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重生之妖孽仙尊莫安林若梦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2 11:47:07重生之妖孽仙尊作者:一烨清风

重生之妖孽仙尊莫安林若梦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莫安林若梦的小说名字叫做《重生之妖孽仙尊》,这本书是由作者一烨清风倾心打造的都市文小说,重生之妖孽仙尊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重生之妖孽仙尊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重生之妖孽仙尊》莫安林若梦免费试读

重生之妖孽仙尊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莫安林若梦小说在线节选章节阅读:

第4章 扩大实力

此刻在谢苗苗所在的教室里面,语文老师正在上课,女孩挺直背坐姿,正确的认真听课,时不时还记笔记。

教导主任笑眯眯的敲了敲门,语文老师匆忙的走了出来,眼里带着恭敬,主任,不知道您过来有什么事情?

把你们班上那个谢苗苗同学叫出来,我跟她有些事情要说。

语文老师走进班上,把谢苗苗给叫了出来,带到教导主任的面前,主任找你些事情,你跟着他一起过去。

教导主任打量女孩,水灵灵的大眼睛,高挺的鼻子看上去是个美人胚子,心中冷笑了一声,但只可惜得罪了自己,谢苗苗同学啊,现在学校给你一些任务你务必要完成,把大操操扫个面,然后把所有的器材全部摆到太阳底下,擦干净之后再搬回去。

