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冷酷王爷毒蝎妾作者馨香免费阅读-宁颖韩木飞小说完结版

时间:2020-05-18 19:14:31冷酷王爷毒蝎妾作者:馨香

冷酷王爷毒蝎妾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冷酷王爷毒蝎妾主角宁颖韩木飞全文最新章节阅读。宁颖是前世受过亲人背叛的人,这一世她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宁可我负天下人,莫让天下人负我。 韩木飞是明国的战神,冷酷无情,却只对一个女人动情,没想到这个女人毒若蛇蝎。 一个毒妇,一个暴君,最后是谁征服了谁,两只带刺的刺猬能有幸福的生活吗? 冷酷王爷毒蝎妾,带你领略别一番的柔情。 爱是冰,是火,是你的选择,......

《冷酷王爷毒蝎妾》宁颖韩木飞免费试读

《冷酷王爷毒蝎妾》第十二章 狼狈不堪

  冥王府外边站满了人看得韩木飞心烦。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冷漠的丢下一句话,韩木飞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宁颖走入了冥王府。

  这些人,都是各怀鬼胎没必要去理会。

  在场的人无一不震惊,这到底是怎么了?以往韩木飞连女人的手都懒得摸,怎么现在竟然会抱着这么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

  其他人皆是一脸的茫然最后锁定袁术,也许只有他才能给众人答案。

  袁将军,那个她是谁?北赢不解的问,所有人都如北赢一样。他们都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韩木飞前去东江也快有一年的时间,回来之后话也不说的就抱着一个人冲进了王府,他们能不惊讶吗?

  袁将军很有礼貌的朝太子施礼,然后一脸的笑意:那是宁妾,王爷近日奔波疲劳,好在日日夜夜有宁妾的照料。而昨晚王爷又太过粗鲁,着实累坏了宁妾。这会我看她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的,殿下们若是没事的话那末将就先行告退了袁术那笑笑的眼中写满了暧昧,所有人在这一刻哑口无言。

  一个男人、一个将军、怎么会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如此让人脸红的话?

  太子的脸色不好看,宁清的脸色更不好看,不过袁术也懒得理会。其实他这话是说给太子听的,毕竟宁颖已经是韩木飞的人了。

  那我等先行离开。北萧勾唇一笑,说了几句客套话外便和七皇子北羽振坐着马车离开。而太子却杵在冥王府大门外久久不肯移动步伐。最后还是顾觅细心开导劝诫拉着北赢就上了马,赶回了皇宫。

  冥王府说来也是大得出奇,府中上下站满了家丁丫鬟,看到韩木飞回来皆毕恭毕敬的迎上前,恭敬的朝对方施礼。当看到一向衣冠楚楚的冥王爷如此狼狈之状颇为震撼,她们也不敢妄自揣度。

  不过她们倒是很好奇,那个被王爷抱在怀中的人到底是谁?

  要知道北冥王可是从来没有这么抱过女人,就连当初的婉仪也没有这样的待遇。后方,宁清火急火燎的追上了韩木飞,还不忘瞪了一眼周围那些好奇心极强的丫鬟妾室。

  王爷你累了吧,我已经命人给您准备好了水,这会儿可以去沐浴了。宁清甜甜一笑,声音很轻柔。而韩木飞却只是嗯了一声,并未多说些什么。这会儿宁清又开口了:王爷,不如我帮妹妹洗澡吧,她这身子怪脏的。大步上前,宁清朝着身后的两个丫鬟使了个眼色,对方便很恭敬的走到韩木飞身边。

  蹙眉,韩木飞不悦。

  都给本王滚。他冷喝,那两个丫鬟被吓得后退了两步,大气儿也不敢喘一声。

  宁清这会儿急了,宁颖一身脏得跟掉入了粪坑似的,韩木飞抱着她干什么?难不成是想要和宁颖一起洗澡不成?

  一起洗澡?

  天呐!

  宁清立刻扼制住脑海中的想法,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韩木飞会有此举动。他是那么孤僻的一个人,连衣服都不愿意让人触碰的一个男人,怎么可能跟一个女人洗澡?

  而事实证明宁清的想法是对的。

  不仅宁清没有想到,全府上下的人都未想到,一个跟着韩木飞去了一次东江的人,回来竟然会有如此待遇。早知如此,当初打死她们也要死皮赖脸的跟在韩木飞的身后这样,韩木飞的宠爱便属于她们!

