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都市逍遥医圣萧天奇小英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2 11:54:27都市逍遥医圣作者:小野螺

都市逍遥医圣萧天奇小英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萧天奇小英的小说名字叫做《都市逍遥医圣》,这本书是由作者小野螺倾心打造的都市文小说,都市逍遥医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都市逍遥医圣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都市逍遥医圣》萧天奇小英免费试读

都市逍遥医圣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萧天奇小英小说在线节选章节阅读:

第4章 来去匆匆

谁叫天奇?

陈金彪站在那里目空一切,有副镇长给自己撑腰,再加上自己镇医院一把手的职位,这镇子上谁见了自己可都得老老实实的,自己亲自动手对付一个野郎中,本就是大材小用。

一个年轻人从人群当中走出,神情淡定从容不迫。

我就是你要找的萧天奇,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竟然弄出这么大阵仗。

你就是?闯了这么大的祸,还在这里装糊涂,不知道私自行医是要受法律制裁的吗?你在这里开诊所跟谁打招呼了?

治病救人,本来就是我辈行医之人的职责,凭什么要给你打招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医院里的吧,明明几副膏药就能够解决的病症,你们非要给病人开刀,动辄数万元的医疗费用,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欺诈。

萧天奇不卑不亢,完全不像是一副要大难临头的样子,这让陈金彪有些下不来台,不过他早有准备,只是冷哼了一声,向着后面招了招手。

我也不跟你啰嗦,等到了局子里,自然有人跟你说清楚的,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把人带走。

身后几个工作人员立刻弯胳膊撸袖子,就要上前动手,不过却被两个彪形大汉给拦住了,是赵老爷子带来的两个保镖。

好啊,你小子挺有能耐,居然还找了帮手,一个个穿得人模狗样儿的,外面那两辆车子也是租来的吧,没说的一起都带走。

陈金彪得意洋洋,心里头想着回头把这件事情做做文章,抓个典型什么的,没准还能让自己立个功。

你好大的狗胆,刚才说谁人模狗样的?

话音落下,一个身材中等的年轻人走上前来,不由分说,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抡在了陈金彪的脸上。

这年轻人刚才在萧天奇那里吃了一肚子火,这一下子总算是找到了发泄的目标。

倒霉的陈金彪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再一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趴在了地上的烂泥里,满嘴的血腥味儿,吭哧吭哧还吐出了两颗后槽牙。

你他妈

还没骂出声来,又挨了重重地一脚,眼镜都碎了。

镇长,光天化日有人行凶,你不管管?

陈金彪赶紧向一直没吱声的副镇长求援,然而那个平日里跟自己称兄道弟的副镇长同志,居然是走过来狠狠的踢了自己一脚,然后就毕恭毕敬的冲着刚才那个打人的凶手身后鞠了一躬。

赵老爷子,不知道您在这,让您见笑了。

刚得到萧天奇首次针灸的赵老爷子,脸色好了许多,这会都不需要拐杖拄着了,站在地上四平八稳的。

这会听到有人喊自己,寻声望去,看着眼前中年男子躬身鞠腰恭敬的样子,摸了摸花白的短须,眉间微皱道:你是......

人到晚年,记忆也不怎么好了,况且赵万重每日遇到的都是些市里的达官贵人,甚至连京城中人也时常有往来哪里对区区镇长有印象。

李天和一脸尴尬地站在那,这话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他是个好脸皮的人,又哪里会同那些谄媚之辈一般阿谀奉承,死不要脸皮。

这次跟陈金彪前来,还是因为其中牵扯了些利益关系,否则他才会放着好好的办公室不做,跑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问罪于一个小小门诊医者。

