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引路灯张西城王民飞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2 11:15:24引路灯作者:南海校尉

引路灯张西城王民飞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张西城王民飞的小说名字叫做《引路灯》,这本书是由作者南海校尉倾心打造的悬疑文小说,引路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路灯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推荐指数:10分

《引路灯》在线阅读

《引路灯》张西城王民飞免费试读

引路灯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张西城王民飞小说在线节选章节阅读:

第四章 瞌睡虫

我的瞌睡虫上来,我很快上眼皮打下眼皮实在有些扛不住,我看了一眼关严实的门窗,料也没事,就把手机放在一边,睡着了。

睡着睡着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听到门开的声音,这立马吓的我一个激灵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一看吓了我一跳,看到我用来堵在门口的桌椅什么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搬走了,门也是朝外开着的,外面的冷风嗖嗖的刮进来,发出呜呜犹如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

风儿吹到我身上,我打了个哆嗦。

我有些胆战心惊,难道是在我睡着的时候有人进来了?

屋子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我想拉开灯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人进来了!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现在根本动弹不得,我仿佛身体被什么东西死死的按住在床上,我使劲浑身力气想要挣扎着起来,我却越想动弹就越动弹不得!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不能够动弹了?

我吓的不行,我家里有两间房子,从小我爸妈住一间,我住一间,后来我爷爷去世以后,我就自己住一间。

爸妈住隔壁,只要听到我的声音一定会来救我,于是我想要大声呼爸妈来救我,但是无论我多么想喊救命,可是我的嗓子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完了!彻底完了身体怎么也不听使唤,就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可是我的心里却非常清楚!脑子能够想东西,眼睛也能够看到东西,我知道害怕,害怕有什么长得吓人的东西进来。

正当我感到惊恐不已的时候,我忽然听到脚步声,一个黑影从门口晃悠悠的朝我的床走了过来,这个身影消瘦,从体型看这个人绝对不是我爸妈,且不说我屋里的门是怎么开了,我们家大门是反锁的,而且是质地坚硬的铁大门!这家伙能够如此轻松就进来的?这肯定不是一个人!

是鬼!肯定是一个鬼,想到鬼这个字我感觉到毛骨悚然,我不敢再想了!

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东西朝我走了过来,那个东西就坐在我旁边,然后使劲掐着我的脖子,我感觉到自己喘不上气来,我浑身不能够动弹,眼睛睁得大大眼努力想要要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人要害我,可是屋子里面太黑,我怎么也看不清楚这个东西的脸,只感觉到这个鬼东西掐着我的脖子,我感觉到脖子一阵疼痛,呼吸也越来越困难,我心里害怕极了,我现在必须要想办法把灯打开,可是我现在连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了,我又怎么去开灯?我想,我完了,我今天要被这个东西给害死了。

这时候我感觉到一阵沙哑的猫叫声,这猫叫声如同天籁之音,听到猫叫声我看到那个掐我脖子的家伙停顿了一下,掐我脖子的双手也松了,这时候我惊喜的感觉到自己能够动弹了。

我听说过唾沫可是打鬼,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朝着那个黑影就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

唾沫落在那个黑影的身上,只听见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那个家伙好像空气一般蒸发了,我一下子坐了过来,感觉到后背出了一身冷汗。

这时候我看到门关的好好的,桌子椅子严严实实的堵住门,好像并没有人进来过。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的事情不像是做梦,我虽然不能说话不能够动弹,但是我可以确定自己的眼睛明明是睁着的,是可以看见的!

我刚才看到门明明是开着的,现在怎么又关上了?

我忽然想起曾经听老人提起过关于鬼压床的故事,这鬼压床就是有小鬼压住你不让你动弹,你可以看见听见,但是不能够动弹不能够说话,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就是有是野鬼孤魂想要抢占活人身体罢了!

可是村里老人说一般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快死的人身上,因为快死的人身上阳气弱,所以孤魂野鬼才会有了可乘之机。

我一个二十来岁的壮小伙,身上阳气正盛的年纪,怎么会遇到鬼压床?

我又想起昨天晚上那个诡异的电话号码给我发的那个短信,让我关好门窗。

没想到还是遇到了鬼压床,这门窗可以挡住人,可是不能够挡住那玩意啊!