  宁清傻傻的杵在原地,可她并未过多的伤心,最起码这段日子她除掉了个婉仪。

  宽大的浴缸内已经放满了热水,一向只用男人伺候洗澡的韩木飞这次却不可思议的召唤来了两个丫鬟,在那冒着腾腾热气的水中洒满了花瓣。韩木飞把宁颖放到鱼缸旁的椅子上就要解开衣服,可身后那两个丫鬟却很殷勤的迎了上来,甜甜的小脸上多了几分羞涩。

  伺候王爷洗澡哎!这可是从未有过的好事!

  可丫鬟的手还未来得及触碰韩木飞的衣服却听来一声怒吼:滚到外边候着。强劲有力的声音。

  那两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怪叫了声,惊恐的后退了两步,泪水在眼中打转不敢吱声。

  韩木飞一脸的厌烦,那两个丫鬟很识趣的趴在了地上,学着皮球一般往外滚。

  王爷?韩木飞的吼声惊醒了宁颖,她疲惫的揉了揉双眼,声音很轻柔。韩木飞见宁颖醒了便收回那冷厉的实现,慢悠悠的脱下了身上的衣服。醒了,想吃点什么。她已经睡了一整天了,累坏了,也饿坏了。

  宁颖戳戳双眼,很惊奇的看着四周。

  房屋?浴缸?

  我们回到王府了?宁颖不可思议,她还记得睡前他们还在那片花海之中,怎么这一觉醒来就到了冥王府?

  是回来了,你身子很脏,洗一下吧。说罢,韩木飞走到宁颖身前作势就要脱她的衣服,可宁颖却一把的揪住了领口,一副誓死不从的表情。王爷我才刚醒,你该不会又要那个吧?抬头,视线顺着韩木飞的胸口往下看,他居然把衣服都脱光了,就这么站在宁颖面前。

  高大挺拔的身姿,和性感的腹肌,呃!少儿不宜,不能看、不能看。

  宁颖红着脸用双手捂住了眼睛,可十指还是不经意间裂开了几条缝隙,贼贼的目光再次落在韩木飞的身上。不得不说,韩木飞的身材真的太好了,越看越有男人味,越看越想

  被宁颖的举动逗乐了,韩木飞勾唇一笑,上前将宁颖拦腰抱起:脱衣服,洗澡。他说着然后把宁颖放到浴缸的旁边。

  宁颖惊,韩木飞当初可是说过他不喜欢和别人一起洗澡的。纠结着抿着唇,宁颖看着韩木飞进入了浴缸,自己却还是愣愣的站在原地。

  你身子都脏透了,应该好好洗洗。

  可是韩木飞,你说过你不喜欢和女人洗澡的。宁颖反问。韩木飞听了大笑了声,他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

  随后他拉过了宁颖,粗鲁而霸道的将她身上裹着的外套给退掉。好在她里边什么也没穿,韩木飞便直接将她抽起放入浴缸之中,动作一气呵成。

  水花四溅,浮满了水面的花瓣溅了一地,还有几片深红的玫瑰花瓣溅在宁颖的头发上,被溅了一脸水珠的宁颖不适的擦了擦脸可腰间却传来一阵力道,就这样把她凭空抱起,很快宁颖便跌落入一个坚硬的怀抱中。

  韩木飞看着湿透了的宁颖,水珠顺着她的头发滴在脸庞上,顺着她细腻光滑的小脸往下流,而她又用着一副很茫然的表情看着韩木飞,本来纯粹只想洗澡的韩木飞这会儿又有反应了。

  韩木飞,你身子好烫。翻过身,宁颖趴在韩木飞的身上,双手撑在他的胸前。

  只是一句话,却成功挑起了韩木飞的兴趣,他猛地将宁颖按在怀中,低头咬住了她的肩膀。别闹,否则就不要怪我。警告,浓重的警告。韩木飞突如其来的愤怒让宁颖惊慌。

  怎么了?韩木飞又想干什么?