那年轻的青年附在赵老爷子耳边说道:爷爷,这是上河镇的副镇长,李天和。

上河镇,是天川市为啥不多的几个比较富裕的大镇,只是一直出于一个尴尬的位置,既不突出也不拖天川市后退,因此很少有机会去市里开表彰大会,赵老爷子见得少也是应该的。

原来是李镇长,小老儿这里有礼了。

赵老爷子双手作揖,行了个礼。

李天和瞧到这,心头一晃连忙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晚生怎敢受赵老爷的礼。

他双手虚空摇晃,硬是不敢去扶赵万重。

李二犊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平日里跟老子称兄道弟,这会要用到你了,竟然胳膊还向外拐!你特么......被踹得鼻青脸肿的陈金彪心中火气,蹭蹭地往上涨,别人踢自己也就算了,这你李天和欺我是什么意思?老子好歹是你的衣食父母,你竟然这样对我!陈金彪的内心一阵暴躁。

见到这愚蠢的陈金彪,李天和气不打一处来,暗呼一声这傻吊要坏事!为了避免他继续多嘴,李天和抬起脚,又是一下给他踢下去,转身和和气气地向赵万重解释道:赵老爷子,你呢别听这家伙瞎说,平日里仗着儿子在我手下做事,嚣张跋扈惯了,还请老爷子多多包涵。

李天和明白,这陈金彪没见过赵老爷子,可他见过,不想再生事端的他连忙补充了一句道:陈金彪!还不快来拜见省城赵氏集团赵家老爷子!

听到李天和的话,还在恼怒中的陈金彪瞬间懵逼了。

他虽无缘见赵老爷子,可也知道省城赵家在整个天川市的力量多大,更何况眼前还是赵家老祖宗级别的人物。

这一想啊,陈金彪心中就乱做了一团,摸爬打滚过来跟赵老爷子行礼,又是三叩九拜又是求饶的,生怕赵老爷子怪罪下来,到时候自己的荣华富贵就灰飞烟灭了。

那李大山看到平日里嚣张的陈金彪变得跟个孙子一般,心中就很是爽快。

这厮仗着有后台,没少来镇子里骚扰翠花,着实可恨。

赵老爷子眼光如炬,光是从这两人的言行中就能看出,定然不是什么清政廉民之辈,不过他已经退出政坛好几年了,这些也轮不到他管。

他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让开。

一旁的赵家公子见两人没有动作呵斥道:愣着做什么,快滚!我爷爷不想看到你们。

李天和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从今天过后自己的官路能不能通畅了。

事已至此,李天和还是看得开的,跟赵老爷子道了个别,便转身离开了。

哼!萧天奇是吧,今天算你走运!迟早有一天让你好看!看到自己找来的腿子跑了,自己还留在这不是受辱吗?想到这赶紧威胁了下萧天奇,转身大喊着追了上去。

老李,你等等我啊!

这一段小小的插曲并没有影响这个萧天奇治病行医,他摇了摇头,习惯地敲了下窗户道:下一个!

看到萧天奇丝毫没有受影响,依旧履行着行医救人的本职,赵老爷子感慨道:当真医者仁心啊!请受老头子一拜。

末了,赵老爷子躬身欲给萧天奇行礼,这一幕给年轻貌美的女子看到,赶紧上前阻止嗔道:爷爷,使不得,他是什么人,凭什么让您行礼啊!那年轻青年也是不住地劝说,认为萧天奇不值得赵老爷子的一礼。

反倒是李大山笑呵呵地看着赵老爷子对萧天奇礼遇有加,要知道这萧天奇可是村里的宝,赵老爷子对萧天奇越好,那他们小镇子发展的机会就来了。

想着日后有了好政绩,就能往上爬,他就乐得跟个傻子似的。

看到爷爷一意孤行要对萧天奇行礼,年轻女子心中急切,既然劝说不了爷爷就把注意打到了萧天奇身上。

好你个普通镇医,你可知道我爷爷是什么人,当今世上能够受爷爷一拜的人,五根手指都能数得过来,你算个什么东西,还不快点拒绝!年轻女子脸有愠怒之色。

萧天奇眼观鼻、鼻观耳、耳观心,一副漠不关心、未曾听到的样子,等着下一个病人进来,甚至感觉病人许久未进来嘀咕道:难道今天这么早就没人了?