谢苗苗沉默地听完教导主任的话,可是主任有很多沉重的器材,我一个人搬不动。

我相信你可以的。

教导主任留下这句话,直径离开。

谢苗苗独自在太阳底下扫着,脸被晒伤的烫红,几个体育部的学长帮忙把器材给拿了出来,她拿着小水桶一点一点地擦着。

叮叮叮。

放学的铃声很快响了起来,一瞬间几乎教室就空完了,莫安慢悠悠的起来,捡好书包离开。

在门口等待着姐姐,只见谢苗苗一张通红的脸慢悠悠的走了,神情带着几分疲倦。

姐,你这是去做什么的?脸怎么那么红?是不是晒了一个下午的太阳?莫安疑惑的说道,即使是上体育课,也不可能晒这么久的太阳啊。

谢苗苗停顿,往后退了一步,尴尬的笑着,今天体育部在清理器材我们全班都过去帮忙了所以比较热。

紧张自家弟弟会去找麻烦,随意胡编乱造了一个借口。

两个人携手一同回到了家中,虽然莫家已经在逐渐没落,走下坡路,但老宅子还依然没有出售。

回到家中那熟悉的饭香味,还有家庭的温馨,令莫安动容,母亲则是在厨房里边忙或者今天的晚餐,洗了手看到两人回来。

今天学习怎么样了?赶紧去厨房里面洗手,一会儿可以吃饭了。

莫母笑着说道,眼里带着慈祥和宽厚,宠爱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

挺好的。

莫安嘴角勾了勾,露出一丝浅淡的笑意。

莫父此刻也回来了,拉了拉西装的领带,拿着公文包,一身酒气,今天又去应酬了不少的客户,但一个投资都没有拉到。

给我煮点醒酒汤,我先坐在沙发上缓一缓。

莫父疲倦的说道,现在只差一根稻草,就可以压垮他的肩膀,想到儿子所受的屈辱,眼里闪过一丝坚毅,无论如何都会回报回来的。

莫安看到父亲那苍老的皱纹,爸。

把一杯温水递到莫父面前。

莫父的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带着一丝的水汽,儿子长大了,懂事了。

吃饭了,别一个个都杵在那里。

莫母提醒几人,饭菜都已经摆在了桌子之上,四菜一汤。

一家人和和美美的一起吃一顿饭,曾经是莫安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如今终于实现。

莫安看着桌上那一碟子红烧肉,喉头滚动,便偷偷吃了一块,得到的却是莫母翻了一个白眼。

赶紧给我洗手吃饭,混账小子。

莫母笑着提醒说道。

莫安乖乖地和谢苗苗一起洗手吃饭,几个人围绕在宽阔的桌子之上,一顿温馨的晚饭吃的莫安是心满意足。

吃饱之后,莫父在沙发之上看电视,也是一家人的例行聊天时间。

儿子啊,学业还是最重要的,千万不可以在学校胡作非为。

莫父关心说道,眉头紧锁想到自家儿子在学校里的那些霸王行为。

爸,你就放心吧。

莫安点了点头,乖巧的应承,那简单的血液对于他来说,如同过家家一般。

几人聊天之后,谢苗苗主动提出,你学习跟不上来,有一些不懂的问题全部都可以问我。

莫安点了点头,自家姐姐向来都是班里面的好苗子,一直都是出类不错,几乎每个学期都往家里面拿各种的奖。

莫父欣慰的拍了拍自家儿子的肩膀,好好学习听到没有?成绩好时候我给你点奖励。

两个人一起点头,莫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摊开今天晚上的作业本,目光一宁,只不过是简单的题型。

拿着水性笔在手上不断的把玩着,谢苗苗打开门进来,便看到少年在暖黄色灯光之下玩水性笔。

好了,不要玩这些东西,以后上学都要注意一点。

谢苗苗轻声提醒,看着他把作业本给翻开,微微拉扯了一下袖子。

认真的看着那数学本子上的题目,每一条都是函数,看来最近已经学到了函数的范畴。

把自己准备的数学书给拿了出来,摊开放到桌子之上,很好,我来告诉你今天最基本的基础...

滔滔不绝,谢苗苗便讲了大概半个小时,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少年,几乎快要昏睡过去,把书给卷了起来,敲了敲莫安的脑袋,给我专心一点,把这些题全部都给写完。

谢苗苗怒气冲冲的说道,把自己的袖子撸了起来更多。

那白嫩的胳膊上一条又一条的伤痕,触目惊心,莫安一把拉扯住自家姐姐的胳膊。

你这个手是怎么回事?莫安质问说道,眼睛一眯,瞬间想到教导主任,好啊,这个老家伙还真对自家姐姐下手。

谢苗苗把自己的胳膊从那进步的铁臂中,挣脱可是挣脱不出来,却吸了一口冷气,没事,我只不过是摔倒在地上擦破点皮。

莫安察觉到自家姐姐抽疼的声音,连忙松开了手臂,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房间里面独留,谢苗苗一个人低垂下了眼眸,是不是弟弟也生自己气了,想到今天的事情,眼泪一滴滴的滑落。

滴在那纯木的地板之上,莫安神色复杂的拿着医药箱走了上来,便听到低头啜泣的声音。

姐。

莫安突然出声,谢苗苗手忙脚乱的擦干了眼泪,露出笑意,那弯弯的月牙看上去让人心疼。

我没有什么事情的,只不过今天擦伤是真的有点疼。

谢苗苗停顿了半晌,连忙慌张的摆了摆手。

莫安则是把他手拉扯过来,那白嫩的胳膊只上一条又一条的伤痕,是被什么东西给刮的,不像是人为的。

你先忍着点,我涂点碘酒消毒。

单注单只手打开点酒瓶拿过棉签,轻缓的在伤口之上涂药。

谢苗苗则是能够看到少年郎,那有些细卷的睫毛和低头为自己擦药的模样,心中顿时软了,今天这事情真的是我自己跌伤的。

好好好,我相信你,只不过以后你可得小心了,走在路上要看路。

莫安平静的说道,那黝黑的眼眸中席卷着暴风雨,老家伙等着吧。

两人涂完药之后收拾了一番,辅导了功课,谢苗苗看着时间晚了便朝莫安招了招手。

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继续上课。

谢苗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心却是不停的乱跳着。

群星闪耀,黑夜笼盖,月亮散发着轻柔的光芒,为大地铺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莫安则是盘坐在床上,紧闭着双眼,手上的姿势,极为规律的摆动着,闪过一丝奥秘。

