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逍遥村医甘宁赵大牛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1 11:31:39逍遥村医作者:

逍遥村医甘宁赵大牛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甘宁赵大牛的小说名字叫做《逍遥村医》,这本书是由作者辰倾心打造的职业文小说,逍遥村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逍遥村医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推荐指数:10分

《逍遥村医》在线阅读

《逍遥村医》甘宁赵大牛免费试读

逍遥村医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甘宁赵大牛小说在线节选章节阅读:

第四章 死马当活马医

甘宁大喊了一声,放下手里的兰花和何首乌,直接就跑了过去。

被赵大牛打的趴在地上的刘芳,原本已经满脸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可一分钟过去了,刘芳没有感觉到剧痛袭来,这才哆嗦着身子睁开了眼睛。

等看到甘宁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赵大牛砸下来的锄头之后,刘芳也愣了。

一开始赵大牛还想要继续耍狠,可一想到今早甘宁的强横,赵大牛眸子里还是闪过了一丝惧色。

小白脸子,俺管教自己婆娘,有你屁事?

滚一边去!

这会赵大牛倒是不敢在继续诬赖甘宁和刘芳有关系了,可嘴上的话依旧难听。

呵呵管教?

按照法律男女平等,打人更是犯法!

你要是在敢打芳芳姐,信不信我报警,到时候让警察来插手你看好不好?

甘宁冷冷一笑,用力一甩,直接把赵大牛给甩的跌在了地上。

虽然太行村偏僻,民风也相对彪悍,思想更是落后。

可对警察的畏惧,那是源自骨子里的,更何况今早那事也给赵大牛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这会赵大牛半个屁都不敢放了,只是恶狠狠的盯着甘宁,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赵大牛盯着甘宁,甘宁也不甘示弱的盯着赵大牛。

‘长期酗酒、肝脏、肾脏严重受损。

突然一段有些莫名其妙的信息浮现在了甘宁的脑海里。

看到地上的酒瓶子之后,甘宁才明白过来,刚刚那些就是神眼对赵大牛病症的诊断了。

随后甘宁又回过头看了一眼刘芳,虽然刘芳身上有很多淤青,可身体很健康。

甘宁明白过来,并不是刘芳不孕不育,而是赵大牛长期酗酒,肾脏早就严重受损了。

明白了其中缘由,在一想到刘芳这些年蒙受不白之冤,都快要被赵大牛当成沙包来打了,甚至于自己都被扣上了作风不正、小白脸子的屎盆子。

甘宁眼里一下子就喷出了怒火,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把就揪住了赵大牛的衣领口。

你你想干啥!

你刚刚可说了打人犯法

我懒得揍你,可我告诉你芳芳姐生不出孩子,不是因为芳芳姐,而是因为你长期酗酒,那玩意早就废了。

你要是在继续这么酗酒,离死也不远了。

今天你要是跟我保证以后不打芳芳姐,我还可以替你治一下。

不能生孩子,是刘芳这些年被家暴的根本原因,长久以来也早就成了刘芳的一块心病。

这会听到甘宁那些话,刘芳也被惊愕瞪大了眼睛。

其实那件事赵大牛早就猜到了一点,可赵大牛怎么可能承认是自己的问题呢?

他只会拼了命的家暴刘芳,然后把脏水全泼到刘芳身上。

这会被甘宁戳破了窗户纸,赵大牛一张脸都涨成了铁青色。

少废话!

我不行,还离死不远了,鬼信你!

甘宁懒得解释,只是狠狠一把将赵大牛推了个踉跄。

信不信由你,总之你要是在打人,我就送你去吃牢饭!