平日里都要忙到晚间七八点,这会才五点,多少有点不正常。

念及此处,他又敲了敲窗户,对着门外说道:下一个看病的,赶紧进来!

这时候门外总算有声音了,只听恍若无根之萍、轻巧无落脚的沙哑声音响起:小伙子,这门外被人拦住了,老婆子我进不去啊。

原来赵老爷子带来的一行人,将窄小的门诊门口都给挡住了。

多年的行医生涯让他明白这是一位老人家,身上的疾病还很严重,抬头看了下眼前人道:既然你们的病情已经得道治疗,还请快点离开,我还要治病。

看到这自命清高的少年一次又一次藐视自己,明眸皓齿的赵家女子气得胸口上下起伏,恼怒道:你!可真要开口又不知道说什么,一时间卡在这你字上,讲不下去。

灵儿退下!赵老爷子呵斥道。

赵万重心中也有点后悔,自己做的草率决定,好歹以自己的资历向一个年轻人行礼多少有点说不过去,可已然说出,不做的话多少有点道貌岸然的味道。

于是乎赵老爷子想出了个折中的法子,看向萧天奇道:你叫萧天奇,老头子我斗胆称呼你为天奇。

既然你说老头子还需要接着治疗,如此的话下一次,老头子派人来接你,一则去家中做客表达我的谢意,二则也方便天奇你治疗。

不知道天奇,你意下如何?

第5章 老婆子

赵老爷子嘴皮子上给足了萧天奇面子,可他心想的是,大城市里器具齐全,怎么都比这小镇子好。

看到赵老爷子对萧天奇这般好,唤作灵儿的女子,两个腮帮鼓鼓的,气呼呼的样子,站在一旁默不说话。

萧天奇平静地看着赵老爷子,心里却是荡起一阵涟漪,自己处心积虑总算有机会接近赵家了,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既然老爷子邀请,小子却之不恭!萧天奇拱手作揖道。

只是下一刻他抬起头,看着窗外讲道:还请诸位速速离去,天奇还需要为后面的病人治病。

萧天奇处变不惊、尽职职守的性格让赵老爷子扶着花白短须大笑道:好,真好!

留下这么三个字,带头转身就离开了门诊。

赵老爷子已经离开,年轻女子和青年自然也不会留下。

再临走的时候,年轻女子狠狠地瞪了萧天奇一眼,哼道:普通镇民,不知天高地厚!对于萧天奇一直漠视,她很是不能接受。

听到这话,拿着金属刀的萧天奇嘴角泛起一抹苦笑,自己只是习惯为之,招惹谁了?再说了,这世间还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让自己表现得不淡定的。

