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透视小狂婿周瑞赵思月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2 11:35:20透视小狂婿作者:二王

透视小狂婿周瑞赵思月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周瑞赵思月的小说名字叫做《透视小狂婿》,这本书是由作者二王倾心打造的女婿文小说,透视小狂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透视小狂婿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推荐指数:10分

《透视小狂婿》在线阅读

《透视小狂婿》周瑞赵思月免费试读

透视小狂婿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周瑞赵思月小说在线节选章节阅读:

第四章 国宝皇室绝笔!

身为一个专业的拍卖会承办人,李国志自认眼力不凡。

他看着周瑞,见他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就明白这个衣着朴素的年轻人并非是在装腔作势。

难道,他真有什么绝世珍宝?

想到这,李国志也不敢马虎,当下双手接过了卷轴。

打开一看,正是一副字帖。

也就是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我说兄弟,这不是我买二送一给你的字帖吗?别告诉我你想要这玩意换圣母叹息啊。

之前在外面摆摊的中年人走过来,面色古怪的说道,他刚好也有一件藏品上了拍卖会,所以可以进会场围观。

李国志愣了下:这字帖是你刚买的?

周瑞淡淡点头。

李国志低头看去,只看了一眼就不耐烦了:假的。

一旁其他人过来看了下,也是纷纷摇头。

这也太特么假了。

可不是,还落款南唐旧主,哈哈,完全没有基本常识的作假!

这要是李煜看见,估计得气得活过来。

这幅字帖写得稀奇古怪,上面的字体更是临摹得四不像,一看便知道假得不能再假。

现在的人啊,就是这么浮躁。

周瑞摇摇头:算了,我来吧。

他说着,拿过字帖,随手掏出钥匙,就从边缘割开了一条口子。

我去,这里面是空心的?

众人纷纷低头,就见到这幅字帖居然内有夹层,随着周瑞缓缓撕开,顿时露出一本明黄色的软皮册子来。

尼玛,天子色......

有眼力好的顿时惊呼一声:好像是奏折啊,我的妈,不会真是李煜的......

周瑞很快将软皮册子取出,摊开。

微微泛黄的纸张上,一片笔舞龙蛇,于之前拙劣的字体截然不同,给人一种霸气又不失温柔的感觉。

快看,落款是钟隐居士,应该不是李煜写的。

傻比,李煜号钟隐居士,你这都不知道?

李国志脸色一正,当下对旁边的人吩咐:快,去后台请许老过来!

啊!

那中年商贩估计是后悔得想自杀,当场痛呼一声,气晕过去了。

几个保安把他拖到了一边,没一会,一个身着唐装的老头就被一群人簇拥着走了过来。

李经理,什么事?

唐装老头略带不满:我正给我孙女打电话呢,你这急匆匆的......卧槽!

没等李国志解释,许老自己就瞧见了那本明晃晃的册子。

他脸色激动的蹲下来,拿出放大镜看了七八分钟,突然大喊:哈哈哈,居然是真迹!

人群轰然一声炸开了。

尼玛,还真是真迹?

不会吧,传说李煜这人只有一副真迹流传下来,难道咱们今天会见证第二幅?

你懂个屁,外面流传的那一副字帖,是李煜被囚禁之后写的,这本可是用奏折写的,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写这个的时候还是皇上!

我去,皇家绝笔?独一份啊!

国宝跑不了了。

陈明辉脸色一惊:许老,你没看错?

老夫从业三十二年,还没被打过眼,你这是不信任我?

许老不爽的哼了一声,随后解释道:此贴大字如截竹木,小字如聚针钉,笔力瘦劲而又铁骨铮铮,除了李煜本人,不可能有人模仿得出来!

秦书恒趁机嘲弄道:许老别生气,他陈家从上到下都是些土包子暴发户,哪认识这些东西啊。

陈明辉气得不轻,但看周围不少人都因为他怀疑许老而面色不爽,一时害怕翻了众怒,只能咬牙忍了。

许老也懒得搭理他,反倒是兴致勃勃的抬头四看,问道:这帖子是谁的?

周瑞指了指旁边晕过去的中年人原本是他的,不过他买二送一给我了。

小友好眼力。

许老恭维了一句,笑道:不知这帖子......

换圣母叹息,多的钱打给我老婆就行。

周瑞淡淡道。

嘶......

许老国有些撮牙:小伙子,你确定吗?这帖子我估计至少值一个亿......

那就一个亿吧。

周瑞挥挥手:现在能转账吗?

