此刻,廖云凡眉心见汗,虽然沈小晴的头上只插着无根银针,但是他不断轻颤的手指弹着那些银针,仿佛付出了极大的心力,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廖云凡的额头上便微微见汗。

这是阴阳针中的阳针。

度阳气,还人魂。

阴阳针乃是冥罗成名后,三十岁之前最为得意的针灸之法,一针出,阴阳皆让道。

这般神奇的针法在如今的华夏中医界几乎被奉为神技,寻常病痛,一针便除。

沈小晴挤压了十八年的寒气如同猛虎出闸,廖云凡就算青出于蓝,但是一手持五针,以内气操控,硬生生抵御积压的寒气爆发,他也难免感到尽心费力。

撕拉,撕拉。

过了一会,又是几声仿佛是戳破了气球的声音响起。

姓陈的,我杀了你。

沈小晴一下子从地上崩了起来,指着廖云凡的鼻尖破口大骂。

而反观廖云凡却是抱着双臂,一脸挪瑜的神色。

呜。

见到廖云凡那张不阴不阳的脸,沈小晴似乎发现了不对。

我好了?真好了?

沈小晴转了半圈,才猛然感觉到那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的寒气似乎已经消失不见,虽然身体里还是没有什么力气,但是已经不妨碍她生龙活虎了。

这就想好?早着呢。

小妞,别得意的太早。

四阴之体的寒气压抑了十八年,成了精都不为过,这种已经算不得病了,跟天谴差不多。

方才只不过是寒气打个前站罢了,而我只是以阳针强行将这些寒气抽出体外。

若是寒气真正爆发,别说是你冻成冰棍,就算这方圆十里,温度都会降到三九天,让寒雪归位。

廖云凡深深呼出一口浊气。

这只能算是前戏?

沈小晴有点被吓到了,她想要反驳些什么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廖云凡也没理会,他随手观察着从沈小晴头顶拔除的无根银针。

此刻,原本晶莹细长的银针之上已经布满了厚厚的冰霜,就算沈小晴隔着老远都能够感觉到上边的寒冷。

这是从我身体中取出来的寒气?

沈小晴饱受寒气折磨,还是第一次感到这般轻松,就算是骄傲的高跟鞋女王实际上不过也是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孩子罢了。

谢谢你。

沈小晴难得的收拾情绪,如一个女汉子拍着廖云凡的肩膀,爽朗道谢。

不用。

廖云凡瞥了沈小晴一眼,随后继续研究银针。

对了,忘了告诉你,虽然暂时拔除了些许寒气,你能轻松一些,但是事急从权,我忘了说了,施展阳针后,估计你要睡上一小会。

睡上一小会?

沈小晴狐疑的眨着眼还没回过味来,一头栽倒了下去。

真是耿直的小妞。

廖云凡摇了摇头,扭头看了一眼身后一头倒在地上昏睡不醒的沈小晴,哑然失笑。

此时的沈小晴一改方才彪悍小老虎的模样,昏睡中的她显得极为安静,如慵懒的猫咪,白皙如玉的俏脸上哪晶莹的鼻翼在睡梦中轻轻皱起,带着可爱的娇憨,美得冒泡,甚至一度让廖云凡不自然的升起一种想要搂在怀里狠狠疼爱一番的冲动。

罪过,真是罪过啊。

就是胸小了点。

廖云凡不无叹息的想到,他肆无忌惮的欣赏了一番沈小晴诱人的睡颜,正犹豫着是不是好心将她抬到客厅的沙发上去省的着凉。

但廖云凡还未来得及伸手,他顿时升起了一阵异样的危机感,好像即将要遭遇什么危机一般。

这是属于相师专属的第六感,能感知一切危险。

廖云凡师承鬼医先生,八门遁甲,玄门奇术无所不精,青出于蓝。

就算未开天眼,直觉也比一般人要准确不止一筹。

有趣。

廖云凡伸出的手顿了一下。

随后他的嘴角弯起一抹轻笑,左脚如同猎豹一般直接启动,朝着后方后撤一步,整个身体如同是一个旋转的陀螺一般,手中握紧的拳头闪电般朝着身后击去。

谁知,后者的反应也是极快,见到廖云凡如同猎豹一般的启动速度,这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也是向后撤了一步,勉强躲开了廖云凡的进攻半径,而后猛然撤到餐桌后方。

但是就算如此,廖云凡也是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掌风划破了对方的衣服。

没中?