躲在帘子后面的英子,探出个脑袋说道:爹爹走了吗?她刚说完话,穆然看到站在原地的李大山,瞬间愣住了。

英子你!李大山看到自己的女儿,也是愣了一会,随即苦笑道:真是女大不中留啊,连爹爹的话都不听了。

李大山本意并不想让李英到萧天奇的门诊帮忙,现在正值学习的黄金年段,他更希望自己的女子努力读书,将来有一番事业。

听到李大山的话,明白李大山原谅自己瞒着他来帮忙的事,开心的她吐了吐粉嫩的香丁小舌,笑道:爹爹,你放心啦,女儿也有认真读书的。

生怕他不相信,又补充了一句:女儿是做完今天的目标下来的。

摆了摆了,晚上记得早点回家。

李大山摇着头离开了萧天奇的门诊。

而萧天奇没有受任何影响,依旧静静的等着下一个病人进来。

走进来的是一名年过花甲的老奶奶,拄着木制的拐杖步履艰难,每走一小步就会轻咳一声,左手握着的丝巾捂住嘴,像是在接什么东西,实则什么都没有。

看到这个老奶奶的样子,心地善良的英子主动上前搀扶道:老奶奶,您小心,这门槛有点高。

脸上的皮肤早已干巴巴地皱成一块,瞧到英子来扶自己,老奶奶挤了挤干裂地嘴唇笑道:还是女娃子...咳咳...心地善良。

她这说一句话就咳一咳,英子真怕老奶奶一不小心软在地上。

老人家,你的病,我治不了。

从老奶奶进来的那一刻,萧天奇就开始观察她的周身,虽未诊脉,可心中早有定论,如今摇头叹息道。

跟着萧天奇也有好几十天了,第一次见到有萧天奇治不了的病人,英子看了看老奶奶嘟着嘴不开心道:天哥,你怎么能见死不救,老奶奶明明就是普通的咳嗽、哮喘啊。

跟了几天萧天奇,这李英好歹也见过各种症状,老人家的情况跟年老者的哮喘、咳嗽症状差不多。

萧天奇摇了摇头,也不多做解释,反而转移话题道:老人家是邻里乡村的吧?不知道家里是否还有人?

听到萧天奇这无关紧要的话,老奶奶愣了愣,咧嘴缓慢地说道:老婆子我是隔壁一个小村的...咳咳...家里的儿子儿媳妇早死,唯一的孙子不知道失踪,已经十七年了,那年长孙才三岁。

说道这,老奶奶一阵难受,咳嗽的频率又多了起来。

看着老奶奶这般难受,英子更是着急地劝道:天哥,你快救救老奶奶啊。

这十里八乡的,一直有那么位孤寡老人,从未离开过家。

英子也有所耳闻,只是没想到以这种方式见面。

萧天奇眼神暗淡,无奈地叹息了一声道:她并非什么病,只是大限将至,非人力所能为啊!他行医多年,第一次觉得终有超神入化的医术,也难以挽救想要挽救的人。

这一刻,他想到了自己的师傅,哪个老死长白山的男人,也是如同眼前的老奶奶一般,大限将至,非人力所能为。

啊!听到萧天奇的话,英子惊呼一声,小手一下不知所措起来。

拄着拐杖的老奶奶仿佛回光返照一般,脸上出现了些许少见的红润,话也利索了许多。

你们无须在意,老婆子我自知大限将至,近日一直在此处观察小娃娃你,发现你品性善良,一身医术精湛无比。

在老婆临死前,有个不情之请,还请同意。

说罢,老奶奶如同干枯一般的手顺着拐杖一点点下滑,双膝战战兢兢地往下跪。

见此,萧天奇心头一惊,连忙上前将她扶起来,摇了摇头道:这可使不得,您有什么话直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竭尽所能。