说完甘宁转身就走了,至于刘芳虽然满脸感激的看着甘宁,却是压根不敢说话,只是低着头跑过去小心翼翼的替甘宁拉开院门。

都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狠的。

赵大牛虽然出了名的硬,可这会被甘宁狠狠的警告了一番,倒是真不敢继续家暴了。

只是拿着酒瓶砰的一声把门给锁了起来,直接把刘芳给扔在了院子里。

看着被锁上的门,刘芳紧握着拳头默默地流着眼泪,无助的神情凄凉到了极点。

甘宁在不远处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却也是无能为力。

他可以教训警告赵大牛,可一天不离开赵大牛,刘芳的噩梦就永远不会醒过来。

人在做天在看,赵大牛你等着吧。

一想到赵大牛严重受损的肝脏肾脏,甘宁心里这才稍微好受了一些,觉得这世界至少没那么不公平。

上山找野山参累了整整一天,甘宁回到卫生所倒在那破旧的木板床上,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因为第二天还要去乡里买何首乌,太行村距离乡镇还有几十公里山路,天刚蒙蒙发亮的时候,甘宁就起了床。

突然甘宁听到院子里传来了一阵响动。

小偷?

这个词一出口,甘宁自己觉得好笑。

虽然是卫生所,可充其量就是个破房子,要是半年前还有些常用药算值钱。

可已经半年没得到补充,木头架子上都落了灰了。

虽然不在意,可甘宁还是推开门走了出去。

院子里,正小心翼翼蹑手蹑脚把一碗惹腾腾的面汤放到门口的刘芳,也没有想到甘宁会突然出来。

芳芳姐?

刘芳脸上闪过了一丝惊慌,赶忙退后了好几步,低着头磕磕巴巴的说了句。

甘医生俺连累了你,谢谢你替俺出头。

说完刘芳低着头就跑了,甘宁看了一眼门口那碗面汤,笑了笑。

对于刘芳来说,这一碗面汤,就是她能想到能拿出报答甘宁最好的东西了。

甘医生!

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一阵三轮车引擎的轰鸣声,沈媛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没一会沈媛把三轮车停在了院门口,见甘宁已经起床了,就直接走了进来。

大概是因为要去乡里的缘故,沈媛换上了一套新的运动服,扎了一个马尾辫。

沈媛的个头比刘芳高挑许多,有些修身的运动服,把沈媛两条大长腿勾勒的格外性感。

甘宁一时之间看的也有些发愣了,见甘宁盯着自己愣愣出神,沈媛俏脸一红,却并没有露出什么怒色,反而是脸上浮现出了两个浅浅的酒窝。

你看啥呢?

啊,我马山收拾一下,麻烦等我一下啊!

甘宁回过神来老脸一红,挠了挠脑袋逃跑似的转身就钻进了卫生所里。

胆真小,人家也没怪你什么!

看着落荒而逃的甘宁,沈媛笑的更开心了,红着脸小声嘀咕了一句。

说是收拾,其实甘宁也没啥好收拾的,只是换了件大学时候干净的衬衣,找来了塑料袋和报纸把那何首乌装好就出了门。

见甘宁宝贝似的抱着那何首乌,沈媛黛眉微微皱了一下。

甘医生,你真打算把这何首乌卖了还钱?

这东西不值钱啊,你要是缺钱我借你啊!

因为鼓捣花钱的缘故,身价有几万块的沈媛绝对算是太行村的小富婆。

甘宁想了想,还是摇头拒绝了沈媛的好意,虽然他知道沈媛一定会说到做到,可借了钱不一样要还?

更何况太行村的情况就摆在着,往后那些村民看病拿药,依旧会让账目上亏空。

借钱填补,绝对不是长久之计。

甘宁第一次有了格外缺钱的苦恼。

算了,反正我还得去卫生院问问,咋还没给咱这补药品。

这何首乌能卖钱最好,卖不了也不吃亏。

甘宁没有把账目亏空的事说出来,虽然他知道说出来,一定会让沈媛对他的好感倍增。

可甘宁从来不是做了点好事就要成天挂在嘴边的伪君子。

那行吧,你要是真缺钱随时跟我说就好了。

时间不早了,咱要快点走,不然晚上赶不回来。

见甘宁坚持,沈媛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熟练的爬到了驾驶座上招呼甘宁上车。

原本甘宁是打算坐在车兜里的,可等走过去甘宁才发现,沈媛的三轮车里拉着很多兰花,压根没有他能坐的地方。

上车啊?

沈媛催促了一句,甘宁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问道。

我坐那?

