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盖世龙王王飞顾君卿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1 11:42:35盖世龙王作者:风火竹

盖世龙王王飞顾君卿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王飞顾君卿的小说名字叫做《盖世龙王》,这本书是由作者风火竹倾心打造的战神文小说,盖世龙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盖世龙王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推荐指数:10分

《盖世龙王》在线阅读

《盖世龙王》王飞顾君卿免费试读

盖世龙王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王飞顾君卿小说在线节选章节阅读:

第四章 生日宴

在门口吐了两次之后,王飞终于满头大汗地把顾君卿扛上了车,锁上车门。

王飞,你想干什么,快放我下去!

胃里的酒精吐出来后,顾君卿稍微清醒了一些,一脸愤怒地冲王飞呵斥道。

但王飞没理她,一边抽出纸巾帮她擦去衣服上的污渍,一边拧开一瓶红茶,皱眉道:你的肝不好,以后都不要喝酒了,会没命的。

滚开,我不要你管!

顾君卿用力推开王飞的手,顺手打掉他递上来的红茶,怒视王飞:我好不容易才约他们出来的,你捣什么乱!

不就是钱么,你说个数,我明天给你拿就是了。

王飞一手接住掉落的红茶,轻声说道。

你给我拿?你凭什么?

或许是喝醉酒的缘故,顾君卿平日里压抑的情绪爆发了,冷笑道:我还差三千万,你去拿给我啊,你有吗?

三千万而已,没跟你爷爷要吗?听到这个数字,王飞挑了挑眉。

哼,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有困难只会问家里要钱吗?

顾君卿冷眼望着王飞,鄙夷道:我接手公司的时候就说过,只会靠我自己,我跟你不一样!

那你怎么又去找赵东阳帮忙?王飞回道。

我顾君卿顿时哑口无言,张了张嘴,说不下去了。

是啊,这是为什么?

想着想着,一阵昏沉的随意袭来,顾君卿脑瓜子一歪,靠在座椅上沉沉睡去。

王飞摇摇头,发动了车子。

二十分钟后,车子驶入了玫瑰园别墅区,一处颇为高档的富人别墅区。

这是结婚后,顾长丰送给两人的婚房。

王飞,你能不能稍微有点上进心,我真的好累。

刚熄火准备下车,就听到后面传来顾君卿的话语,王飞开门的动作顿时僵住了。

我知道你很聪明就当是我求你了,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好吗?

我考虑一下。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王飞只得应道,心中却不由暗道:这娘们眼光还不错。

只是,当王飞扭头望去的时候,发现顾君卿双目紧闭,嘴里正口齿不清地呢喃着胡话,当即哑然失笑。

原来,她刚才说的都是梦话。

她这样,算不算是酒后吐真言呢?

将顾君卿抱回屋后,王飞独自上了屋顶,望着漫天星光,深吸一口气,缓缓运转起沉寂已久的惊龙决。

自从经脉受伤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修习功法了,功力退化得厉害。

直到天边出现鱼肚白,王飞才睁开眼,嘴角掠过一丝淡淡的笑意,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尘封已久的电话。

哪位?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一把冰冷彻骨的女声,不难听出,对方语气中的浓烈不满。

若雪,是我。

王飞沉声道。

嘟嘟嘟!

下一刻,话筒里响起一阵忙音,显示对方已经主动挂了电话。

对此,王飞没有丝毫意外,放下电话,好整以暇地掏出一根烟点上。

嗡嗡嗡~

抽进肺里的烟还未来得及吐出,手机剧烈震动起来,王飞瞄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外地电话,他轻轻按下接听键。

你你不是死了吗?电话一接通,那把冰冷的女声冷声道,语气中还有一丝难以掩饰的喜意。

说来话长,你现在,还负责H省的事么?王飞淡声问道,虽说对方是他一手教出来的,但他消失这么久,保不准会变。

安若雪,龙宫在华国西南部的负责人,王飞当初把她安排在华国,也正是为了防止这一天。

事实证明,他当初的做法是正确的。

是的。

安若雪的语气有些不屑,接着道:哼,他们倒是把我扳倒,不过老娘经营H省这么多年,岂是他们能动的!话语中透出浓浓的自信。

很好。

王飞轻轻点头,意味深长地道:我现在在C市,伤得很重,实力只有巅峰时期的十分一,你能不能帮我?