破。

随即着眼睛睁开,气息凝实,莫安吐出了一口浊气,总算是突破第1层了。

借着圆月带来的些许精华,这才一口气突破了第1层,房间的灵力实在是太少,莫安收拾一番,眼看着天边已经逐渐翻起鱼肚白。

咚咚咚。

莫母一大早上垫起来,召唤着两个孩子起早点洗漱。

莫安平静的打开了门,反倒是让莫母一脸惊奇,儿啊,好久没有起这么早了。

特意揉了揉眼睛,眼前的这一刻并不是假的。

莫安翻了个白眼走下楼去吃早餐,爸还是一如既往的坐在主主位之上,拿着报纸一边吃早餐,活脱脱的老干部形象。

爸,早。

莫安突然出生打了个招呼,坐在主位上的莫父,手一颤抖,报纸滑落飘在地上。

今天怎么起那么早?莫夫不敢自信的再一次看到墙壁上的挂钟,现在可是6:30。

莫安则是平静的吃着自己的早餐,谢苗苗也蹦蹦跳跳的下楼来。

两人用完早餐之,,莫父亲自开车送着两个人去学校,天很蓝,万里无云。

莫安看着校门口还是走了进去,谢苗苗和早上的登记检查人打了个招呼,笑眯眯的进入到学校。

两人分开,莫安进入到教室当中,教室里面的人都睁大了眼睛好几个还掐大腿掐胳膊。

我这是没看错吧,废物大少,居然起来的这么早,现在是8:00了吗?

要知道废物大少一般都是一二节课上到一半,这才进入到教室里面,今天可是破天荒了。

莫安坐到位置之上,却是在打算,自己应该制作一些药丸,来提升实力也是要逐渐扩大莫家的实力。

第5章 纠缠

一年的时间建立一个商业帝国,看来都还算是长了点,莫安平静的打算着。

转瞬间上课铃声响了起来,老师进入到教室里面,昨天的事情他也听说了一些,对于这个魔头还是不想惹的。

就任由莫安独自趴在桌子上也无人理会,老班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看着台下的一杆学生,两天后要举行一次大考,请大家做好准备。

这一次的考试就像临时的突击一般,打的大家措不及防,一个个手忙脚乱的开始翻书复习,老班满意的看着大家复习的热情。

很好,希望大家都能考上自己满意的分数。

老班笑眯眯地离开了,临走前还是瞟了一眼莫安,只见这位魔王还是趴在桌子之上。

第2节课的下课铃声很快就响了起来,莫安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打算去谢苗苗的教室。