坐后面会把你的兰花给弄坏了。

沈媛一开始也没发现这个问题,这会反应过来也是闹了个大红脸。

这这些兰花花店早就预定了,要不然你跟我坐前面好了。

看着三轮车前面那紧紧恰恰勉强够两个人并排坐,可坐上去一定是身子挨着身子的驾驶室。

甘宁脸红了、沈媛小脸也红了。

那不好意思了!

只是一想到给乡里卫生院交药费账目的日子快要到了,今天还得去问清楚,半年了怎么还不给太行村卫生所补充药品。

甘宁只好硬着头皮钻进了驾驶室,等甘宁做下去才发现,这何止是身子挨着身子,他大半个屁股都直接坐到了沈媛那双大长腿上了

第五章 帮忙治病

甘宁的脸瞬间红了大半。

他下意识的挪动着,却发现,三轮车驾驶舱里的空间就那么大,自己的举动反而搞得沈媛满脸的尴尬。

一路上,二人相对无言,究其原因,无非也是因为二人挨得实在是太近了。

在太行村这个思想落后的地方,男女之间若是如此亲昵,可是很容易引起别人误会的。

半小时的路程对于甘宁来说真可谓是如同炼狱一般,他无数次的想要避免与沈媛进行身体接触。

无奈,左摇右晃的三轮车似乎是在跟自己作对一般,好容易来到了镇上的花店门口,甘宁飞也似的钻出了驾驶舱。

他大口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这一刻,他只感觉,整个人再次活了过来。

甘医生,可能得麻烦你,帮我把这些花搬下来。

沈媛的声音一下子把甘宁拉回了现实,为了缓解尴尬,甘宁忙是打开了三轮车的后挡板,搬着兰花就往花店里抬。

沈媛则是去跟花店的老板商量价钱去了,十几分钟后,几十盆兰花全部搬进了花店里面。

说来也奇怪,以往若是干这么多活,自己早就已经累趴下了,可今日,却只是热身一般,浑身上下只感觉有源源不断的力气在往外冒。

我跟你说,甘医生可是我们太行村有名的神医,只需要一眼,他就能看出你的病症。

一边说,沈媛一边指向自己的脚踝处。

上次,我被毒蛇咬了,要不是甘医生,我早就出事了。

沈媛认真的跟花店老板聊着甘宁,没想到,这却勾起了老板对甘宁的兴趣。

不瞒你说啊,沈老板,我最近精神老是不集中,总感觉身体异常疲乏,有时候还会感觉四肢无力,你看,能不能让你这位朋友看看?

甘医生,你过来一下,这位陈老板最近身体有点不舒服,可能得麻烦您看看。

甘宁慢步走到了沈媛旁边,老板看上去也就是三十多岁,看上去十分壮实。

定眼一瞧,几条信息便传输到了自己的脑海里,他看了看身边的沈媛,表情有些尴尬。

那个,你可能要回避一下。

怎么了?

你在有些不太方便,等会我要给这位先生调理一下。

听到这,沈媛的脸色当即一红,她似乎有点明白甘宁的意思了。

那行,你调理完再说吧。

说罢,她灰溜溜的钻进了三轮车里,只感觉脸颊滚烫。

等沈媛钻进三轮车后,甘宁微微一笑,跟花店老板来到了后面的房间。

这位先生,你是不是最近那事儿太频繁了?要克制的,一周两三次就好,太多就容易伤身体。

花店老板听到甘宁这么说,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讷讷的点了点头,似乎甘宁说到点上了。

看样子,这个花店老板平日里肯定很少运动,加之那事儿过于频繁,所以才会出现这种亚健康状态。

既然这样,那我就给您开个方子,配合着针灸一起调理吧,按照中医的说法,这叫阴盛阳衰,需要用一些补充阳气的药材好好调理一番才行。

就这么简单?