什么!我现在就在C市,你在哪,我马上过去!安若雪顿时激动起来,语气中的冷意也悄然退去。

听语气,这个女人似乎没有叛变。

想了想,王飞报出了一个地址,而后挂了电话,回屋睡觉。

C市,某一处私人别墅内。

卧室里,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满脸激动地挂了电话后,立马拨通令一个电话,急声开口道:小琳,定位一个电话,还有给我黑进C市的天眼系统,进行人脸识别!

说完,女人挂了电话,将一张照片发了过去。

安总,查到了,地址是城东安明区

很快,手下将查到的信息禀报上来。

混蛋,居然真的敢告诉我地址!确认地址无误后,安若雪气哼哼地暗骂一句,但俏脸上却分明露出一丝罕见的笑意。

咚咚咚!

下午,熟睡中的王飞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

王飞,快起来,要迟到了!敲门声过后,响起顾君卿焦急的催促声。

胡说,我又没上学,迟什么到。

王飞的起床气上来了,冲门外吼道。

混蛋,今天是爷爷的生日!

顾老头的生日。

王飞楞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不情不愿地穿衣起床,和顾君卿驱车出门。

十五分钟后,两人到达号称C市第一市府的醉仙楼。

刚下车,就看到门口站着一名贵妇打扮的女人和一名气质儒雅的中年男人,正是王飞的岳父岳母,李琴和顾青书。

看到王飞出现后,李琴毫不掩饰脸上的不屑与厌恶。

小卿,你怎么现在才来,贺礼准好了吗?看到女儿出现,李琴快步迎了上来,一脸责怪地道。

准备好了,在他手里提着呢。

顾君卿扭头瞄了王飞一眼说道。

王飞?他不是应该在医院躺着吗?

目光一转,李琴目瞪口呆地望向王飞,这个废材昨晚还奄奄一息的,一夜之间就活了?

一瞬间,李琴又惊又怒,她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祸害活千年!

最终,李琴咬牙切齿地道了一句,满是怨怒地拉着女儿进去。

对此,王飞也见怪不怪了,望了一旁的岳父顾青书一眼,发现他也满脸无奈。

某方面来说,他的遭遇和王飞差不多。

顾长丰的生日宴设在八楼,其长子顾青云直接包下了整楼层,亲朋戚友来了很多人,现场十分热闹。

在C市,顾家也算是名门望族,属于正儿八经的老牌富豪家族,亲朋戚友自然不会少。

枫叶集团万星海祝顾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贺白玉麒麟一对!

长兴集团李福生祝顾老松鹤长春,後福无疆,贺百年野山参两株!

林家林啸元祝顾老多福多寿,贺名家字画‘富贵长春’一幅!

听到这些贺礼的名字,场中许多人都暗暗点头,顾家不愧是大家族,交游广阔,来送礼的基本都是C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当然,一般的贺礼,顾家人也不会大声宣读出来。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接下来的喊话,却令一众宾客大跌眼镜。

顾家孙婿王飞,祝顾老长命百岁,贺炖汤一罐!

此话一出,热闹无比的大厅顿时鸦雀无声,片刻后,随即爆发出一阵低沉的哄笑声,纷纷议论起来。

王飞,不就是那个入赘顾家,连走几步路都要断气的废材,疑似得了肺痨的家伙吗?

就是那个病秧子,真不知道顾老爷子怎么想的,把号称C市第一美女的孙女嫁给这个废材,真是暴殄天物啊!

嘿嘿,他这个‘特殊’的贺礼,肯定是顾青云故意让人读出来的,以打压弟弟顾青书。

议论声中,众宾客纷纷扭转目光,怀着看戏的心思望向顾家众人。

别说他们,连顾君卿也懵了,她明明买的是一对分量不轻的金寿桃,怎么到了王飞手里,就变成一罐炖汤了?

难道这个混蛋私吞了?

下意识的,顾君卿就冒出这个想法,禁不住怒火升腾,也只有这个解释了。

王飞,没钱送礼你可以跟大伯说一声,送一罐炖汤算是怎么回事?