俗话说得好,长者为尊,萧天奇肯不敢让一个老人下跪。

至于刚才赵老爷子,人家也没跪只是想行躬身大礼而已。

是啊,老奶奶,天哥是好人,您直接说,英子虽然能力有限,也一定会帮忙的。

英子的眼睛红红的,看着老人家这副模样,她心里多少不好受,哪怕两者并没有多少血缘关系。

萧天奇眼珠子转了转,上前代替英子扶住了老奶奶,吩咐英子道:英子,你去把外面的病人都遣散了,明天我再就医。

嗯。

英子也明白萧天奇要跟老奶奶谈事情,乖巧地点了点头,轻轻掩上门跟外面排着长队的人说了去。

门内,萧天奇静静地看着老奶奶,等待着她临死留下的遗言。

冥冥之中,萧天奇觉得这是自己的一次奇遇。

老婆自知大限将至,在临死之前恳请先生答应老婆子一件事情。

看得出来,眼前的老奶奶很尊重萧天奇,都用上先生一词了。

萧天奇怕惹事上身,而且自己还有属于自己的使命,沉思了会便说道:您说,只要我能帮忙,必定竭尽所能能帮忙。

老婆子听到这话,点了点头,并没有接着说,而是从怀里拿出一块,那是一块方形的水滴状的月牙玉,湛蓝色。

老婆子姓冉,我们这一族乃是昔日五代十国冉闵的后裔。

想到自己的出身,老奶奶叹了一声:昔日一纸杀胡令,致使先祖在后世的口碑并不好。

萧天奇有点懵,自己一个行医的,不会这个老婆子想要自己匡复冉魏吧?这情节似乎有点像小说情节,他心中哑然失笑道。

老婆子死后,亲孙子便再无亲人。

老奶奶呢喃地说道,并没有去管萧天奇的脸色。

接着,她猛然抬头说道:老婆子明白,先生乃是身怀绝技的不凡之人,将来定会与我孙儿相遇,恳请先生将这块玉佩交给我孙儿。

说着将手中的水滴状玉佩递给萧天奇,希望他能帮自己。

听到并不是什么匡复冉魏,萧天奇轻呼一声,幸好不是这些乱七八糟的。

不过找人这种事,真说不准,只好委婉地说道:华夏这么大,中州大地广袤无垠,我也说不准能否遇到您的孙儿。

老奶奶裂开嘴唇,轻笑道:无妨,只要遇到了,还请交给我孙儿。

她的眼睛里微有光亮,一闪一闪的。

萧天奇沉思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答应了下来,毕竟别人临终所托之事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能说天若让自己遇到,定然交付。

老奶奶,您孙儿有什么特征吗?萧天奇开口寻问道。

这茫茫天下,冉虽然不是什么大姓,可少数也有万字基数,要是没有什么特征还真的无异于大海捞针。

至于为何不用姓名做根据,遗失的孩子,并不一定会保持原姓名,就算孩子有微弱的意识,也有可能被人强行改名的。

老奶奶点了点头,声音变得有点微弱道:孙儿的左脚下,有七颗戒疤,呈北斗七星排列。

说完这话后,这位年过七十多岁老奶奶,静静地辞世了。

萧天奇没有想到自己行医许久,第一次看到病人死在自己面前,多少有点发愣。

天哥,我回来了,老奶奶怎么样了?英子驱散完外面的病人,匆匆忙忙赶了回来。

掀开链子,看到坐在椅子上耷拉着脑袋的老奶奶,年幼的英子捂住嘴,一脸惊讶。

我们把她葬了吧。

萧天奇淡淡地说道,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心里亦是不悲不喜。

兴许是跟萧天奇跟久,英子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悲伤,轻点臻首,两人一左一右扶住老奶奶的遗体往山坡上走。

小镇的葬礼很简单,大部分都是进行土葬。

在这个镇子里,有这样的说法,葬在哪里,魂就在那里,能够相伴一生。

老奶奶的家在小镇隔壁的村子,两人简单商议后便将她的遗体葬在了村子上方的山脚。

两人扶着的老奶奶的遗体,一路上灯光昏暗,没有人注意到两个年轻人搀扶着的是一名死者,因此也没引起什么恐慌。

第6章 阴谋

萧天奇找了一处适宜葬人的地方,挖了个坑,将老奶奶葬了,简单立个牌子便完事了。

天哥,你说老奶奶的魂魄会不会在看着我们,我们这么简单就给她葬了,连个棺材都没给她准备,会不会被她怨恨啊。

也不知道英子是鬼片看多了,还是怎么得,在这八九点的时间,荒山野岭里说这话,凉风吹过都有一丝寒意,她忍不住抱着身子打了个颤。

正在用金属刀刻字的萧天奇刮了英子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跟她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死后还帮她入土。

有句话不是说,入土为安嘛,总好过暴尸荒野。

也是噢,我们对老奶奶已经很好了,她就算来看我们,也是在祝福我们,给我们带来好运的。

恍然大悟的英子,开心地说道。

小女孩的心思,萧天奇才没有那功夫去了解。

忙活了一阵子,总算把事情弄完了,这时候也已经晚上十点多了,走回去估计都半夜一点了。

呼,总算忙完了。

天哥,你累吗?要不我们先做会在回去吧。

将老奶奶的墓牌插上后,英子卷起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提议道。

萧天奇点了点头,这会的他正坐在前面小山坡上看着手里的玉佩。

天哥,这是老奶奶给你的吗?是有什么事托付你吗?英子内心八卦的荷尔蒙爆发,开始寻问起来。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没有避祸隐瞒英子。