花店老板有些惊讶。

就这么简单,您若是不信的话,我可以先给您针灸,恰好我今天带了针盒,说起来,针灸的作用无非也只是加快药效的吸收。

只有打通各个穴位的封堵后,药力才能快的渗透到病患处。

甘宁补充道。

那就试试吧。

花店老板一副半信半疑的模样,直接趴在了沙发上。

这时,甘宁拉开了花店老板的上衣,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小盒便携针灸针,从花店老板的腰部开始下针。

其实这种针灸手法一般人还真学不来,好在甘宁有神眼的帮助,才能准确无误的找到所有的穴眼。

伴随着一根一根银针的插入,堵塞的血液开始正常流动,同时,花店老板只感觉腰间一阵温热。

甘医生,你这针灸疗法真有用,我这腰居然热乎乎的。

甘宁笑笑,顺着腰部继续往上扎。

等银针插入花店老板小腹下面的位置时,他忍不住冷哼一声,额头上也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甘医生,还没好吗?我这肚子,怎么这么疼?

你再忍忍,还有最后几步了。

甘宁把最后的几根银针直接插入了老板的身体里,而老板也是大声的叫了出来,与此同时,甘宁取出了他身上的银针。

看着花店老板疲惫的躺在沙发上,甘宁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看来,这老板的肾脏已然是亏空到过头了,根本不能过度用药,否则很可能会伤其根基。

咚咚咚。

甘医生,你好了吗?

沈媛敲着房门,似乎是有些等急了,一听到沈媛的声音声音,甘宁忙是回应起来。

好了好了,你稍等一会啊。

三四分钟后,老板彻底的缓了过来。

真是神了,甘医生,刚才我还觉得浑身酸痛,四肢无力,可被你这么一弄之后,我现在只感觉身上特别轻松,连呼吸都顺畅了。

我刚才利用针灸,把你身体里的废气排了出来,不过,也排出了一些其他物质,现在你的身体还有些虚弱。

这样,我等会给你列个方子,你就按照那个方子抓药就行,不出七日,我保证你壮的像头牛一样。

简单的列了一个方子以后,甘宁直接直起了身,舒展了一下自己的四肢。

陈老板,药方和具体的服用方法我都已经给您写下来了,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说罢,甘宁就往外走。

甘医生,你先别走,您等会。

陈老板这时从裤兜里掏出了几十张百元大钞,直接是塞到了甘宁的手里,任凭是甘宁如何拒绝,陈老板都不肯把钱收回去。

想着那一万多块钱的账面亏空,甘宁也只好是先把钱收了起来,毕竟没有钱,寸步难行。

临走的时候,陈老板还不断的跟沈媛夸赞着甘宁的医术,什么在世华佗等等,各种溢美之词层出不穷。

第六章 际遇

这时,甘宁突然想到,这陈老板等会肯定要去买药,自己对镇上并不是很熟悉,于是,他忙是趁热打铁,问道。

陈老板,您知道不知道咱们镇上的药材交易市场在哪?

你是想买还是想卖?

陈老板有些好奇。

这不,我挖到了一株特大的何首乌,打算去那里碰碰运气,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呢。

虽说这花店老板并没有要购买的意思,但毕竟甘宁帮了自己的大忙,他也是打算帮帮忙,也算是还人情了。

这样吧,甘医生,你在这稍等一会,我有个朋友是做药材买卖的,我把他叫来,帮你看看能值多少钱,你看行不行?

既然这花店老板这么说了,沈媛和甘宁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选择再等一会。

不一会,一辆黑色的奔驰汽车停在了花店门口,迎面从车上下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老陈啊,有什么好生意要招呼兄弟啊。

这时,男人对着眼前的甘宁瞥了一眼。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太行村的甘宁甘医生,那位是我的合作伙伴沈小姐。

这位是贺老板,贺明,我朋友,也是咱镇上有名的药商。

陈老板为彼此介绍起来,不由得,甘宁也开始打量起眼前的男人。

看着这男人开的车,甘宁心想,这人的生意应该不小。

今天甘医生给我治病的时候,恰巧提到了他有一株草药要卖,我这才把你叫来了。

陈老板一边说,一边指着旁边的甘宁。

你看,你给他带来的药材估个价,要是合适的话,你就给收了吧。

甘医生,可否给我看看你带来的药材?