顾青云走了过来,满脸严肃地说道,声音很大,显然是在指桑骂槐。

就是啊,有困难就说嘛,你这样搞是诚心让客人看咱们家笑话吗?顾青云的老婆走了过来,毫不客气地扣上一顶诚心让客人笑话的大帽子。

主位上,顾长丰的面色不知不觉地沉了下来,眉头轻皱,似乎有些不喜。

见此,顾君卿的脸色更难看了。

大哥大嫂,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送炖汤怎么就丢人了?这汤是王飞连夜熬出来的,就冲这份心意,我觉得,比起你们那些出门就能买到的贺礼并不差。

一旁,沉默的顾青书说话了,大哥一家说话太难听了,他不得不站出来。

众宾客为之侧目,这话说得滴水不漏,三言两语就化解了尴尬。

其心性不是只顾着勾心斗角的顾青云能比的。

如此一来,他们送的贵重贺礼就变成了出门就能买到的东西,而王飞那罐连夜熬制的炖汤,就成了极有心意之物。

哼,说得比唱的好听,老爷子身子不好,怎么能喝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顾青云瞥了那罐炖汤一眼,义正言辞地反驳。

这倒是实话,顾长丰的身体一直很不好,的确不能随便吃东西。

就是,弄来这么一罐东西,谁知道老爷子喝了会怎么样?堂哥顾天宇也说话了,出来之前宋医生就叮嘱过,爷爷不能乱吃东西。

送来这么一罐东西,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顾天宇带着金丝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但说话十分犀利。

你胡说!这一下,顾君卿是真的火大了。

大伯一家平日里就压他们一头,爷爷给她的公司也是被大伯干预,才会面临破产的,没想到在爷爷的生日宴上,他们还要搞针对。

哼哼,胡说不胡说,把这罐汤拿去验一验就知道了。

王娟轻蔑道,就差直言这罐炖汤是毒药了。

对此,始作俑者王飞根本懒得答话,一根烟抽完,提起那罐炖汤径直走到顾长丰面前,淡声道:只有一碗,趁热喝下去,对你有好处的。

说话间,顺手倒了满满一大碗,推到顾长丰面前。

住手!

你干什么!

你这个废材,想毒死老爷子吗!

下一刻,顾青云等人纷纷出声怒喝,快步冲上来阻止王飞这个疯狂的行为。

第五章 变故

哼!

就在他们冲到近前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顾长丰忽然重重哼了一声,瞬间将几人镇住。

爸,这汤不能乱喝

望着自家老头子阴沉的脸色,顾青云一咬牙,硬着头皮说道。

一帮废材,让开!

瞪了几人一眼,顾长丰一手端起汤碗,几口就喝了个精光,看得一众宾客目瞪口呆。

这老家伙还真是不怕死啊,连这个废材熬的汤都敢喝!

很不错,这个汤还有吗?

热汤下肚,顾长丰浑身暖洋洋的,只觉得全身的病痛也消退了不少,意犹未尽地冲王飞笑问道。

隐约间,顾长丰皱巴巴的老脸上,带上了一丝丝的恳求味道。

什么!

一旁的顾青云父子面面相觑,一碗汤而已,有必要这样吗?

他老糊涂了吗?

用这样的语气神态对这个废材女婿说话,听其话中意思,甚至还有些请求味道,这个废材何德何能?

要知道,顾长丰白手起家,摸爬打滚了大半辈子,和C市政商界不少大佬都有交情,面对王飞这个废材孙女婿,他要用这种小心翼翼的口气吗?

你今天已经喝够了。

王飞摇摇头,沉声道:这个汤,连续喝上个把月,你的病就差不多就能好了。

这也算是,补偿顾老头这段日子以来的帮助了,他没有欠人情的习惯。

大言不惭!

此话一出,顾青云直接大声呵斥,医生已经说得和清楚了,顾长丰已经病入膏肓,绝不是药物可以挽回的。

区区一碗汤就能痊愈?真是天大的笑话!

呵~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再世华佗呢。

王娟阴阳怪气地说道。

这个废材,连医生也不是,就敢大言不惭,爷爷,你千万别信他的话。

顾天宇满脸不屑地道。

王飞抬头瞥了三人一眼,投去一个看白痴的眼神,没有说话。

唰!