萧天奇将老奶奶托付自己找寻孙儿的事情告诉了她,只是省去了那孙儿的特征没说。

这样啊,那得好好保管。

英子盯着的萧天奇的侧脸看了看,那棱角分明的眼眉、白皙的皮肤吸引着这个年幼的女孩。

看着看着的她,不自觉的脸红起来,一时间不敢多看萧天奇一眼,将头埋入了胸口。

这些女儿家怀春的表现,萧天奇是一丁点都没看到,他此刻的注意力全在这块玉佩上。

这块玉佩的构造有点奇特,水滴状、湛蓝色,配上玉佩底部刻着阴阳图案,一切都透着神秘的味道。

萧天奇试图往里面输入内力,然而刚输入进去,便感觉到一股神秘的力量阻挡,自己输入的内力悉数被格挡下来。

这东西,有古怪。

萧天奇看着玉佩,若有所思地轻声说道。

看到萧天奇不搭理自己,一个劲在看那玉佩,少女的心情顿时不美丽了,原本的娇羞瞬间荡然无存。

赌气地她一把夺过玉佩,哼道:哪有什么古怪,不久一块蓝色玉佩嘛,最多形状有点怪异。

她把玉佩高高抬起,对着月光,想要看得更清楚点。

咦,这里怎么有字?透过月光,英子发现玉佩上竟然有字迹,不由惊呼道。

字迹?当真?萧天奇心头一喜,连忙站到英子身后,只是这玉佩形状怪异,较为娇小,这隔着英子的身子还真看得不太清楚,本能得挺着身子向前了点。

萧天泣为了看玉佩身子向前了点,可这样一来便于英子的娇躯贴得极为近了,两者想碰时,英子微微颤抖,脸上泛起一抹红艳。

萧天奇一心想着玉佩上的字迹,那有空管英子女儿家的羞态,眼见还是看得不太清楚,忍不住说道:英子,你把玉佩向右拿开点,我瞧着有点不清楚。

嗯......感受到身后萧天奇雄伟的身躯紧紧相贴,英子羞涩地轻嗯了声,宛若蚊蚁之声。

萧天奇也没在意这些,接着月光总算看清楚那上面的字迹了。

冉姓子嗣亲启!

简单的六个字,用篆体雕刻在玉佩末端,小得跟牙签尖头般微不可查。

看来这还真的是冉氏祖上之物,只是不知道这玉佩,到底是什么东西?萧天奇好奇地说道。

英子见其全身心都在这玉佩上,并没有什么别的非分之想,嘴角微微嘟起,略有不快道:老奶奶都说了自己姓冉,不是冉氏,那还能是谁的?

这女娃的话中带着些许嗔怪之意,要是放在平时,萧天奇准能听出个头尾,只是现在的他满心都是如何打开这玉佩。

自古以来,一些奇门异术、武功秘籍都是这般传世,虽说有跟冉姓老奶奶的约定在先,可自己却从来没许诺过不动玉佩内东西的想法。

若是对自己有用的东西,何不妨学之,真要遇到了那脚底有七个戒疤的人,再给之也不算违背了誓言。

想到这,萧天奇更是毫无顾忌地开始研究起这块玉,想着里面有什么武功秘籍更是兴奋不以。

天哥,你这是做什么?看着萧天奇将玉佩拿在手里反复把玩,这里看看那里看看,让英子一阵疑惑。

李英跟他相处有点时间了,自是值得信赖的人。

只是当着别人坟前拆遗留之物,多少有点麻烦。

想到这萧天奇收了玉佩,挂在胸前,随口道:没什么,这天色也不晚了,我们还是快点赶路,争取在凌晨时早点回到镇子。

凌晨...想到半夜里,在这千里平原的村子里,静悄悄的饶无人烟,那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李英就忍不住打颤。