觉得昨天她说的那件事情不对,来到了3楼,现在是下课的时间,教室的外围上有人不断的乱跑着。

嬉笑着打闹着,莫安微微敲了敲门,一个秀气的女孩子走了出来。

请问一下,谢苗苗在哪里?莫安礼貌带着涵养说道。

秀气的女孩摇了摇头说道:她最近被教导主任针对了,现在还在大操场上罚扫,做着卫生。

莫安目光一冷,好哇,这个老家伙居然敢安排他姐去在大操场上做卫生,看着这炎热的太阳都快要烧融化大地了。

莫安拿着一瓶冰的矿泉水,快步下到大操场上,果然有一个人正在打扫着卫生。

教导主任撑着一把太阳伞,一边嗑着瓜子,你怎么回事的季苗苗这么久了,连卫生都打扫不干净,看见没有?那儿全是瓜子皮。

知道了。

谢苗苗闷声闷气的说了一句,这扫把打扫起来,紧接着又是一大把垃圾散落在那,教导主任看着自己的行为满意的拍了拍手。

赶紧给我扫干净,要不然再罚扫两节课,昨天的滋味你已经尝过了。

教导主任笑眯眯的说道,如同一头笨重的肥猪。

谢苗苗无奈只能屈辱地点了点头,遭受她的搓磨,继续在那火辣辣的太阳底下扫着脑袋,却是有些晕乎乎的。

你敢!莫安愤怒的咆哮声传了过来,他重新来一次,就是要守护好自己的家人,在他眼皮子底下竟然敢欺负他姐。

教导主任测过神剧,便看到那黑发少年蓝钻在阳光底下,眼里的紧张顿时变得轻蔑,你赶紧从这学校滚出去,我就不会惩罚你姐了。

我看该滚出去的是你。

莫安走上前来,一拳垂在教导主任的腹部之上,他精通多种穴位,专门挑打着没有印子,但是却会令人疼痛无比。

教导主任发出猪嗓子,整个人摔倒在地上,正巧摔在自己的瓜子皮上,背后被那瓜子皮磕着,大了眼睛指着莫安,好啊,你个兔崽子。

莫安不咸不淡的,把水给自家姐姐递了过去,谢苗苗正想打开却是眼睛一暗,昏了过去,莫安手疾眼快,把自家姐姐给扶了起来。

不知道虐待学生是一个什么样的罪名?莫安扶着人逐渐远去,来到了校医室当中。

只留下躺在地上,神色复杂的教导主任,猪嚎的站了起来,不少学生对着自己却是一个指指点点。

还不赶快给我回去上课,站在这里干什么!教导主任整个人散发怒气,呵斥完学生,疲惫的回到了办公室。

此刻在校医室,谢苗苗躺在一户床上,紧闭着双眼,旁边却是在打着葡萄糖。

我说小同学对待自己的女朋友要好一点,我要让人家整天晒太阳。

校医笑眯眯的说道,看到扶人进来的时候,立刻便觉得激情满满。

这是我姐。

莫安一脸平静,回过头去拿出手机,一个小小的教导主任在自己面前猖狂。

随即一名拨打了市长的电话,把主任的所作所为编辑了上去,而且还找了两张配图,以表明自己的证据。

市长查看邮箱,看到了这一个画面,勃然大怒,这样子怎么能当作为人师表,立刻开除格查,让他滚出教育界。

在一旁战战兢兢的助理,第3次看到市长暴怒的模样,执行了下去。

教导主任此刻还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吹着空调,立刻收到了校长的暴怒电话,脸上带着几分谄媚,校长,有什么..最后两个字还没说出好,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你居然还敢问我有没有事情你看你是做了什么混账事情居然敢私自体罚学生,很好,你赶紧辞职滚蛋。

校长骂得唾沫横飞,整个人压抑不住心中的怒气。

这劈头盖脸的一顿骂,让主任整个人都惊讶了,他明明没有干什么事情,只不过就是体罚了一个学生。

可是...