几乎是一瞬间,顾长丰的脸色沉了下来,瞥了两人一眼,缓声道:青书,明天开始,你接任董事长的位置吧。

这句话声音不大,却清晰传入父子俩的耳中,无异于投下一枚重磅炸弹!

爸!

顾青云瞪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地望着老子顾长丰,这段时间他已经开始处理公司的大小事物,理应由他继承才对!

爷爷顾青云也傻眼了。

就这样决定了。

顾长丰摆摆手,根本不给他们开口的机会,令父子二人怒火中烧,难道是因为这碗汤吗?

老家伙,你太天真了!

轻轻眯起眼睛,顾青云心中冷笑,他接手公司这段时间,可不是吃干饭的。

父子俩对视一眼,也不再多说什么,两人转身离开。

爸,这顾青书刚要开口,就被顾长丰挥手打断。

先去招呼客人吧,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说完,顾长丰扭头冲王飞笑问道:对了,你和小卿都结婚都一年多了吧,怎么还说到这里,投去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

这个话跳脱得有些快,王飞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显然,顾长丰是怀疑他受伤过后,得了什么难以启齿的隐疾,令王飞十分无语。

不得已,王飞进行了一番口干舌燥的解释,在顾长丰将信将疑的目光下,连忙转移话题。

什么,你的伤快好了?

听到这句话,顾长丰浑浊的双眼闪过一丝久违的精光,他很清楚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要是真的话,他顾家必定会借此崛起,超越乃至取代燕京的本家也不是难事。

还未完全恢复,不过也快了。

说起这个事,王飞的心情很好,脸上露出了笑意。

是嘛,我当初就说君卿这丫头是很旺夫的,你小子现在信了吧。

顾长丰望了远处的顾君卿一眼,一本正经地将王飞的狗屎运归咎于孙女的旺夫相。

不是吧王飞面带怀疑。

你小子别不信,当初名满西南的马瞎子给这丫头看过相,说她能福荫三代。

你以为赵楚臣的孙子为什么死缠烂打?不就是看上这一点嘛。

顾长丰有些得意。

望着两人谈笑的一幕,堂中的宾客感到震惊的同时又无比困惑,不是说这个王飞是废材么,现在这样算是怎么回事?

这家伙

下面,顾君卿望着和爷爷夸夸其谈的王飞,听着两人不时发出的阵阵爽朗笑声,越发疑惑了。

他们两个有共同话题吗?

他们在聊什么?

这一刻,顾君卿忽然变得无比好奇,王飞在她眼里无比陌生,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奇怪,不是说这个孙女婿是废材吗?一位集团老总低声嘀咕。

废材?让你和顾老坐一块,你能有这么淡定吗?旁边的人摇摇头,反问道。

怎么可能!C市除了那几个大家族的家主,谁能和顾老这样谈笑风生?

此言一出,旁人纷纷点头认同,顾长丰在C市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场没几个人有资格能和他同桌而坐。

赵公子到!

就在这时,门口一声清喝响起,接着道:赵家赵东阳贺‘松鹤万寿图’一幅,祝顾老鹤寿延年!

说话间,赵东阳大步走了进来,跟在他后面的,跟着一名身穿黑衫、身材壮硕的黑脸青年。

正主来了!

下意识的,众人都冒出这个想法,他和顾君卿的事,在圈子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老爷子,你的麻烦来了。

瞥了跟在赵东阳身后的顾青云一眼,王飞淡声说道。

顾老。

赵东阳径直走到顾长丰面前,说话间,他随手拉开一张椅子就坐了下来,无礼至极。

情况有些不对!

在座众宾客都是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嗅觉灵敏,很快就察觉到这边的异样,不约而同地望向这边。

啪!

赵东阳从怀中掏出一份文件模样的东西扔在桌子上,王飞微微扫了一眼,是一份收购合同。

顾老,这是长丰集团的收购计划书,你签个名吧。

赵东阳瞥了远处的顾君卿一眼,淡声说道。

哄!

此话一处,堂中一众宾客顿时炸窝了!

众所周知,长丰集团市值上百亿,在C市根深蒂固,与赵家也在伯仲之间,赵东阳他凭什么收购?

他在痴人说梦吗?回过神来,有人不屑道。

就是,他赵家几斤几两不清楚吗?他哪来的资格!