那还等什么,天哥我们快走!说罢,拉着萧天奇的手,就往镇子的方向赶。

英子还处在发育期,这小手嫩得能捏出水来,入萧天奇手中,当真是一阵心神荡漾。

有萧天奇为伴,两人一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到了镇口后,便分开回到了各自的家。

话说被萧天奇赶走的陈金彪和李天和回到上河镇后,陈金彪是越想越觉得可恨,这对萧天奇的怒火更甚几分。

不行,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个小贼竟然敢抢我的饭碗,还让我在赵家老爷子面前丢尽了脸面,此仇不报,誓不为人!养尊处优的陈金彪握手成拳,狠狠地砸在医院走廊的护杠上。

只是这一拳砸下去,疼得他龇牙咧嘴。

跟在他身边的是镇医院的医疗器材主任,姓朱,叫朱乌石。

朱乌石这人没有什么大本事,坑蒙拐骗、缺斤短两的勾当却得心应手。

也是因为这样,当初陈金彪做院长,才引荐他做的这院中吃香喝辣的器材主任,负责够买医院医疗所需设备和药物。

萧天奇的出现,让前来看病的人骤减,最近几天医院生意都不怎么好,药物更换没以前那么频繁,储备下来的药物能够用上许久,一时间断了朱乌石缺斤短两的勾当,截他的财路。

也正是因为这样,两人都对萧天奇恨之入骨。

金彪哥,我听说这萧天奇所用的一些日常医用药品都是从城里张家药店低价购买的......说这句话的时候,朱乌石的眼睛透露出皎邪的味道。

陈金彪没朱乌石这么精明阴险,脑袋也没这么开窍,平日里的馊主意都是朱乌石出的,听到他有办法立刻欣喜道:乌石,你有什么办法能够好好修理这萧天奇一顿,让他名誉扫地,快快告诉我!

瞧着陈金彪高兴的样子,朱乌石面色含笑地解释着,实则内心却很是鄙视这个靠着家中略有薄资,买通上下才得到镇医院院长之位的死胖子。

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况且他确实有点医术水平,何曾像自己完全对医术一窍不通,还得让他在前面扛着才是。

想通这里,朱乌石更是不留余力的帮他出力谋划。

我们可以事先在卖给萧天奇的医用物品中动点手脚,这样一下来,只要他萧天奇用到这些物品,便会出现病情恶化、甚至医死人的情况,到时候金彪哥在出面指责......说到最后,朱乌石哈哈大笑道:人证物证据在,容不得他狡辩,恐怕他这一辈子都崩想行医,要是死个把人,说不定还能让这小子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好计策!陈金彪大喜,可随后又忧愁道:只是这张家药铺都是清政廉名之辈,会帮我们对付萧天奇吗?

想到这镇里唯一一家医用药物的出产厂家,张家药铺,陈金彪就一头两个大。

这张家人一手祖传针灸疗法传遍上河镇,却从来不轻易给人看病,只是一门心思经验医用物品,比如棉签、药包等等。

这张家人的经验的张家药铺口碑极好,想要从中作梗,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这个简单,负责对外管理张家仓库的经理,我见过。

他一门心思想要在医院里谋个好差事,金彪哥只需要给他个空头支票,待事成再将他卖掉就行。

朱乌石奸笑道。

看到自己这哥们妙计连连,陈金彪深感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胳膊笑道:行,老弟做事,哥放心,你只管放心去做,事成老哥亏待不了你。

哥哥说哪里话,小弟这个职位都是哥哥引荐的,怎敢不为哥哥效死力!朱乌石低眉顺眼地奉承道。

陈金彪心下高兴,心头大石有了着落,兴奋的他想着前些日子刚来的护士,那出落得水灵灵的,惹得他十指大动。

要不是被萧天奇的事耽搁了,早就下手了,何至于拖到现在?

都市逍遥医圣

都市逍遥医圣

作者:小野螺状态:已完结

都市逍遥医圣萧天奇小英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萧天奇小英的小说名字叫做《都市逍遥医圣》,这本书是由作者小野螺倾心打造的都市文小说,都市逍遥医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都市逍遥医圣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