这一下子,倒是让廖云凡大感惊讶。

虽然这一下子他只是随手施,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就算是一个凶悍的匪徒恐怕也要中招,但是偏偏这带给他危机感的人竟然躲了过去。

廖云凡正准备下一步动作,却见一只黑黝黝的枪管对准了自己。

紧接着,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蹲下,靠墙,举起手来。

廖云凡眼眸微冷,他下意识的朝声音的主人望去,却十足的被惊艳了一把。

他的眼前,一个身着警服,身材火爆的女警察正一手持枪虎视眈眈的指着自己。

只不过她微微气喘,浑身香汗淋漓显然方才两人的短暂交手对于她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而那一身原本穿在这女警察身上就颇为紧张的警服因为刚刚的躲闪不及,她胸前的饱满处花开了一个不小的口子,露出其中大片的白皙,更让廖云凡大饱眼福。

阳春乍现。

最起码有D-CUP吧。

廖云凡不由得YY到。

抱头,靠墙,举起手来。

女警察见到廖云凡贼眉鼠眼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自己,那双贼眼恨不得钻进去拔不出来,秀目中登时布满了怒火,她扬了扬手中的枪,打开保险再次高声道。

廖云凡艰难的将目光从那一对波涛汹涌中挪了出来,见到女警察再次呵斥,他摇了摇头,道。

我说大妹子,我劝你别拿那个玩意对着我,对你来说没什么好处。

你说什么?

女警察没听清。

我说那玩意唬不了我。

廖云凡冷笑一声,也不理会女警察的气势汹汹而是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严肃点,否则我要开枪了。

我现在怀疑你私自擅闯民宅,意图不轨,跟我市近期发生的一起连环杀人案有关,你可以保持皆默,但是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作为呈堂证供。

女警察怒声说到。

真是老套的台词。

廖云凡无语的摇摇头,对此,廖云凡感到有些无语,他看了看手中的银针,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睡的香甜的沈小晴,感到一阵头大。

娘的,还真TM像自己意图不轨。

廖云凡一头黑线。

周队长,怎么回事。

两人对峙的空当,客厅中再次涌进了几个身着制服的警察来,为首的年长警察见到女警察这般严阵以待的架势,几人不约而同的取出枪,一边对准了廖云凡一边询问道。

杨副队长,我现在怀疑他与我市近期发生的连环凶杀案有关,现在请协助我逮捕他,所有后果我周红鱼一人承担。

名为周红鱼的女警察大声道。

杨副队长吓了一跳。

他怔了一下,目光不自然的望向廖云凡,见到廖云凡手中的那几根银针和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沈小晴,几个警察略一犹豫同时打开了枪栓保险。

我不是你们要找的杀人犯,另外,别拿那玩意对着我。

廖云凡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的提醒道。

你不要抵抗,我们是人民警察,现在我们怀疑你与连环凶杀案有关,请你跟我们回去调查。

若是清白,我们自然还你公道,我当面与你道歉。

现在,请你抱头蹲下,不要抵抗。

杨副队长高声道。

摄!

廖云凡有些不耐烦了,他左手手指古怪的交叉在一起,冷喝了一声。

随着这冷喝落下而杨副队长的话音还没说完,几个警察便惊愣的长大了嘴巴,他们手中紧握的手枪仿佛被顷刻间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一个个掰开了他们的手掌,他们想要用力将双手握紧,但是却徒劳无功,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手枪漂浮着朝着廖云凡的方向飞过去。

邪门,真心邪门。

杨副队长和周红鱼身后的两个年轻警察不由得对视一眼,心中惊呼。

第5章 举起手来

哗啦啦。

四只手枪落在了廖云凡身前,廖云凡摇摇头随手捡起来一把把玩,然后如同玩腻了的玩具一般将其丢在了地上。

现在,可以好好谈谈了。

廖云凡一笑,反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市公安局的警察,这位先生,请你不要故弄玄虚,你这是袭警,我们完全有理由逮捕你。

请即刻表明身份,否则杨副队长愣了一下,率先急声历喝道。

丢枪可是大罪。

况且,眼前这个青年实在是太邪门了一些,让杨副队长不由得打起了一百二十分的心思。

警察?恩,看得出来。

廖云凡点点头。

他并怀疑几人的身份,想来这是沈小晴报警而来的警察了。

而眼前这个酥胸半露,漂亮的不像话的女警花恐怕就是沈小晴口中的那位红鱼姐了。

你是谁?!

