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探阴阳小北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2 11:31:11探阴阳作者:指尖浮华

探阴阳小北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小北的小说名字叫做《探阴阳》,这本书是由作者指尖浮华倾心打造的悬疑文小说,探阴阳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探阴阳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推荐指数:10分

《探阴阳》在线阅读

《探阴阳》小北免费试读

探阴阳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小北小说在线节选章节阅读:

第四章 诈尸

这时候时间正好处于黎明,应该是一晚上最为黑暗的时候了,虽然啥也看不见,但我倒感觉也不是很害怕了,走进村子的时候我都听见鸡叫了。

等我回到三舅家的时候,我妈她们都还没有起来,我直接轻手轻脚的回到三舅的房间就睡了。

本来长途跋涉就很累,加上昨晚一晚上没有睡觉,我这一觉直接睡的是天昏地暗,等再次醒来的时候,都已经到下午了。

我起来吃了饭,告诉我妈我要回家了,然后我就急急忙忙的跑到了三舅住的山洞,毕竟三舅这个劫难还没过去呢,也由不得我不急。

一下午的时间,我就在三舅住的山洞里待着,三舅耐着性子跟我讲了很多关于阴阳法术,驱鬼除邪之类的事情,其实小时候我也没少听他讲,什么咒语诀窍倒是记了不少,不过以前我对这些都是抱着半信半疑的状态,所以也没有认真去研究过。

不过现在形势所迫,我也必须要认真学学了,毕竟三舅现在有劫难在身,一般情况没法露面,而且我自身这事情也邪乎的厉害,没点能耐就很难应付。

磨蹭到天黑之后,我跟三舅收拾好东西,然后就直奔我们家祖坟所在之地。

这路程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而且都是山路,加上大晚上的,磕磕绊绊的也不怎么好走。

山区这种地方晚上几乎是没有行人的,这也是我和三舅为什么晚上去看祖坟的原因,毕竟三舅现在这情况,说不好听点是见不得光,要是遇到熟人,估计能把人家吓个半死。

试想一下,你心目中认定已经死了的人,当他再次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你肯定会认为见鬼了,要不是三舅是我从坟墓里挖出来的,我见到他估计都会吓得不行。

等我和三舅赶到我们家祖坟所在地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这地方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总之它就是就是一片小树林,里面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见。

我们这里的坟墓就是直接用土堆起一个土包,甚至连个墓碑都没有的,也只有自己人知道哪个坟墓是哪个人的,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

三舅打着手电在几个土包之间转来转去,最后停在了我老爸的坟前,沉吟了一会道:这看样子应该是你老爸出状况了。

什么叫我老爸出状况了?

我非常无语的看了三舅一眼,人都死了十年了,还能出什么状况?

那可不一定,人死了几十年没有腐化的我都见过。

那都变成僵尸了。

我说着抽出一支烟递给三舅,然后又点了两支,一直放到了老爸的坟头上,一支自己叼在嘴里抽了起来。

现在就这情况,想给老爸敬支烟也只能这样了,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抽的到,总之心意到了就行了。

我跟三舅抽完烟就开始掘老爸的坟,想想我这当儿子的可真是不孝,老爸都死了十年了我还不让他安稳,不过现在也没办法,就是不孝也得掘开来看看了。

老爸这坟可不比三舅的新坟,经过十年的沉淀,土全都积实力了,我跟三舅两个人轮流挖掘,挖了大半个小时再见到棺材,不过让我意外的是,这都十年过去了,棺材竟然还好好的。

看到这里三舅已经变了颜色,脸色沉重的看了我一眼道:小北啊,情况有点不太妙,都十年了,你老爸这棺材还好好的,可别是诈尸了。

你别吓我。

三舅这么一说我顿时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虽然这棺材里葬的是我老爸,但要是诈尸了那他可不认识我这个儿子,而且这大晚上的,说这玩意真心让人渗得慌。

你先躲开点,我弄开来看看。

三舅说着从包里拿出白酒喝了两口,然后就开始撬棺材盖。

我这会可真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毕竟都十年没有见过我老爸了,你要说腐化的啥都没剩下那也就算了,可万一跟三舅说的那样诈尸了,那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趁着三舅撬棺材盖的功夫,我也从包里摸出白酒灌了两口,辛辣的味道通过口腔,沿着食道直接烧到了我胃里,心里都仿佛烧起了一团火一般,五脏六腑都是火辣辣的,这时我心神才稍稍安定了一点。

不出一会,三舅就把棺材盖子给撬掉了,我还没来得及看里面的情况,三舅已经叫了起来,我的乖乖,这个他娘谁干的?