没问题。

李国志一口答应下来,一个亿听起来很多,但对于这等皇室绝笔而言,也就是平均成交价而已,买下来操作一番仍旧有的赚。

很快,他便开始安排人转账,同时打开了红钻的防盗盒,带着白手套将项链取出来,交给了周瑞。

周瑞一把接过,转头就对赵思月道:你把头发整理一下。

赵思月这时候还处于震惊当中,闻言下意识就把脖颈间的头发撩了起来。

周瑞也没犹豫,很自然的就解开项链的暗扣,给她带了上去:这个惊喜你满意吗?

赵思月张了张嘴,看看胸口的红钻,又看看周瑞,一脸难以置信:我......

哇,好浪漫!

不少女性在旁边羡慕得不行。

李国志也是个有眼力见的,当下也恭维道:赵小姐,周先生还真是爱您啊,一个亿说送就送了。

那是,肯定比陈明辉要爱嘛,这小子四千万都拿不出来。

秦书恒在旁边挤兑道。

陈明辉脸都绿了,他本是想在财力上好好打压周瑞一番,谁知道装逼不成反被打脸,当场气得拂袖而去。

赵丽雅脸色同样相当精彩,她也没想到,一向貌不惊人的窝囊女婿,会有如此惊人的表现。

不过想到陈明辉的家底,赵雅丽略作犹豫,还是咬牙追着陈明辉走了。

与此同时,第一排贵宾区中间位置,一个相貌绝美的年轻女孩优雅起身,静静的走出会场,打了个电话。

爷爷,你绝对猜不到我在博城见到了谁。

谁?

周大师。

什么?周大师跑博城去了?嘶......怪不得燕城这两年鸡飞狗跳的。

爷爷,您觉得咱们该怎么做?

我想想......唔,这样,你先找机会接近他,等我过来,记住,一定不能被其他人知道了。

我明白了。

第五章 假戏真做?

拍卖会很快散场,赵思月和周瑞并肩走出云都酒店。

周瑞,你到底是怎么发现那副字帖有夹层的?

犹豫片刻,赵思月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她刚才偷偷咨询了许老,许老表示,字帖的构造相当精巧,内中填充的夹层几乎保持了完美水平,按说是不可能从外面看出来的,至少他绝对看不出来。

这让赵思月很惊讶——连享誉全国的许老都表示看不出,自己这个干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的笨蛋老公,为什么却能看出来?

周瑞笑眯眯的:因为我眼睛比较特别。

......你不想说就算了,哼。

赵思月有点不高兴,上车后还哼哼唧唧的。

周瑞略感无奈,他可不是胡说,半年前,他偶然发现,自己这双眼睛就跟X光一样,一旦全神贯注的注视某个地方,就能看出各种细致的问题,借此用以甄别古董,简直不要太轻松。

当然,他也没办法跟赵思月说实话,毕竟这等消息实在太过惊人,所以也就打了个哈哈,就此略过。

二人很快回到家中,走过玄关,就见到了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胸的赵丽雅。

小月,你过来。

赵丽雅看都没看周瑞一眼,抬手朝女儿招了下,嘴里道:我今天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赵思月有些诧异,走过去坐在她身旁:什么事?

离婚啊。

赵雅丽没好气道:难不成你还真想跟这个窝囊废过一辈子?

赵思月眉头一拧:妈,你说什么呢?周瑞对我挺好的,我根本就没打算离婚。

不行,必须离!赵雅丽的态度相当坚决:小月,你可别被这小子骗了,他今天是瞎猫撞上死耗子,这种事情有一没有二,不可能长久的!

还是陈明辉好,他可是陈光耀陈总的独子,一年收入岂止一个亿?人家陈明辉可是说了,只要你嫁过去,他立马给咱们家一个亿的嫁妆!我......

别说了!

赵思月难过的看着赵雅丽,眼中雾气弥漫:你可真是我的好妈妈啊,当初你让我嫁给一个能当我爸的暴发户,现在又想让我嫁给陈明辉,是不是谁钱多你就想把我嫁给谁?

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赵丽雅怒道:你忘了小时候吃得苦了?那都是因为没钱!这窝囊废能给你什么,吃糠咽菜吗?

我就算是吃糠咽菜,也比为了钱嫁给一个不爱的人强!

赵思月是个执拗的性子,见到陈明辉的时候原本其实有过动摇,毕竟她跟周瑞本就是阴差阳错才成了夫妻。

但被母亲这么夹枪带棒的一顿指手画脚,反倒是坚定了赵思月跟周瑞过一辈子的决心。

她当即冷着脸道:周瑞,你过来!

啊?!

周瑞有点懵,愣了下才道:怎么了?

赵思月瞪了他一眼,上前一把抓住他:今天你跟我一起睡。

啊?!!

周瑞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赵思月也不管他,说这话,就把他拉着拽进了房间。

赵丽雅在后面气得脸都青了,追过来不停拍门:你这个混账!你还要不要脸了,给我把门打开!