周红鱼瞪着廖云凡质问道。

如果我说我是这小妞的未婚夫你们信么?

你说呢?

周红鱼冷笑着瞪了廖云凡一眼,眉眼冷的吓人。

就算不用看,廖云凡也知道自己的话在眼前这几个警察眼中根本没有什么可以信赖的价值。

好吧,我是来给这小妞治病的,顺带结个婚。

至于我的职业,我是相师也是医生,你们可以这样理解。

廖云凡摊了摊手掌。

胡言乱语,小晴的身体一向不错,就算生病岂会需要你来治?你以为你说的可信?

周红鱼冷哼一声,一脸质疑。

也难怪,在警察的眼中,自称相师的无非是天桥底下摆着小摊装神弄鬼的神棍,怎么能拿来当成职业。

至于医生?

周红鱼撇着眼把廖云凡从头看到脚,也没有办法将这个土的掉渣的青年和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职业联系起来。

闻言,廖云凡也不恼,他的目光在周红鱼火爆的身材上转了一圈,随后定格在她姣好的面容上。

警察小姐,你天庭饱满,柳叶弯眉,这不仅给你了极高的颜值,而在相面上来说,也是极佳的面相。

不过可惜,你的双眉虽然形如柳叶,但眉尾却尖锐,如同利剑下斜。

从这一点上来看,的确英气十足,但却少了女性的柔美,须知刚过易折。

警察小姐,你一定还是雏吧。

最重要的,你脸颊消瘦,拥有不同于女性的柔美,血气上浮拖住柳叶剑眉,这是外相引导。

我可以断定。

你血亲三代之内定然有人坐镇军中,身居高位。

你怎么知道?

周红鱼大吃一惊。

我当然知道!

我说了,我是相师,通宵九宫八卦,习练八门遁甲,可不是那些招摇撞骗的神棍能比的。

相面不过是最简单的观气之术,对我来说简单的如同过家家。

廖云凡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你就是沈小晴口中的红鱼姐吧,周红鱼,好名字,就是白痴了一些。

廖云凡摇摇头。

沈小晴能叫你过来,想来你们关系不错,难道你就没发现最近这小妞的异常不成?还是说你胸大无脑,只知道用武力解决问题而忘记了脑子?

闻言,周红鱼一怔,不由得想到了什么顿时大吃一惊。

廖云凡说的没错,沈小晴这个时候求助周红鱼,两人之间的关系十分亲密,甚至可以说是情同姐妹也不为过。

周红鱼大上几岁,她当然知道十八年前沈小晴能够死里逃生乃是寻到了世外高人才侥幸逃过一劫。

原本周红鱼以为沈小晴已经完全康复,但是这几日沈小晴的古怪行径逐一浮现,让周红鱼不由得升起了后知后觉的想法。

这丫头一定有事瞒着我。

但这不是重点。

你敢说我胸大无脑?

周红鱼直接就爆炸了,她酥胸剧烈的起伏着,涂在唇上的红色口红亮的吓人。

而早在廖云凡那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几个警察早就齐刷刷的后退了一步,丢给廖云凡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而为首的杨副队长更是苦笑连连。

他是几人之中警龄最大的警察,能够坐到刑警队二把手的位置,用杨威的话来说这辈子已经算是知足了。

杨威最为精通人情世故,哪里不知道眼前这个不知根底的年轻人一句话点燃了自家队长这个炸药桶。

周红鱼是三年前临时空降下来的刑警队长。

据说她的关系在省里,甚至有军区背景。

当时很多人都不服气,毕竟有些老刑警奋斗了一辈子终于等到老队长退了休有了更进一步的机会,怎么希望有人横插一脚,掠夺胜利果实。

一时间所有人都对周红鱼并不看好,甚至谣言四起,传闻周红鱼是那个大佬养的小。

但是很快,周红鱼便给了所有人最有利的回击。

周红鱼上任后,连续破获大案要案,得功劳无数,更是让松江市的刑事破案率硬生生提升了3%。

这3%也许看似不多,但对于人口众多的松江市而言,周红鱼不止一次的受到上级表扬,被誉为是境界最雷厉风行的警界先锋,享誉无数。

杨威知道,周红鱼最为厌恶别人更多的评价她的容貌而不是本领。

眼前这个不知根底的小子一句胸大无脑,简直是掐在了周红鱼的软肋上。

但杨威却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不知根底的年轻人口中所言简直一语中的,准的不能在准。