怎么了?

我凑上前去看了一下,眼睛当即就直了,这都十年过去了,我老爸的尸体竟然还好好的,而且连衣服都好好的,一点都没变。

这会我脑袋就开始抽了,我甚是在想,老爸会不会跟三舅一样活过来?

我还没从眼前的震撼中回过神看来,三舅忽然从棺材里拎出一只死猫,而且还是黑色的。

哪来的这玩意?

我当即就是大惊,猫这东西属阴的,死人最忌讳的就是这玩意,尤其是这样的黑猫,那更是万万不敢让其沾到死人身上的,不然是要诈尸的。

我们这里死了人,守夜主要就是为了防止猫跑到死人身上,这些忌讳的东西我是很清楚的,可这老爸死了都十年了,棺材里莫名其妙的多出一具黑猫的尸体,怎么感觉都透着一股诡异。

这坟墓后来有人动过。

三舅说着将黑猫的尸体扔了出去,不过下一瞬间,那黑猫惨叫一声,竟然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下我跟三舅都变了颜色,显然这猫有古怪。

小北,抄家伙。

三舅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把铜钱剑给了我,然后自己掏出一个阴阳铃拿在左手,边摇晃边念着什么咒语。

那黑猫当即就发出凄厉的惨叫,显得尤为刺耳,尤其这荒山野岭,加上大晚上的,听的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三舅咒语一念完,猛地伸手入怀,摸出一道纸符就扔了出去,却是正好贴到了黑猫的身上。

我只看到黑猫身上冒起一团火光,然后下一瞬间就只剩下一个焦黑的尸体。

这时候我总算松了口气,不由回头看了一眼老爸的尸体。

下一瞬间,我只感觉头皮都炸开了,棺材里面空空如也,哪里还有老爸的半点身影。

三舅,老爸不见了。

我当即就惊恐的大叫了起来,同时拿着铜钱剑四下打量,谁知我刚一转身,老爸直接就在我身后。

啊。

我尖叫一声,猛然退出好几步,然后直接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这时候我感觉甚至要被吓尿了。

老爸什么都没变,只是眼神有些呆滞,而且还长出了獠牙,明显是尸变了。

这时候我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愤怒,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情绪,总之那种感觉非常复杂,也很难过,难过的我想哭。

小北,快退后。

三舅已经大叫着跑了过来,同时手里拿着一道纸符,直向着老爸的额头贴去,不过纸符还没贴上去,老爸忽然一抬手,直接将三舅打飞了出去。

这下我眼睛都瞪直了,这到底有多大的力气啊?看似很随意的一下竟然把三舅打飞了出去。

这个想法在我脑海中刚刚滋生,然后瞬间就湮灭了,因为老爸已经向我扑了过来,那样子,看来是想要我的命啊。

我一下子竟然吓得失去了反应,甚至都忘记了逃跑,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老爸向我扑了过来。

骇人的獠牙,锋利的指甲,在月光的照映下闪烁着森冷的寒光,下一瞬间,也许它就会成为终结我生命的利器。

第五章 有人动了手脚

小北,快用铜钱剑刺他。

三舅的声音将我惊醒了过来,这时候父亲已经扑到了我眼前,我举着铜钱剑却是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不管他变成了什么,终归是我老爸。

我虽然没有用铜钱剑去刺我老爸,但举在面前也使得老爸不敢扑上前来了,可以看得出,他很畏惧这把铜钱剑。

这下我不由有点庆幸,最起码我暂时不会死在老爸手里,不过下一瞬间,我的想法就彻底破灭了。

老爸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左肩,锋利的指甲全都刺进了我的肉里,同时甚至直接将我举上了半空。

我疼的脸色都开始扭曲,情急之下连忙用铜钱剑劈在了老爸的额头上。

这下铜钱剑忽然通体亮起了青光,老爸直接被弹飞了出去,同时我也摔在了地上。

小北。

三舅连忙扑上来问我有没有事,我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什么大碍,其实这会肩膀疼得我感觉都快要脱离我的身体了。