赵思月扑到床上,也不说话,捂着头一个劲的哭。

周瑞在门口手足无措,想上去安慰吧,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干站着吧,又不太自在。

更让他尴尬的是,赵思月伤心之下,估计都忘了她自己穿的是裙子,此刻扑在床上,大半条美腿都展露在周瑞面前。

周瑞微微低头,就看见了她灰色的丝袜,轻薄的尼龙材料,将赵思月的美腿勾勒得淋漓极致,曲线修长而紧绷。

再往上,是混圆挺翘的屁股,裙子倒扣过来,若隐若现见甚至能看见一条花粉色的小裤裤。

周瑞心里一时毛焦火辣——他虽然跟赵思月结婚已经两年,但这么久连手都没牵过,更别提看这种刺激的场面了。

他不自然的弓了弓腰,连忙别开头,憋着内八字走到旁边的小沙发上坐下。

赵思月听到动静,抬起头来,泪眼朦胧的看着他:你的腿怎么了?

啊,我,咳咳,这个......

电光火石之间,周瑞灵机一动,道:可能是刚才你拉着我跑,崴脚了。

对不起。

赵思月擦了擦眼泪:很疼吗。

还好还好。

周瑞咳嗽一声:我知道刚才你是说气话,你睡吧,我就在这坐着,不会乱来的。

......谢谢。

赵思月感激的看了眼周瑞,对比之下更觉得母亲的态度过分,忍不住又小声抽泣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二人都睡了过去。

翌日一早,闹钟响起。

赵思月从沉睡中醒来,微微睁开眼,心头还是有些难过。

她揉了揉红肿的眼睛,想要起床,结果刚动了下,就感觉胸口闷呼呼的。

低头一看,一只大手正相当不规矩的贴在上面。

啊!

赵思月尖叫一声,一把甩开这只手。

怎么了,怎么了。

周瑞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左右乱看。

周瑞!!!

赵思月又羞又气,银牙狠咬道:你为什么会在我床上!

小月,你怎么了!

赵丽雅的声音很快从门外响起,紧随而来的是咚咚咚的敲门声:是不是那个窝囊废欺负你了,你快开门!

啊,我......

被母亲一阵嚷嚷提醒,赵思月这才想起来,昨天似乎是自己叫周瑞跟自己一起睡的。

但很快她又恼火起来:你不是说你不会上床吗?你这个臭流氓!

周瑞一脸委屈的看着她:昨晚你不是说我脚疼,在沙发上休息不好,让我上床睡的吗。

赵思月僵了下,仔细回想片刻,有些不太确定:真的?

周瑞面色正派:真的。

好吧......

赵思月半信半疑的结束了追问,随即又道:那现在怎么办?我妈要是知道咱们俩什么都没发生,肯定还会逼我跟你离婚的。

这个......

周瑞犹豫了下,目光扫过赵思月衣衫凌乱的躯体,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要不,咱们......假戏真做?

赵思月当场涨红了脸。

第六章 解蛊

谁要跟你假戏真做啊?赵思月嗔怒道,脸上却更加的红了,那俏脸仿佛要滴出血一样。

看得周瑞不自觉喉咙上下滚动了一下,厚着脸皮爬上床,赵思月随即躲开他,男主有些小小的的失落,但是暗自告诉自己。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女人的心和身体迟早都会属于自己。

既然我们都不想离婚,以后你妈再说离婚的话,我们就统一战线了。

周瑞躺在她的身边,盯着她漆黑的头发,心里痒痒的。

好。

赵思月轻轻点点头一口答应下来,声音轻柔,显得有些疲倦,很快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一大早起来,周瑞就听到楼下破口大骂,用脚趾头想,他就知道是在骂自己。

真不要脸的东西,吃我们的,住我们的,算什么男人?

早晚有一天,我要这垃圾扫地出门!

赵丽雅一边吃东西,一边嘴听不了,听得赵思月皱了皱眉头。

妈,吃饭就吃饭嘛,说这么多干嘛?赵思月给她夹了一块鱼肉在她的碗里。

这时,周瑞从楼上下来,赵丽雅就瞪着他:你明天就必须跟我女儿离婚!

妈,思月也不想跟我离婚。

周瑞泰然自若,视线落到赵思月的脸上。

是啊周瑞对我挺好的,而且还送我项链呢。

赵思月小声附和道。

好什么好?不过是走了狗屎运?比得了人家陈明辉?赵丽雅眉毛一挑,极其不屑。

别叫妈了,你要是不跟他离婚,你就当没有这个妈!说着,筷子一摔,困难吸了一口气。

妈,你怎样才让我们不离婚?赵思月皱着眉头问,要怪就怪周瑞没有什么能力。

必须离婚,而且刻不容缓!你看看人家陈明辉,前几天还告诉我,要给你弄好几千万的订单呢!再看看这个周瑞,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异想天开!赵丽雅大声嘲讽道。

周瑞,你算个什么东西?还真以为捡了狗屎运就以为多了不起?赵丽雅又指着他的鼻子嘲讽,表情无比嫌恶的模样。

周瑞的手紧紧的攥在一起,脸色一脸淡定道:若是我拿到几亿的订单呢?