这是一位高人。

杨威评价道。

眼瞅着周红鱼已经快要压抑不住怒气,大有上演一副全武行的架势。

杨威不由得苦笑一声,一把拉住了即将爆发的周红鱼,将两人隔开。

这位先生,您还是少说两句,跟我们走一趟吧。

毕竟您的身份太缪奇了一点,但是一个抢枪的罪名都不小。

当然,如果我们能够证明您身份的真实性,我们会第一时间想你承认错误的。

杨威打着圆场。

廖云凡看了昏迷不醒的沈小晴一眼,似乎有些犹豫。

杨威一瞧,哪里不知道廖云凡是担心沈小晴晕倒没人照顾,他紧接着跟了句。

先生请放心,我们会留一个人来通知沈家,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

廖云凡看了一眼双目喷火的周红鱼,勉强点了点头。

松江市刑警队配备的警车是那种内置较大的面包车,是根据军用车改装过的。

前边的驾驶位和后方的车厢用一块铁窗隔开,而后边的座位则是左右排成两排,方便刑警押送嫌疑人。

周红鱼作为刑警队的队长一直是身先士卒,但这一次,她并没有选择看守犯人。

而是冷着一张脸孔坐在了驾驶位上,恶狠狠地紧握着方向盘撒气。

而后方的车厢中只留下杨威和一个姓周的小警察。

车厢中。

陈汉中架着二郎腿,时不时的喝上一口杨威递过来的茶水,神情怡然自得。

就好像他即将去的地方是郊游的景区而不是松江市的市公安局一般。

廖先生,这一次真是麻烦你了。

我们队长别的都好,人漂亮,办事也效率,就是容不得别人专盯着外貌说事,请您一定见谅。

杨威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

没事,那小妞的性子一眼就看出来了,不过这固执的毛病不改,恐怕以后有苦头吃。

闻言,廖云凡点点头,难得的笑了一下。

廖先生真的是相师?

杨威再问。

那是自然,不过我更喜欢当个医生,相师只是兼职。

廖云凡一笑,瞥了杨威一眼。

杨威犹豫了一下,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坐在廖云凡对面的小周直接开口说道。

陈哥,您会看相,不如帮我看看呗。

小周跃跃欲试。

看什么看,你有什么好看的。

廖云凡无聊的翻了翻白眼。

过日子讲究的是细水长流,一张脸迟早有看腻的时候,但是感情却不会改变。

问问自己的心,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没有人是傻子,我劝你还是赶紧去承认错误,否则因小失大,让别人失去了信任,那可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若是固执不知醒悟,就算丢了这份因缘也未尝可知。

话音一落,小周警察顿时长大了嘴巴。

他本来只是图个热闹,试试眼前这位高人,没想到廖云凡一语中的,让他险些吓出了一身冷汗。

都说七年之痒,这些日子他一直有点厌烦自己谈了七年的女朋友。

当然,男人的劣性根作祟,老婆嘛,一般都是别人家的比较漂亮。

小周人长得不差,最近没少瞒着女朋友接受家里的安排相亲。

原本小周还为自己的女朋友蒙在鼓里不明所以感到有些洋洋得意,廖云凡这短短一席话说出来,让小周猛地惊起一身冷汗。

放弃现在跟他相濡以沫七年,不缪不弃的女朋友去相亲?

小周顿时觉得自己醒悟的及时。

是,是。

多谢陈哥指点,您可真是活神仙呐,若是因为朝三暮四让女朋友跑了,我恐怕要后悔死。

小周连连点头,对着廖云凡感谢道。

知道就好,你的心不坏,珍惜眼前的人比什么好高骛远都重要。

廖云凡再道,小周再次点头。

咳咳,这个见到小周解开了疑惑,杨威有点忍不住了。

廖先生,我痴长你几岁,托大叫你一声小陈。

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算上一算。

帮你算?

廖云凡瞥了杨威一眼,他的目光扫过停顿了一下,却出奇的摇了摇头。

你的忙,我帮不上。

第6章 策命

闻言,杨威蒙了,他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小周和周红鱼都能够轻易的得到指点,而轮到他的时候廖云凡却是连连推辞。

不过廖云凡越是如此推脱这也更加坚定了杨威的信心。

一念至此,杨威连忙恳求道。

小陈啊,你就帮帮忙吧。

杨哥我就这一个问题琢磨了快俩月了都没想明白。

小陈你是高人,今天一定要帮我这个忙,让我干什么都行,要不您就看在我这一张老脸的面子上,帮我看一看?