这时候老爸已经再次扑了过来,三舅顾不上管我,从怀里摸出一根绳子就迎了上去。

等到老爸快要扑到三舅身上的时候,三舅忽然一个空翻越过了老爸的头顶,同时手里的绳子拦在了老爸的胸前,三舅抓着绳子两头猛然几个翻转,这下老爸直接就被捆了个结实。

同时绳子冒起了火光,烧的老爸的尸体直冒青烟,我也不知道这绳子是什么法宝,总之老爸挣了半天也没挣断。

三舅拖着老爸的尸体就向棺材里拽去,可老爸这劲太大,三舅拽了好几下都拽不动。

小北,快用铜钱剑劈他。

三舅再次大喊了起来,我顾不上肩膀上传来的疼痛,直接冲上去对着老爸就是一剑劈了过去。

铜钱剑上再次亮起那种蒙蒙的青光,直接就将老爸弹飞了出去,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老爸的尸体已经掉进了棺材。

不过奇怪的是,三舅竟然不见了,我打着圈找了半天,依旧不见三舅的身影,这下我可真是急了,这种地方要是三舅不见了,我估计直接会被吓死。

三舅,你在哪里?三舅。

我忍不住开始大声喊叫,这时候我似乎听到棺材里有动静,我连忙上前去看了一下。

老爸身上依旧被那条绳索束缚着,在棺材里剧烈地挣扎着,不过就是怎么也出不来,因为有一双手抱着老爸的身体,不让他出来。

这下我真是惊骇到了极限,三舅也在棺材里,而且还在老爸的尸体下面。

小北,快用铜钱剑刺他。

三舅在棺材里再次开始大叫,而且听着很是焦急的样子。

我不知道三舅现在什么情况,不过听这声音显然是处境不妙,这下真的是让我无比焦急,但又很是纠结。

我举着铜钱剑半天都刺不下去,毕竟这是我父亲,可我要是不刺的话,他很有可能会要了三舅的命,毕竟父亲现在变成了丧尸,他不可能认识我这个儿子。

小北,快刺啊。

三舅再次大叫出声,同时老爸竟然崩断了身上的绳子,眼看就要爬出来了。

我知道这时候不能再犹豫了,再犹豫就会彻底葬送了我和三舅的性命,一咬牙,我闭着眼睛猛的就刺了下去。

铜钱剑刺进了父亲的胸膛,剑身之上徒然青光大盛,只照耀的整个棺材里面都成了一片青蒙蒙的世界。

同时老爸全身都冒起了白烟,并且发出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叫。

转眼之间,老爸的尸体就在我的注视下开始风化,最后彻底变成了一片尘埃,纷纷扬扬的洒落在了棺材之中。

这一刻,眼泪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

十年未见,父亲容颜依旧,但现在,我却亲手毁了他,我亲手将铜钱剑插进了他的胸膛,我亲手结束了他的一切。

三舅拍着身上的灰尘从棺材里爬出来,看到我的样子也忍不住摇头叹息,我知道你很舍不得你老爸,可你应该明白,你老爸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这个,只不过是借你老爸的尸体而产生的怪物,他跟你没有任何亲情可言。

三舅说着上前拍了拍我的肩膀,应该是想要安慰我,谁知鬼使神差的他竟然拍到了我的伤口,疼得我不由惨叫出声。

坏了,你的伤势。

三舅忽然变了颜色,然后猛地一把撕碎了我肩膀处的衣服,我转头看去,只见肩膀上那个伤口四周的肉竟然已经开始变黑,显然是中了毒了。

小北,你忍着点。

三舅说着就拿出烧酒倒在了我的伤口上,疼得我差点跳了起来,不过三舅接下来一系列的动作,更是差点把我疼了个半死。

对方直接拿出一把小刀开始割我伤口四周的那些黑肉,我疼得额头都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可三舅依旧若无其事在那里割着,敢情不是自己的肉不知道疼痛。

直到过去了大半个小时,三舅才将我伤口四周的黑肉全都清理掉了,我直接是浑身衣衫都湿透了,这种感觉跟受了一次极刑也差不到哪去。

我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谁知三舅忽然拿出一把朱砂按在了我的伤口上,我当时就跳了起来,同时伤口上也开始冒青烟,感觉像烧红的铁板浇上一勺子水一样,甚至还传来那种次啦啦的声响。

接下来三舅又拿出一道黄符贴在了我的伤口上,然后拿布条包扎了一下才算完事。

这下我终于是松了口气,伤口也不怎么疼了。

三舅将老爸的坟从新用土堆起来,然后我两就开始往回走,这时候已经到了后半夜了。

其实现在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三舅,但就是不知道该从何问起,这一系列的事件其中信息量太大,以至于我甚至有点理不出头绪。

小北,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三舅看我好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说了我一句。

三舅,那个黑猫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跑老爸的棺材里去了?