赵思月一愣,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

他怎么越来越把自己的话当回事?这可是几亿啊!不是几块!

赵丽雅嗤的一笑,又板着个脸:行啊,只要你拿出几亿的订单,我就不让你们离婚,而且不仅不让你们离婚,还让你当公司的总经理,否则你就给我死开,马上离婚。

赵思月吓得站起来,用手扯了扯他的衣服,又无奈的摇摇头。

她知道,周瑞之前不过是运气好,几万都不行,更别说几个亿了,简直是异想天开。

好,我答应你。

周瑞却面不改色答应了。

赵丽雅又嗤笑了一声,擦了擦嘴巴,提着自己的名牌包就走出门。

赵丽雅刚走,赵思月的脸瞬间冷下来,盯着他的脸:你知道几个亿的订单是什么概念吗?

就连陈明辉都整不出来,他居然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答应下来了,简直眼高手低要命!

算了,你就会意气用事,我会想办法的。

赵思月看着他,深吸一口气,坐下来大口大口的喝水,显得有些失落和失望。

你就等瞧吧。

周瑞很自信说着,坐在她的身边,温柔安慰道。

次日,周瑞很早就起来,来到一个豪宅的楼下,他抬头看了看这高楼大厦,又啃了一口馒头。

听说这秦老爷得了重病,所有医生都束手无策,周瑞走到两个保安的面前,一口把馒头塞进自己的嘴巴里面。

别人治不好的病,他可以。

我要见你们秦老爷。

周瑞道。

两个保安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体恤套牛仔裤,还有拖鞋,两个保安相视一笑,然后冷着脸嘲讽道:哪里来的要饭的?秦老爷是你想要见的?

我要见你们秦老爷,我可以治病的。

周瑞面不改色,又重复了一下,一点也没有卑微的样子。

其中一个保安推了他一下,因为他高大的身体硬是没有推动,无奈,然后冷嘲热讽道:就凭你?你先回去治治自己的脑子吧,来,这里有半块面包,赶紧滚。

周瑞冷笑了一下,视线落到另一个保安的身上,道:这位兄弟一看身上就有重病,而且已经很久了。

另外一个侍卫听他这么说,一下子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简直是在世扁鹊啊,隔这么远就看出了了。

别管我怎么知道的,而且,我知道,你这个病还会遗传,你要是不及时医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周瑞一本正经说道。

那保安脸色瞬间惨白,声音沙哑的问道:你可有医治的办法?

有。

什么?保安瞳孔放大,不自觉紧紧抓住他的手。

周瑞的视线落到他的手上,抽出自己的手,看着豪宅里面:你让你进去见秦老爷,我会给你药方。

那个保安,随即作出一个请的动作:好好好,您请!您请!

一个金碧辉煌的房间里面,一个蕾丝做的床上,躺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光头,呼吸声很小,紧紧的闭着眼睛。

周围环绕着好几个中年白大褂男人,在沙发上面坐着一个清秀的女子,紧紧皱着眉头,脸色没有一丝笑容。

这个时候,周瑞一把推开门,就走了进来,看着那一群医生,这病,我能治。

此刻,所有的视线都落到他的身上,都嗤笑起来,仿佛看到了天大的笑话。

其中一个年长的医生走到他的面前,指着他的鼻子:你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子,也敢大言不惭?

周瑞认出来,这个医生是有名的医生,突然轻笑起来:你们这群庸医!老爷子根本就没有得病,而是被人下了蛊!

自己除了可以看古董,也可以看古董,他几乎可以看见他身体里面的蛊虫在他身体里面爬。

蛊?几个医生面面相觑,都被这个男人的话惊呆了。

他们听说蛊这个东西,是古代西域才有的东西,觉得这个男人分明就是凭空捏造。

我看你就是一个江湖骗子!陈小姐,把他赶出去吧!其中一个医生吼道。

谁知道,秦语嫣从沙发上面站起来,走到他的身边,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你有办法医治?

透视小狂婿

透视小狂婿

作者:二王状态:已完结

透视小狂婿周瑞赵思月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周瑞赵思月的小说名字叫做《透视小狂婿》,这本书是由作者二王倾心打造的女婿文小说,透视小狂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透视小狂婿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