是啊,是啊,陈哥,你就帮杨哥算一算吧,杨哥可从没这么求过人。

小周在一旁帮腔道,他可还是第一次见到杨威这样低三下四的求人。

哎好吧。

廖云凡再次盯着杨威半晌,这才摇了摇头。

我本来不愿意帮你算,因为你的这个忙可不是普通的相面。

你们应该知道,世事讲求因果,你的这个事情已经牵扯到了因果,若是我插手帮你,恐怕要产生业报。

无论对你还是对我来说,都并不是一件好事。

但我观你一身正气,积累了不少的福报,这个忙我可以帮你,但是你需要付出一定的金钱。

廖云凡闭目道。

天道循环,万事讲求因果,他的话说的半点不差。

世事讲求因果,一旦牵扯到因果,对于自身来讲都并不算小事,会遭天谴。

若是相面廖云凡自然没有半点犹豫,但是一旦牵扯的因果,这就上升到另外的层次了。

策命。

只有真正的相师才能够在因果不加身的情况下,改命换运,帮助他人避免悲剧的发生。

钱?多少,多少都给!

杨威连连点头,若是平日里的那些仙风道骨的玄学骗子这般说法,杨威少不得大发雷霆了。

蒙人蒙到老子头上了?活腻了。

但是轮到廖云凡开口,他却连半点怀疑的心思都没有升起。

无论是在沈小晴家的神奇表现,还是刚刚的铁扣相面都让杨威坚定不移。

不少,八千块。

廖云凡暗中点了点头,开口道。

八千?这么多?

这一下轮到杨威犯了难,八千块对他来说可不少,足足顶的上他一个半月的工资了。

但是一想到困扰了他足足半年的棘手难题能够解决,杨威狠一咬牙。

我给,一会下车就取给你。

廖云凡点头,还不待杨威反应,他便伸手在后者额头上一摸,手指泛起辉光。

杨威只感觉到自己的头上一热,随后恢复正常,他急切的问道。

小陈,怎么样?

真要问。

廖云凡的脸色有些发青,见到杨威一副猴急的模样,他摇了摇头。

我给你的建议是,放手。

放手?

杨威一下子愣了,神色木纳。

对,放手随缘,不要去争。

是你的,总是你的。

廖云凡道。

放手,可是这

我的心不甘呐。

杨威先是呢喃了一句,随后郁闷的砸了一下车垫子,恨恨道。

他并没有怀疑廖云凡的回答,能够说出放手二字,杨威心中足以认定眼前这个叫做廖云凡,自称医生和相师的年轻人的确看破了他心中的棘手难题。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杨威不到四十岁爬上了刑警队副队长的位置,看似风光,但他的家庭确是十分糟糕。

他的妻子出.轨了,因为此事,两人一度闹到了缪婚的地步。

杨威爱他的妻子,很深,他可以原谅妻子的错误,但架不住对方心意已决。

但是缪婚可以,孩子的抚养权怎么办?

要知道,法院一般宣判都是按照夫妻双方的经济实力来作为依据的。

他一个警察,就算是刑警队二把手又怎么能跟自己那个女强人妻子比?多半是要判给前妻的。

他老杨家四代单传,就这一个独苗。

杨威愤怒的发狂,甚至有些无可奈何,让他放手谈何容易。

杨威越想越苦,七尺高的汉子竟然淌下几滴泪水来。

哎杨队长,你不必如此。

见状,廖云凡叹息一声,终究没忍下心还是丢下一句。

覆水未必难收,破镜又为何不能重圆?

廖云凡话音一落,在他的视野中,杨威的头顶竟然凭空浮起一点淡淡的青黄色气息,随后飘散,落在了廖云凡的掌心之中。

一言定运。

杨威的因果随着廖云凡一言便已经注定了成为现实。

多谢廖先生大恩大德,在下没齿难忘。

杨威正痛哭流涕陡然闻言先是愣了半晌,随后面色狂喜,仿佛想通了什么事情一般。

他手舞足蹈,连忙对着廖云凡躬身,表示心中的心意。

无妨,你一身正气,身穿警服庇护一方土地,福报本就比一般人深厚,能够有一个好的结果这是早已注定的。

人在做,天在看,无论何时好人总会长命。

而你日后更要多做好事,严于律己。

扑哧。

廖云凡挥了挥手,正说着口中便喷出一口鲜血来。

小陈,你怎么了?杨威连忙问道。

小事,道破天机,自然会遭天谴,我都习惯了。

廖云凡笑道。

可是廖云凡说的轻松,但杨威看在眼里,更是心中涌起了无限的感激之情。

再联想到方才还让他比较肉痛的八千块钱,这一下在杨威看来简直是值,太值了。

虽然只是一句话对他来说足抵得上千金之重。

看来你过的很自在啊,廖云凡。

杨副队长,这就是你对待嫌疑人的态度?