没有什么考试,赶紧给我把辞职报告给交上来。

校长开口说道语气就是不容置疑的。

教导主任不知道何时挂断了电话,整个人垂上的坐在椅子之上,面色灰白,想到少年郎说的那一句,眼泪垂落了下来。

在这里这么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这样子把我开除了。

教导主任悲伤的说道,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全都是林家所指导的。

抱着试试的态度拨打了林若梦的电话。

你好,林小姐,我是马开元,学校里的教导主任,因为一些事情现在没有针对的莫安退学,然后我还被掳了职位。

教导主任开口把事情说了出来。

但说道一半还没有,说完时候电话便传来嘟嘟嘟的响声,教导主任手机存下来,手机掉在地上。

自己精心为林家办事,没想到居然落得这个没好处的下场,向校长递交了自己的辞职报告,拖着纸皮箱子离开。

教导主任离开的事情闹得全校皆知,有多少人都在心里面暗爽,教导主任只知道揩油,还有打捞油水,还有不停的让人送礼,像这样子的毒瘤早就应该清理解决。

少了个教导主任,感觉生活的快乐了不少。

某一个班的学生兴奋的说道,当场还在班级里面搞了一个小型唱歌比赛。

然而这一切莫安都不得知,回到了医护室当中,谢苗苗逐渐的清醒过来。

我这是在哪个地方?谢苗苗疑惑的说道,张望着这陌生的地方。

姐,你现在在医护室,刚才你中暑晕倒了。

莫安平静说道。

深邃的眼眸中划过一丝痕迹,只不过现在教导主任已经被他给处理了。

嗯。

谢苗苗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整个人轻松了几分。

小美女,你这瓶药水还得吊完才可以离开。

校医善意提醒就说道。

谢苗苗抬头张望了一眼,这还有大半瓶的药水,露出苦瓜脸,我不喜欢这个地方,能不能赶紧离开。

转回过头,谢苗苗开始使着自己的撒娇大法,莫安则是一脸严肃,没办法,打完这瓶药水就离开,别的不用说。

撒娇没有得到好处的谢苗苗瞬间失望的坐在床铺之上。

莫安则是坐在她的旁边,把一本书籍放在她的腿上,无聊的话就看看书吧。

谢苗苗翻开书本,眨了眨水润的大眼睛,谢谢。

沉浸书海当中。

莫安看着她翻书,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沉淀,微微眯了眯眼睛,看来有些事情必须提上日程。