不好说,赵家本就是燕京出来的一个分支,不是表面这么简单的。

议论声此起彼伏,顾君卿闻言已经懵了,赵东阳居然要收购自家的集团?

顾长丰眯起眼睛,他当然知道赵家的真正实力,根本不是长丰可以抗衡的,当然,他也不打算抗衡。

扭过头,顾长丰瞥了旁边的王飞一眼,发现他正在低头玩手机。

宴会还未开始,赵公子怎么就醉了,尽说些胡话。

一旁的顾青书皱眉道。

君卿要是嫁给我的话,长丰,就当是聘礼了。

没有理会顾青书,赵东阳盯着顾长丰,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很清楚,只要我一句话,太阳下山之前,长丰就会不复存在。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了!

大堂一片死寂,众人终于明白过来,这不是闹剧,而是蓄谋已久的威胁!

从现在开始,我给你十分钟考虑,每过两分钟,长丰的股价就会下跌百分之三。

赵东阳端起一杯热茶,慢悠悠地说道,似乎在说一句微不足道的小事。

第六章 土狗而已

百分之三?

听到这个数字,众人又是一阵哗然。

蹬蹬蹬!

赵东阳,你胡说什么!顾君卿终于忍不住了,冲上来娇声呵斥。

他说得不错。

顾长丰终于开口了,一脸认同地点头道:只要他一句话,我们的长丰就会土崩瓦解,不复存在。

什么!

听到顾长丰亲口说出这句话,众人俱是心中剧震,赵家居然真有这种实力?

这么说,你是同意了?赵东阳扫视了全场一眼,很满意众人的反应。

不同意又能怎么样?

闻言,众人暗暗摇头,纷纷掏出手机打开炒股软件,查看股价。

跌了,真的跌了!

不多不少,刚好百分之三!

长丰开始反击了但是没用,股价没有上去!

很快,众人纷纷惊呼出声,继而面面相觑,市值百亿的大公司也没有反击之力,这得是多恐怖的实力啊。

董事长,我们公司的股价遭到大量抛售,很多散户纷纷进风,再这样下去,势必会造成恐慌式下跌!

很快,顾长丰的手机响起,公司的高管向他禀报。

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顾长丰面带笑意,说道:赵少,我的孙女婿王飞就在这里,你亲自和他谈吧,我已经老了,这种年轻人的事,你们自己解决吧。

说完,顾长丰站了起来,对顾君卿招手道:小卿,我困了,过来扶我一下。

顾君卿一愣,张嘴要说什么,但被顾长丰的眼神制止,只得过来扶他进去。

要认怂了!

众人不约而同地冒出这个想法,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换做他们也只能选择妥协。

老家伙,还算你识时务!

见此,赵东阳理所当然地认为顾长丰妥协了。

一个废材而已。

瞥了对面的王飞一眼,赵东阳脸上掠过一抹杀意,冲旁边的黑脸青年说道:宋师傅,麻烦你了。

金月宫的场子,他自然要找回来。

黑脸青年点点头,径直走到王飞面前,瓮声瓮气地道:我只出一招,你要是没死的话,让你活着走出C市。

这句话,令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赵东阳想干什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吗?

我想起来了,这个人叫宋烈!有人指着黑脸青年惊呼道。

他很厉害吗?

去年,燕京那位大人物来C市,他就跟在身边,应该是保镖,你说呢?

什么!那王飞岂不是死定了!

说起去年那位大人物,众人尽皆恍然大悟,随即带着怜悯的目光望向王飞,那个男人身边的保镖,绝对是一等一的!

去年的年中,一位姓叶的男人来到C市,看一场由武者发起的私下比斗,期间,C市很多大佬作陪。

也正是那一次,C市首富许华安不知为何得罪了那位叶姓男人,整个家族一夜之间全部消失,引发C市大地震,整个C市人心惶惶。

那岂不是说,赵东阳和那位大人物

有心思活络的人想到这一点,低声嘀咕,众人又是一阵惊愕,瞬间联想到了很多,难怪赵家敢这么嚣张。

屏风后。

爷爷,他们

听到黑脸青年的话,顾君卿有些急了。

呵呵,不要慌,事情没你想得那么糟糕。

顾长丰呵呵笑道,笑得如同一头狡猾的老狐狸。

别说C市的赵家,即使是燕京的赵家亲自杀上门,也注定要折戟沉沙,凶名赫赫的龙王绝对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如果王飞和那个人交手的话,结果会怎么样呢?