我想了想就问了这个我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

那个黑猫是后来被人放进去的。

三舅边走边说道:而且还是被人施了法放进去的,对方的用意很明显,就是要把你们家所有人都害死,这种恶毒的手段,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

可我们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啊。

虽然这些事情我不懂,但我也知道不管什么人做什么事,他都会有动机,像这种直接让我们家断子绝孙的做法,除非跟我们家有深仇大恨,不然没有人会这样做的。

那可不一定。

三舅摇摇头道:你没得罪过什么人,并不代表你老爸没得罪过,就算你老爸没得罪过,也不代表你爷爷没得罪过,总之不管怎么说,确实有人想将你们家置于死地而后快,我现在甚至可以肯定,你们家不是遭了天谴,而是被什么非同寻常的人物给下了诅咒,或者是施了秘法。

我艹。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爆了句粗口,然后问三舅,那你的意思是这仇恨应该来源于我的祖上,而我只不过是被受牵连?

目前来看,因该是这样吧。

三舅有些不确定的道:不过凡事都存在变数,尤其是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那更是千变万化,所以我也不敢百分之百确定。

那接下来怎么办?

接下来?

三舅沉吟了一下道:等回去了我先教你学习驱鬼除邪这方面的秘法,不求你去帮人家驱鬼镇邪,到时候能够保护自身也就行了。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我点点头算是答应,总之其他的我也不想去深究了,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第六章 古书秘法

等我跟三舅回到他的山洞时,天都已经快亮了,三舅塞给我一本破烂的古书,我接过来看了一下,书很薄,感觉最多也就是几十页的样子,而且纸质都发黄了,也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古书了。

这是一本古代阴阳大师的手札,上面记载了一种逆天的秘法,我钻研了大半辈子也只是看懂一些皮毛而你,你拿去好好研究吧,看看能不能能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三舅说完就直接趴床上去睡觉了,我拿着古书愣了半天,怎么都感觉有些荒谬,这他娘的又不是拍电影,随便拿一本书就是武功秘籍,然后转眼就变成顶天立地的大侠了。

不过现在三舅已经给我了,我也不能不要不是,就当它是武功秘籍好了,这样想着我就将古书塞进了怀里,然后也倒床上睡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三舅已经做好了饭,我起来吃了点,三舅就开始问我,那本书你看出什么门道没有?

还没看呢。

我心不在焉的回了三舅一句。

那你拿回去好好研究吧,这段时间就先不要来我这里了,我需要布一个阵法好好推演一下劫难的源头,只有搞定了这事才能好着手去研究你的事情。

三舅说着就下逐客令了,其实这山洞各种不舒服,我也不想多待,只是临走的时候问了三舅一句,那我什么时候再来。

三天后。

三舅的回答比我的提问简单多了,我不由得撇了撇嘴,然后就直接往家里走去,这次是直接回我家,来都这么好几天了,还没回家呢。

其实现在家里也就我奶奶一个人,因为我妈还在三舅家陪我外公外婆呢,毕竟他们现在还在伤心阶段,需要我妈的陪伴。

土砖垒起来的农家小院,三面瓦房,一面院墙,这就是我家,我在这里度过了十六个年头,这里也承载了我童年所有的记忆。

八年了,我都整整八年没有回过家了,这些老房子已经显的更加破败了,不过屋子里面收拾得很干净,即使我这间八年都没有住过人的房子也一样干净,可以想象,母亲这些年肯定也经常进来打扫。

看着屋子里如同八年前一样的摆设,我一时之间真的是感慨万千,童年的记忆一下子就涌上了我的心头,好像所有的过往都只发生在昨天,但我知道,这一切都过去八年了。

躺在床上,我从怀里摸出那本残破的古书,封面上的字迹已经有些模糊,我看了半天我才勉强认出四个字,阴阳**。

虽然觉得这个不怎么靠谱,但最后我还是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翻开了这本残破的古书。

阴阳之气,万物之母,生于天地,包罗五行,可驱厉鬼,可破诸邪,天下万法,唯我阴阳。

我看完之后觉得这上面记载的应该就是一种秘法的修炼口诀,其实这段口诀也就短短两页,后面大多数都是这本手札主人记载的心得,还有一些使用诀窍,手印,修炼的方法之类的,总之这第一遍我是看了个稀里糊涂。