完了。

谢苗苗看了半本书,随意的撇了一眼点滴瓶,上面已经空空殆尽。

校医把针头给拔开,查看了那白嫩的手臂上,有一丝针孔,没事了,带回去好好休息,以后不要在太阳底下晒那么久了。

嗯。

莫安沉稳地应了一声,带着谢苗苗一同离开,两个人有些亲密。

正好放学的铃声响了起来,两个人就顺道回家,鲁壮得到线人的消息,在大门口蹲守着。

看到那俊男美女的样子,不知不觉,莫家废材好像变了许多,往日喜欢穿花花绿绿的衬衫,似乎也改变了穿着风格,反倒是换上了校服。

但鲁壮的目光还是在那女孩的脸上,气势汹汹的走到两个人的面前,苗苗,今天晚上我带你去玩。

语气不容置疑。

伸出自己粗壮的胳膊,正准备拉扯谢苗苗的手,莫安在这时候伸出手臂。

把鲁壮的手打开,甚至还在那胳膊上留下了一点细微的印子,鲁壮的胳膊有些火辣辣的疼,恼怒的目光盯着莫安。

就你个废柴,还在我面前阻拦?鲁壮狂妄不屑的说道,高扬起头,用低贱的目光扫视着莫安。

谢苗苗横在两个人的中间笑了笑,我们没空陪你去玩,我要带我弟回家。

心中着实不想让两个人起矛盾,不由分说拉扯着莫安的手离开。

而是鲁壮又怎么会隐忍住心中的怒气,立刻爆发起来,赤红的双目盯着莫安,苗苗,你跟我走,我就不追究这小子。

威胁性的摆弄了自己的手指,发出咔嚓的声音。

莫安深邃的眼眸,却是恍过一丝杀意,看来你还真是不知好歹没听见我姐说话?这鲁壮从上辈子就一直对姐纠缠不休,至今还是这样。

第6章 拯救

两个人的视线相交,电花火石,谢苗苗强硬的拉着莫安离开。

以后你不要跟他有这么多的接触,他不是一个好人。

谢苗苗担忧说道,自家弟弟年纪太小,不清楚外面的人情世故。

嗯。

莫安冷静应了一声。

两个人以前以后回到了家中,一如同往常,莫母早就已经把饭菜给准备好了。

爸呢?莫安少数了一圈往日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今天不在家中。

莫母擦了擦手看到他疑惑的目光便开口解释,你爸他今天在酒吧有个应酬,估计要晚一点回来了。

嗯。

三个人坐在饭桌前,莫母一直不停的给莫安家菜,心疼的说:在学校里面学习,辛苦了,要多吃一点。

又夹了两个大鸡腿,放到谢苗苗的碗里面,对于这两个孩子向来公平。

谢谢,妈。

谢苗苗眼眸弯弯,弯弯的月牙,清纯甜美可爱。

我吃饱了。

莫安放下碗筷,自觉的拿到水池旁边清洗,也是为了减轻莫母的家务负担。

莫母看到儿子乖巧的模样,心里觉得安慰,不由得赞叹道:苗苗,这臭小子该不会是在学校里面受了什么刺激?这一年几天每天都是乖乖巧巧,没有出去惹是生非。

简直跟换了个人似的,要不是举止行为,还是一如既往的相似,莫母简直要以为自己的儿子被调包了。

谢苗苗停下了筷子,也许是他经历退婚的事情逐渐成长了。

听到退婚二字,莫母眼神微暗,当初她千求万求才获得这一次的机会,可转眼间林家不守信用,甚至在滂沱大雨中也在门口祈求。

妈,我上去学习了。

莫安平静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在衣柜里面翻找出来一套黑色的衣服。

把作业本摊开,埋头把所有的作业,一气呵成,全部完成,把水性笔给放在旁边。

谢苗苗帮助莫母收拾完东西,上楼便看到少年郎在那暖黄色的阳光之下,那幽深的眼眸,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今天作业写完了。

谢苗苗迎面走了,过来拿着课本,撇了一眼看到作业写得满满的,也不想打击他的奋斗性。

拿着作业本一道又一道的看了下去,每一题都是和答案完全相符合,没有任何一题做错的。

姐,我今天有点困了,想要早一点休息,作业写完了,该复习的也复习完了。

莫安开始赶人,等检查完作业。

谢苗苗轻轻咬了嘴唇,看着那作业,确实无懈可击,挑不出任何意思错误,点了点头,那你今天晚上就好好休息,明天也要保持这个正确率。

转头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谢苗苗就在莫安的对门,两个人离得非常之近,一旦有一点大动作,也会听得一清二楚。

莫安利落的把衣服给换好,联系了学校里面的一个百事通,花费了小额的价钱变渣到了鲁壮现在所在的酒吧。

名为妖娆。

莫安换上一袭黑衣,从窗口跳跃下去,平稳的踏在草坪之上,快步离开家中。

压低了自己的帽檐,打了一辆车,去妖娆酒吧,黑水街124号。

师傅点了点头拉动操作杆一踩油门,车子平稳的在马路上开着。

两者距离的地方并不远,司机平稳的停在妖娆酒吧的面前,莫安干脆利落甩出一张红色大钞。

不用找了。

莫安拉开车门,离开了出租车。

即使在酒吧的外面,也能听到震聋欲耳的DJ声音,五光十色的,才能不断的照耀着。

夜晚已经降临,但是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才是真正的夜生活,刚刚开始,疯狂的人们在舞池中扭动着身子,寻求快感。