我汗流浃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时候,外面太阳刚刚起来,窗户外面还是一片朦胧的灰色,房间里的光线还是特别差!看不清楚东西。

刚才遇到鬼压床,吓的我浑身出了一身冷汗,现在我的心里到现在还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黑暗使我很没有安全感,我便拉开了头顶上面的节能灯。

拉开灯,屋子里面亮堂了,我心里总算有了一点安全感,看到外面天已经蒙蒙亮亮了,想必过了不多久就要出来,我一分钟也不想自己在屋子里待着,就打算今天早点去店里,刚坐起来要穿衣服,不知不觉眼角一瞥,竟然瞄见我的屋里的角落里有一个影子。

我吓了一跳,仔细一看!他娘的!我的房间里竟然蹲着一个人!

那人蹲在地上,低着头埋在裤裆里,脸被头发挡住了。

因为那地方正好是一电视柜子边上的死角,所以根本看不清楚。

我本来就被刚才的鬼压床吓得不行,此时一看黑漆漆的房间里竟然多出来一个人来,也不知道是人是鬼?难道刚才看见的那个要掐死我的不是梦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存在的?又或者说我还在梦里,这是一个梦中梦?

想到这我先是浑身一寒,不!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我好歹也是村子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应该相信科学。

肯定是我眼花了,我闭上眼睛努力使自己淡定,然后才缓缓的睁开眼睛,但是仔细朝着那个黑影一看,没错真的有个人。

那家伙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把头埋在裤裆里,脸被头发遮挡着,姿势非常的怪异。

但是仔细看一眼周围,屋门关的严严实实,窗户也是关的严严实实,这种情况下人是不可能进来的!

完了,闹鬼了!我想到这里几乎昏厥过去!

第五章 屋子里的影子

我大喊了一声:鬼呀!闹鬼了!

出于人遇到恐怖的事情的本能,我开了门疯了一样就往屋子外面跑,没想到和父亲撞了个趔趄。

父亲扶了我一把对我讲:西城你慌慌张张的是怎么了?

我战战兢兢的对父亲说:我屋子里有鬼!

听了我的话父亲脸色都绿了,他没好气的讲: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咱们家都住这里不知道多少年了。

什么时候闹过鬼!

随后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说:莫不是这几天遇到的事情太多,做噩梦了?

噩梦?我被父亲一句话点醒,就在刚才,我不确定我所看到的一切是不是真的,或许刚才真的只是一个可怕的梦境!

我抽了自己一巴掌,火辣辣的疼,我几乎是带着哭腔对父亲讲,这不是做梦,是真的!我屋子里真的有鬼!

父亲看了我一眼,见我不像是撒谎,拉着我的手对我讲:走,去你屋子里看看。

我倒要看看这鬼长什么样!

从父亲的话渴望听出,他始终不相信我的话。

我们进了屋子里,果然那个黑影还在,父亲显然没有料到,他眉头一皱冲那家伙喊道:你这家伙是谁!来我家干什么!

父亲吼的声音很大,声音几乎震动的我耳膜痛。

那家伙就在蹲在那里一动不动,之前没敢仔细看,现在借着光线,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家伙浑身是泥巴,好像在地里打过滚一样。

而且这个家伙好像没有听到什我父亲的话一样!

父亲火了,上去推了那家伙子一把,谁知道那个家伙居然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就好像一堆烂泥巴一样倒在地上。

原来真的是一个人啊!我怕鬼,既然是个人我就不怕了。

而且这家伙深更半夜不知道怎么到我屋子里,差点把我吓个半死。

我心里窝火,拿起个板凳就想给这个家伙一点教训。

父亲挥手拦住我,他对我讲:你先等等,这个人我怎么看着那么眼熟,那么像马教授?

马教授?就是前几天来我们村挖掘古尸那个马教授?听父亲这么一说,看这体型还真有那么一点像!

父亲把那个人翻了过来,将头发撩起来,我终于看清楚了那个人的模样,还真是马教授。

马教授睁着双眼,好像一脸惊恐的看着什么,脸上则满是泥土,看起来浑身上下都是脏兮兮的。

还真是马教授,昨天我屋子里的门窗可是关的好好的,马教授是怎么进来的。

莫非马教授学会了传说中的穿墙术?

马教授,你是怎么到我家里来的?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父亲问马教授。

马教授偷偷潜伏在我们家,我一方面感觉到奇怪,另一方面我们可不认为一个考古教授会来我们家偷东西。

马教授一动不动,好像没有听到父亲的话一样,我看到父亲眉头一皱,他用手摸了摸马教授的手,然后看着马教授,眼神里满是惊恐!

不好!经验告诉我可能出事了,莫不是马教授出现了什么问题。

我心里咯噔一声,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我赶快把手里的板凳放在地上,我小心翼翼的摸了几下马教授的手,发现马教授的手已经冰凉了。

经验告诉我,马教授这样子可能真的出事情了!