想起那位强横无匹的叶姓男人,顾长丰有些莫名的期待起来,这辈子,或许没有机会看到那种层次的人交手了。

大堂中。

听到黑脸青年的话后,王飞收起手机,悠悠然地点上一根烟。

外家横练,金刚境,的确很难得。

吐出浓雾,王飞瞥了黑脸青年一眼,淡淡道:不过在我眼里,也只是一只稍微强壮一点的土狗而已,没什么特别的。

哄!

此话一出,整个大堂顿时沸腾了,嗤笑声,高嘘声,不绝于耳。

他么的,这王飞也太能装了吧!

草,这是临死也要强行装一波的节奏啊。

没毛病啊,横竖都是死,临死前装一波也强行不亏了。

议论声此起彼伏,王飞充耳不闻,还自顾自地弹了弹烟灰,颇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镇定。

傻逼,死到临头还要装!

要不是知道王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材,赵东阳差点就被他的镇定唬住了,当下冷笑一声:杀了他。

呼!

下一刻,宋烈眼中凶光一闪,骤然出拳,直往王飞的脑门砸下!

瞬息间,拳头周围刮起一股凛冽的拳风,吹得旁边的桌布猎猎作响,威势惊人。

嘭!

一声闷响响彻大厅,拳头准确命中王飞的脑门,众人死死地瞪大眼睛,望着拳头与脑门接触的位置。

没有反应,王飞依然是懒洋洋地斜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他被打死了吗?

见众人擦了擦眼睛,王飞依然是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就这样挂了?

力道不错,准确度差了点,还得多练练。

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王飞说话了,语气依然平淡,不过,你没机会练了。

这不可能!

一瞬间,赵东阳吓得魂飞魄散,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满脸不可置信地盯着王飞。

他竟然毫发无损?

赵少,快逃!

怒吼声中,宋烈一手抓住的大理石桌面,猛力一掀一带,沉重的大理石桌面瞬间翻起,呼啸着往王飞压塌下来!

唰!

下一刻,宋烈直往门口窜去,快若闪电,连后面的赵东阳也不管了!

没人能从我手里跑掉。

淡然的声音响起,逃到门口的宋烈骤然停住脚步,目光死死地盯着门口那道瘦削的身影,呼吸紊乱,冷汗直冒!

对方是一个修出内气的古武者,境界不低。

他踢到铁板了!

你最好不要乱来!

宋烈努力保持镇定,冷声道:我是燕京叶家的人,这么多人在这里,你敢动我,整个顾家都要完蛋!

聒噪。

王飞轻轻摇头,身形一闪,已然到了宋烈身后,右手按上他的天灵盖,轻轻一压。

扑通!

宋烈软软跪了下来,嘴巴大张,却发不出丁点声音。

你们现在走,还来得及。

扭头扫了众宾客一眼,王飞指了指门口,淡笑道。

话音一落,众宾客飞一般冲了出去,一眨眼功夫,大堂中除了吓傻一般的顾家众人和脚软的赵东阳外,走得一个不剩。

王飞,你不要乱来!终于,回过神来的顾君卿冲了出来,出声阻止。

你会害死我们的!岳母李琴也厉声道。

行了,你们先出去。

顾长丰走了出来,直接让几人离开,才满脸担忧地对王飞道:忍一忍吧,燕京叶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的。

王飞,你敢得罪叶家,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终于,回过神来的赵东阳站了起来,满脸怨毒地盯着王飞,指着顾长丰狂笑道:老鬼,识相的就让这个废材放了我们,否则你们顾家也要跟着完蛋,听到没有!

咔嚓!

一声骨骼折断的脆响响起,王飞右手一拧,宋烈的脖子应声而断。

给赵家打电话,让他们带上全副家当来赎人。

盖世龙王

盖世龙王

作者:风火竹状态:已完结

盖世龙王王飞顾君卿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王飞顾君卿的小说名字叫做《盖世龙王》,这本书是由作者风火竹倾心打造的战神文小说,盖世龙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盖世龙王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