后来我又看了好几遍,发现这大概意思就是在心里默念这段口诀,然后五心朝天,手捏阴阳法印,整日用盘膝打坐的方法来修练。

据这上面记载的,要是能够在体内修炼出阴阳二气,那就等于是入门了,到时候将阴阳二气分布于全身,就可以令诸邪退避,万法不侵。

若是将阴阳**练至大成之境,那更是可以成就阴阳法身,至于阴阳法身到底有什么作用,这上面也没有记载,总之我觉得有点玄。

虽然我不怎么相信这些玩意,但现在,由于好奇心的驱使,我还是盘膝坐在床上,照上面记载的方法修炼了起来,这时候我甚至在想,要是让其他人看见,估计百分之百会把我当成神经病吧。

不过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还真以这样的方式进入了入定的状态,而且一坐就是一晚上,等我再次转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我起身感觉了一下,也没什么变化,还是跟以前一样,显然这玩意不靠谱,要不就是需要时间的积累,并非一朝一夕能够起到作用的。

接下来的几天,我每天晚上都会以这样的方式去打坐,虽然没有睡觉,但并不觉困倦,而且现在好像更容易进入心无杂念,无我无他的境界。

这种境界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总之感觉很奇妙,就好像四周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但又很真切的出现在我的脑海,我甚至能感觉到四周的一切,不错,就是能感觉到,而不是看到,因为打坐的时候我是闭着眼睛的。

三天后,我再次去了三舅住的山洞,当时三舅正在收拾东西,看样子是准备出去。

三舅,你干啥去?

我进去就问了对方一句,因为三舅有行动,一般是没什么好事,不过我这好奇心太强,就是喜欢去看不好的事。

我出去办点事,你在这里等我。

三舅说着拎起一个黑色的布包,背着桃木剑就准备离开。

喂,你有没有搞错?

我一听当即就开始抗议,你不是让我跟你学习一些驱鬼除邪的法术吗?现在你要办事,就算我跟去帮不上忙,好歹也能长长见识吧,在这里等你有啥意思?

三舅沉默了一会,好象有点犹豫,不过最后还是妥协了。

那你跟我走吧,不过到时候学机灵点,别呆头呆脑的,不然我都被你连累死了。

三舅说完就直接走了出去,我心里虽然很不服,但这时候我也不跟他计较了,麻溜的跑出去就跟在了三舅身后。

月黑风高,我跟三舅再次走在这样的羊肠小道上,三舅说我呆头呆脑,我更觉得他贼头贼脑,跟着他,我都见不得光了,每次出门都是大晚上的,怎么感觉都别扭的不行,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情况确实很刺激,尤其是对于我这种好奇心很强的人来说,那更是满怀期待。

后来我跟三舅来到了一片大荒地里面,最后三舅找到一个坟头,就开始指挥我上前去挖掘,我心里自然是一百二十个不乐意,毕竟我他娘的是来看好戏的,又不是来下苦力的。

不过后来在三舅的再三威胁之下,我也只好妥协了,你说这家伙也真够狠的,说我要是不挖,他就请鬼来整我,我就去了,他还是不是我舅舅?

虽然满肚子怨言,但谁让我胆小呢,没办法,这会只能出苦力了。

三舅坐在一旁悠然自得的抽着烟,而我却抡着锄头拼命地挖着坟墓,当时我心里那个气啊,你就在那舒服吧,等我把坑挖好了,就直接把你埋了,这次看谁还能把你从坟墓里掏出来。

这里的土感觉很硬,也不知道人埋进去多少年了,挖了没一会,我已经累的是汗流浃背了。

大外甥,你这身体可要好好锻炼啊,正当年轻气盛的时候,怎么看着这么虚啊?

三舅看我累成这样,还不忘在旁边说着风凉话。

再虚也没你虚,最起码没爬进棺材。

我不甘示弱的讽刺着三舅,等我将里面的棺材彻底挖出来的时候,直接都已经累得虚脱了。

不过这时候,我没来由的心里有点发毛,这棺材给人的感觉好像里面藏着一个庞然大物一般,说不出是恐惧还是心悸,总之感觉就是非常不舒服。

探阴阳

探阴阳

作者:指尖浮华状态:已完结

探阴阳小北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小北的小说名字叫做《探阴阳》,这本书是由作者指尖浮华倾心打造的悬疑文小说,探阴阳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探阴阳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