我又摸了几下,已经摸不到脉搏啦,这时候我想起电视里面看瞳孔的地方,我拨开马教授的头发,扒开马教授的眼睛看马教授的瞳孔,才拨了几下,我就倒吸一口凉气,吓我的我放开手,倒退了两步。

马教授死了!

我脑袋嗡嗡的,心乱如麻。

还是父亲提醒我说,快去打电话报警,我这去把村长找来。

父亲去找村长了,我结结巴巴报了警,再低头看马教授的时候,看到马教授努力睁着的瞳孔已经放散,令人感觉到恐怖的是,他的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咧了起来,那表情,居然是诡异的笑容。

我吓得猛的倒退了两步,我清楚的记得,刚才马教授脸上的表情还是一脸惊恐,现在怎么成为诡异的笑容了!

我盯着马教授,心里骇的不行,他在笑什么?马教授在笑我么?

西城!

屋子外面传来父亲的声音,父亲已经把他们村长找来了。

所有人看到马教授的尸体几乎都是感觉到不可思议,尤其是父亲,也已经大概注意到马教授尸体脸上的表情的变化,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问我怎么回事?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我也不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马教授怎么会半夜三更到你们家,而且还死在这里了。

村长张洪峰叹口气,拿出手机来讲,我给考古队打电话,让他们来把马教授的尸体接回去。

张洪峰打通了电话,将马教授的尸体在我们这里的事情和考古队里说了一遍。

什么!你们说的是真的?

不知道考古队在电话里和张洪峰说了什么,张洪峰忽然睁大了眼睛,拿着手机的手也开始哆嗦起来。

等挂了电话,张洪峰看了一眼马教授的尸体,一脸惊恐。

我心里纳闷,考古队在电话里到底和村长说什么了,把村长吓成这样?

我问张洪峰:村长到底怎么回事,考古队怎么说?

张洪峰看了一眼马教授眸子里满是恐惧,他声音有些淡定的说,刚才我把这里的情况和考古队说了一遍,考古队讲,马教授马教授他在把那具清朝女尸运回去以后就对那具清朝古尸认真的研究起来,他对那具清朝女尸的研究似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晚上考古队都下班了,马教授依然自己一个人留在考古队研究清朝女尸。

可是第二天,人们到考古队的时候发现马教授不在了。

大家伙找呀找呀,最后发现马教授的尸体躺在石棺里面,嘴角咧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好像在诡异的微笑!就在昨天,马教授的尸体已经下葬了。

张洪峰说到这里的时候看了马教授的尸体一眼,忍不住抖了一下。

听到村长的话,我骇的不行,也就是说几天前马教授就已经死了?可是他又是怎么到我屋子里来的?昨天晚上他就蹲在墙角这么看了我一晚上,想想我浑身就起鸡皮疙瘩。

还有张洪峰吞吞吐吐说,马教授死后,还有被运回考古队的那具清朝女尸不见了。

第六章 郭瞎子逃跑了。

听了张洪峰的话,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面如土色,谁都不说话。

我注意到大家伙看我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在他们看来一定是马教授的鬼魂缠上我了。

但是我和马教授无冤无仇,它为什么会来害我?我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

过了一个多小时候以后马教授的家人来了。

马教授的老婆哭哭啼啼的说了些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但是我猜大概是说自己命苦之类的。

马教授的儿子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脸色阴沉,好像不太爱说话。

看见我和我点了点头打了招呼。

我也象征性的马教授的儿子点了点头。

目送马教授的遗体被拉走以后,我和张小虎要了根烟,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抽烟。

从初中开始,我的同学们就有不少抽烟的,到了大学,整个寝室就我一个人不会抽烟。

我真的是属于出淤泥而不染。

没想到今天却主动和张小虎抽起了烟。

真是天道轮回,苍天饶过谁。

今天我是不打算开门做生意了,心情不好就想喝点酒舒缓一下心情,于是我对张小虎说:兄弟到我店里去,我请你喝两杯。

张小虎吐了口眼圈看了我一眼说:好,我去买点熟食和花生米,你去超市买酒。

我们分工以后,我就到超市去了。

超市的老板娘按照辈分我叫她嫂子,在那里问三问四,我心情本来就不好,把钱放柜台上就走了。

回到手机电脑维修店,张小虎已经买好熟食和花生米等我了,他看了我一眼不满的说道:哥,你怎么才来,是不是在路上看美女都把兄弟给忘了。

去你娘个蛋的。

我说完就在张小虎的屁股上面踹了一脚

我们俩把买来的熟食在桌上上面摆放好以后,张小虎开了一瓶啤酒递给我,我仰起脖子就灌下去半瓶啤酒,这几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太多,先是我们家盖新房挖出两具古尸,接着就是马教授的尸体出现在我的卧室里。