莫安抿唇,绷成一条直线,压低帽檐来到了前台,只露出一双深邃的黑眸。

这位先生,你需要点什么。

前台活跃的酒吧服务员倒腾着自己的酒水。

醉生梦死。

莫安随意点了一杯。

前台打量着眼前的大男孩,一身黑色,还戴了个黑色的帽子,在疯狂高调的酒吧当中,是低调无比,隐匿在黑暗角落里,根本就没有察觉到眼前之人。

醉生梦死,一般是懂酒的行家才会喝。

一杯纯净透的蓝色上面点缀着柠檬片和几片香草,下面则视为高纯度的酒精。

莫安眯着眼睛微微饮了一口,如鹰一般的眼眸打量着舞池中的人,扫视着鲁壮的下落。

正巧鲁壮怀里抱着一个金发碧眼的洋妞来到了前台,打了个响指,给我来一杯血腥玛格丽特。

两人似乎隔绝了空气,旁若无人的聊着,身体紧紧的贴着鲁壮的大手,还放在女孩的肩头,圆润饱满,等一会儿我们去旁边的包厢。

鲁壮眼里带着恶趣味,眼前这洋妞身材挺好的,也值得自己用一晚上的时间来宠幸。

待到酒调好之后,鲁壮男子汉的一饮而尽,怀里抱着美女进入到自己经常包的厢房。

莫安则是拿着酒水在后面紧紧跟随着两个人迷情醉意,哪里还能够察觉后面有人跟随。

小宝贝儿,你长得可真是漂亮啊,只要你把我给弄开心了,钱少不了。

鲁壮调.情说道,语音往上调,用y邪的目光盯着女孩。

女孩嘴角微勾,自然也是大手环抱住他结实的臂膀,放心,今天晚上保证让你醉生梦死。

两人环抱着一同进到了包厢当中,坐在那牛皮的沙发椅子上,莫安也顺势走了进来。

鲁壮酒精上头,但看到有人走进来立刻呵斥,眼瞎吧,这可是私人包间,赶紧给我出去。

双脸通红,但还是开始脱衣服。

我看你今天晚上的美梦要破灭了。

莫安平静的说道,把门给关上,把锁扣给扣住了,包厢的隔音还是作的非常之好。

在里面大喊大叫,外面根本就听不见,鲁壮听到上手的声音,整个人抖了个激灵,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莫安把自己的帽檐摘了下来,露出那冷硬的下巴,流畅的五官,出现在暖灯之下。

你怎么来了。

鲁壮揉了揉眼睛,瞪大双眼,看着眼前的人,原本的紧张害怕顿时变成鄙夷不屑。

莫安歪了歪脖子,嘴角勾出一丝笑意,我来教训你怎么做人。

往前走到沙发处。

一只手拽住鲁壮的袖子,把整个人都给拎了起来,原本旁边相依偎的女孩,早就躲避到了角落里不敢吱声。

救命...鲁壮呼吸急促,害怕的说道,这一条胳膊,就能把自己给举起来。

一巴掌扇在脸上,鲁壮吃痛的恶狠狠盯着眼前的人,我今天要是不死,你以后都别想活。

面对这如狼似虎的要吃人肉包,莫安却是平静和蔑视,盯了眼前的蝼蚁,就凭你?

不想听这个无所谓的玩笑话,就凭眼前的人也敢和自己叫板,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轻微的把人给松开,鲁壮坠.落在沙发之上,捂着自己的脖子,一脚踢了出去,你给我去死。

莫安身子往左闪,一脚落空,却来不及掩耳的速度,一脚踩在筋骨之上,发出咔嚓的响声。

鲁壮面色发白想要往后退可是自己的右腿被踩住,整个人发不出一丝力气,软趴趴的双腿掉落在沙发上,你竟然敢!

眼里迸发出强烈的恨意,眼前的人废掉了自己的双腿,长这么大,竟然有人如此的嚣张。

莫安轻微的冷呵一声,紧接着把左腿,踩断了,现在是给你两条腿的教训,要是下一次你再有我姐,就是命了。

教训完之后拍了拍手打开门,扬长而去,包厢里面只独留了两个人,女孩第1次见过这样的大场面,瑟瑟瑟瑟地跑出了包厢。

鲁壮两条腿都断了,在包厢里面,根本不能动弹,屏住呼吸感觉到生疼,双眼泛白,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莫安正准备离开,便看到一个包厢当中,里面全都是喝的烂醉如泥,独有一个中年男子清醒着。

好兄弟,你可别怪我了,我这次要不这么做的话,林家一定会对我下手的。

中年男子猖狂的说道,旁边脚下的躺住的人正是莫父。

你卑鄙!莫父难受说道,控制身体,在喝酒谈生意时期,一时不查被人下了药,体内一片燥热。

中年男子蹲了下来,看着一脸狰狞的兄弟,没关系你根本不用了旁边是我为你准备的两个美妞而且还是第一次。

拿着大相机却是要等药效发送的时候来上几张照片作为威胁。

莫安站在外面把里面的话听得一清二楚,那幽深的眼眸,迸发出滔天怒火,当初家里支离破碎。

也正是有一个小妖精作祟,顶着大肚子来到了家书强硬爸妈离婚,全家人都误会了。

莫安握紧拳头,原来的决裂,原来这一切事情的源头都是在这一次的酒吧会谈。

一脚把微微掩盖的大门,踢开,中年男子懵逼了看着眼前的少年,赶紧给我。

不知道从哪冒出的人,要破坏他的好事。

重生之妖孽仙尊

重生之妖孽仙尊

作者:一烨清风状态:已完结

重生之妖孽仙尊莫安林若梦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莫安林若梦的小说名字叫做《重生之妖孽仙尊》,这本书是由作者一烨清风倾心打造的都市文小说,重生之妖孽仙尊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重生之妖孽仙尊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