贺老板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甘宁,这人虽说一身的穿着都是地摊货,但他的气质却是不凡。

与其说他不像是个医生,倒更像是一个郁郁不得志的文人,这也难免勾起了这贺老板的兴趣。

看着塑料袋里的大个儿何首乌,贺老板明显也吓了一跳,干了半辈子的药材生意,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

虽说甘宁带来的何首乌没有任何的异常,但个头却是奇大无比,这一下子,他也是越发的肯定,这这株何首乌的药效肯定不俗。

甘医生,你这何首乌是从哪采来的?贺明满是兴趣的打量着手里的何首乌,似乎是有什么想法。

贺老板,这个就不便告知了。

甘宁虽然缺钱,但却没有傻到什么钱都赚的地步,要是自己把采药的位置告诉了这个贺老板,那以后自己把东西卖给谁去?

这样啊,也是我唐突了。

听到甘宁的回答,贺明微微一笑,表示理解。

你这株何首乌虽然个头大,但却是奇形怪状的,我顶多给你开一万块,你看行不行?

一万块,这可是甘宁半年的工资,虽然这点钱对于眼前的贺明来说不算什么,但甘宁确实是被吓了一跳。

有了这一万多块钱,再加上刚刚陈老板给的几千块,眼前的燃眉之急就可以解决了,当即,甘宁点了点头。

在一番商讨后,贺明将钱转到了甘宁的账户上面,看着银行账户里的余额,甘宁的双手不停颤抖,他看了看身边的沈媛,良久,才从这份喜悦中缓过来。

眼下,账面的亏空已然解决,甘宁则是有了足够的底气,他倒是想去上面问问,为什么一直不给太行村补充药品。

如今,药柜里已然没有了存货,思虑再三后,甘宁决定,先让沈媛回去,自己先去乡里卫生院问问。

手里拿着一万多块钱的甘宁自然是不似之前窘迫,来到乡里卫生院里的他直接就往院长办公室钻。

看到甘宁,副院长的表情瞬间变得难看起来,要知道,太行村的药费可是足足拖欠了几个月之久。

哟,这不是甘医生吗?怎么?来卫生院有何贵干?

副院长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在乡里卫生院已经呆了十几年了,虽说医术不精,但为人处世还是十分圆滑的。

尽管副院长对甘宁颇有微词,但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那什么,孙副院长,我就想问问,太行村的药品怎么还没有得到补充啊?村里卫生所已经没药了。

甘宁如实奉告。

孙副院长皱起眉头,表情变得难看起来,似乎满是意见。

药品补充?甘医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太行村的卫生所应该也很久没有缴纳过药费了吧?

面对着满脸黑线的孙副院长,甘宁笑笑。

那您就直接让财务算算钱,缺多少我补多少就是了,但是,太行村的药品,必须得得到补充,村民们都没有药用了。

你哪来的钱?甘医生,你中彩票了?

我哪来的钱这就与您没有关系了?今天的我除了来结账,最重要的事情,可是补充药材。

什么?对于如此硬气的甘宁,孙副院长一头雾水,尽管他对甘宁的突然转变百思不得其解,但他最终也没有追问下去。

财务很快便翻出了太行村的赊欠清单,看着清单上密密麻麻的数字,甘宁也是懒得计算了,直接让财务报出了一个数字。

一万两千块,虽然来之前甘宁早就已经预测过了,但他也没想到,居然欠了这么多,看着银行卡里的余额,他不禁一阵肉疼。

欠款结清后的甘宁,银行卡里早已经是分文不剩,甚至于连陈老板给的现金都搭进去不少,看着裤兜里仅剩的三百块,他陷入了沉思。

这下半个月,自己可怎么活啊?

纠结归纠结,但起码的底气不能丢,他看向孙副院长,丹田一沉。

孙副院长,我要的药材什么时候能到?

俗话说有钱能使磨推鬼,见到了钱的孙副院长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甘医生啊,只要你需要,下午的时候就能给你送过去,你看,需要什么样的药材?

眼下,孙副院长的眼里全是红花花的钞票。

具体的我等会给你列个表,还有,这次的药材,我还得下次再给你结算。

逍遥村医

逍遥村医

作者:辰状态:已完结

逍遥村医甘宁赵大牛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甘宁赵大牛的小说名字叫做《逍遥村医》,这本书是由作者辰倾心打造的职业文小说,逍遥村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逍遥村医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