要是不喝点酒,我的心态恐怕都要奔溃了。

张小虎知道知道我心情不好,和我碰了一杯说:哥,我知道你的心情不好,今天兄弟碰陪你不醉不归。

我俩灌进去几瓶啤酒以后,我俩都微微有些醉了。

张小虎哈着酒气对我说:哥其实我早就想对你说了,你家这事情不正常。

额?我拿起酒杯和张小虎碰了一下说,这件事你怎么看?是不是有人要阴我们家?

屁!张小虎摇了摇头说,这你都看不出来,你家这事绝对不是人为的。

马教授的遗体出现在你卧室里,你以为是有人故意吓唬你。

真要是吓唬你何必这么大费周折,还不如弄个炸弹放你家门口有威慑力。

何况你家的门窗都是关着的,如果有人将马教授的遗体放到你卧室里而不被你发现,他是怎么做到的?

听了张小虎的话我面如土色,其实这些问题我早就想过,不可能是有人恶作剧。

但是这话从另外一张嘴里说出来传到我耳朵里,我还是感觉到浑身发毛,喝下去的酒都成了汗水。

我吞了口口水问张小虎,我该怎么办。

张小虎想了一会说,怎么办他也不知道。

但是他觉得遇到罪犯找警察,遇到这些邪乎事就就应该去找那些能管那些邪乎事的人。

遇到邪乎事就应该去找那些能管邪乎事的人?我们村能管邪乎事的人就是郭瞎子了。

而且仔细一琢磨我觉得这件事和他脱不了关系,我们村发现古尸的时候是他要求把古尸烧掉。

而考古队把古尸运走的时候郭瞎子就一直说要出大事了。

郭瞎子是我们村大大仙,他一定知道这些事情的门道。

我打定主意就决定去找郭瞎子,我和张小虎打了招呼就往郭瞎子家去了。

我们村不大,我走了一会就走到了郭瞎子家门口。

我发现郭瞎子家的门口是锁着的。

郭瞎子不在家?我以为郭瞎子出去窜门了,就问郭瞎子的邻居李婶。

没想到李婶说郭瞎子一大早就走了。

我有些惊讶:郭瞎子去哪了?

李婶摇了摇头说她也不知道,但是看到郭瞎子走的时候背着包袱,一边走一边嘟囔着什么大难临头了。

说到这里李婶笑道:西城啊,你是不知道,郭瞎子走的时候别提那是多快了,就好像被狗撵了一样。

那速度哪里像一个瞎子啊。

什么?郭瞎子逃跑了?听了李婶的话,我如同五雷轰顶一样。

我万万没想到郭瞎子在这个时候会逃跑。

我问李婶郭瞎子往那边跑了。

李婶告诉我说郭瞎子往东边去了。

我想了想,虽然郭瞎子已经走了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他毕竟是个盲人,眼睛看不清东西,应该跑不远。

郭瞎子一定知道些什么,我不能就这样让他走,于是我回到店里骑了电动车就朝东边追去。

我想郭瞎子一个盲人,又是靠步行,我一定能过追上他。

于是我把车速调到最快,一路狂追。

我骑电动车追出去大概十几公里了,可是还没有发现郭瞎子的踪迹。

难道追错路了?想到这里我不免心里有些着急。

我的电动车压了一个什么东西,我看了一眼,是一个灰色的包袱,旁边还有一滩血迹。

这是谁的包裹?我停下电动车小心打开包袱,发现里面是一些衣服之类的,里面还有一张照片,照片上两个人的合影,一个人是郭瞎子,还有一个是一个光头中年人,咧着嘴笑着,一脸玩世不恭的模样。

这是郭瞎子的包袱,可是郭瞎子人呢?我看了一眼包袱旁边的血迹,还有不远处断成两节的拐棍,难道郭瞎子遇害了?我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炸了?

郭瞎子仓皇逃走,而且还说什么要大难临头,看来郭瞎子早就预料到自己大难临头,但是他始终没有逃过一劫。

但是到底是谁害了郭瞎子?害郭瞎子的东西会不会对我不利?

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这声音就好像有什么野兽在咀嚼骨头发出的声音。

引路灯

引路灯

作者:南海校尉状态:已完结

引路灯张西城王民飞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张西城王民飞的小说名字叫做《引路灯》,这本书是由作者南海校尉倾心打造的悬疑文小说,引路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路灯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