小周,把人带进审讯室。

恰是这时,一个女声响起。

廖云凡抬头一看,不知何时在公路上疾行的车子已经停了下来。

松江市公安局大楼的正门口,周红鱼打开车门,正抱着双臂,一脸阴沉的望着自己。

说罢,她还恶狠狠的瞪了杨威两人一眼,后者两人顿时苦笑连连。

小妞,我可是良民。

廖云凡抗议道。

良民?希望你真的是好人,否则,哼哼。

周红鱼还不阴不阳的冷笑一声,转身走进了公安局大门。

这个小妞有点冲啊。

廖云凡望着周红鱼的背影,心中竟然生出一阵不好的预感。

我去,陈哥,你自求多福吧。

小周警察拍了拍廖云凡的肩膀,随后摊了摊手掌表示无能为力。

喂,杨队长,刚刚我帮你策了命,不如一会就帮我洗刷一下冤屈好不好?廖云凡越想越不对劲,扭头寻找杨威的帮助,谁知他这一回头脸都气的发白。

刚才还对着自己感恩戴德,大发毒誓愿意下刀山火海的杨威早就一溜烟跑到了大门口,正对着他挤眉弄眼,顺带还挥舞着银行卡,意思是我要给你取钱,有事别找我。

见鬼。

廖云凡无奈的吐槽一声,抬眼看了一下面前高耸的公安局大楼,走了进去。

审问室。

周红鱼一脸阴沉的坐在桌旁,她的对面刑讯椅上,廖云凡正一脸无奈的坐在那里。

这样的僵持已经持续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了。

虽然在廖云凡看来欣赏美丽女警花的确是一件值得享受的事情,但是如果换成坐在审讯室里,那么这份遭遇就不怎么美妙了。

见鬼。

刚刚被小周警察带进审讯室,他自己就被周红鱼反铐在了刑讯椅上。

刑讯椅不同于寻常的座椅,其设计完全违背了人体工程学的理论设计,是专门对付那些顽固的犯罪分子,坐在上边极为难受。

不知道是周红鱼是不是在故意报复,还是其他原因。

最起码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周红鱼才开口询问,这让廖云凡不由得暗叹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喂,警察小姐。

我可是地地道道的好人,对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沈小晴的房间中我已经做了很明白的解释。

况且,平白无故的被你抓来已经算是配合调查了吧,你这样我要告你冤枉好人了啊。

廖云凡叫道。

姓名!

年龄。

周红鱼没理会廖云凡的叫嚣,毫无平仄的声音在狭小的审问室中响起,冷的吓人。

好吧,你赢了。

廖云凡摊摊手,明智的选择投降。

我叫廖云凡,17岁。

性别。

周红鱼再次开口,一副完全公事公办的打算。

喂,小妞,你有点过分了啊。

廖云凡没好气道。

性别。

周红鱼提高了声调。

自己来看,你又不瞎。

廖云凡的耐心终于被磨完了,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谁知,周红鱼还没有开口。

站在她身旁负责记录的男警察则是一脸的不悦。

你严肃点,到了这个地方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还轮不到你做主。

老实点,好好配合周队长,否则信不信有你的好果子。

男警察骂了一句。

廖云凡正一肚子火气不知道往哪撒,男警察的喝码直接撞在了枪口上。

你喜欢她?

廖云凡伸手指了指周红鱼。

你放屁。

男警察似乎被道出了心中所想,直接恼羞成怒道。

喜欢就直说,没什么大不了。

廖云凡打了一个哈切。

不过在我看来,你绝对没戏。

我要是这个小妞也绝对不会看上你,也不瞧瞧自己长得什么德行。

你找死。

男警察直接就怒了,撸着袖子就要冲上来。

绝品王医

绝品王医

作者:一梦千秋状态:已完结

绝品王医廖云凡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廖云凡的小说名字叫做《绝品王医》,这本书是由作者一梦千秋倾心打造的都市文小说,绝品王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绝品王医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