  一股暖流洒在她的肩膀上,韩木飞的大掌抓着一团花瓣轻柔的为宁颖擦拭着身体:若是困了,就睡一觉吧。韩木飞的声音很温柔。

  他们就这么面对面的,一丝不存的,韩木飞将宁颖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用水勺舀了一瓢热水洒在宁颖的背上,样子很认真。

  不知何时,门外杵着的丫鬟端着一盘点心得到韩木飞的允许后,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将点心放到了浴缸刚的桌子上,然后又灰溜溜的退了出去。韩木飞拿起一块玉花糕塞入了宁颖的嘴里。先填些肚子,待会去吃烧鸡。

  烧鸡?还要有酸辣排骨,花椒炒肉,麻辣香鱼。

  好。

  王爷最好了。某女笑眯眯的勾住韩木飞的脖子,身上往上腾了腾,一口咬住了韩木飞性感的嘴唇。

  还好,这是她家冥王爷。

  突如其来的吻让韩木飞怔了怔,宁颖有意无意的摩擦着韩木飞的身体,本就一阵燥热的冥王爷邪邪的低着头,看着那还在自己面前以狗啃式姿态咬住自己的人儿,扑腾一下将宁颖给抽了起来,然后放在自己的腿边,跟你说过了别玩火,你还想怎么样?难道就真的认为本王的自制力很好吗?

  冥王爷阴森森的开口,英俊的脸庞上多了分诡异的笑容。

  宁颖顿住了!

  王爷难道又要变禽兽了?

  某女睁着眼睛从韩木飞的身上爬了下来,推开韩木飞后朝后便挪了挪身子,灿笑:王爷我洗好了,您继续,就不打扰你了。说罢,她扑腾一下从水中站了起来,伸手拿起浴巾裹着身子就要逃跑。

  啊!

  韩木飞的大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勾住了宁颖的胳膊往后拉,只听一声惨叫,宁颖整个人一下沉入了水中,还好这浴缸够大不然宁颖一定会撞得头破血流。

  玩了火还想跑?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北冥王冷冷的吐出了一句话,将某人从水中抽了起来,看着宁颖一副痛苦的模样,看来是喝了不少水。

《冷酷王爷毒蝎妾》第十三章 精力旺盛

  不说话了?

  韩木飞你能不能轻点?不知道很痛吗?浴缸内的水又那么潜,她一屁股跟结实的浴缸来了个亲密接触,疼得呲牙咧嘴,眼泪都要飙出来了。

  可韩木飞看宁颖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倒是觉得有几分好笑:本王可没洗好,你不打算帮我?

  某人嘴巴大得足以塞下一颗鸭蛋,帮韩木飞洗澡?宁颖挠了挠耳朵,里边流出一大片水。

  很好,是脑子进水了!

  接着又小心翼翼的扯过边上挂着的浴巾,某王不悦,大手打开了宁颖伸在半空中的玉臂,怒道:没听到本王说什么?

  某女干巴巴的摇了摇头,没听到。

  冥王爷半眯着眼阴森森的盯着宁颖,深邃的眼眸中闪着点金光,越看越诡异。很好,居然没听到本王说什么,很好。

  王爷,外边还有两个丫鬟候着呢,您要是想可以唤她们进来,两个总比我一个强。

  两个总比你一个强?某王的脸色越来越吓人,韩木飞怎么觉得宁颖话里有话?

  不是你误会我了!我是说她们两个帮你洗澡总比我一个人洗得干净。宁颖猛地摇了摇头,一脸的无辜。可韩木飞看她的眼神越来越怪异,最后她悻悻然的低下头。

  她到底说了些什么?韩木飞要这么看着自己?

  倏然,韩木飞大喝了一声,把玉屏外候着的丫鬟们给遣了出去,双手揽过宁颖的身子朝身下翻去,就这么把她堵在浴缸的一角,低头咬住她的殷虹。你敢说两个总比你一个强?好!很好!那本王就一次要两份。

  韩木飞你禽兽啊!

  宁颖还未来得及求救便被对方堵住了唇,粗鲁而蛮横的动作逆袭而来,很快,恢复了点精神的宁颖又软塌塌的趴在了韩木飞的身上。

  欲哭无泪!

  两人洗个澡硬是洗了半天,等在外边的丫鬟们都红着张脸不敢出声,耳边还有某女令人脸红的求饶声。大伙儿都在纳闷,也在惊叹,他家王爷还真是精力旺盛!

  宁清已经备好食物在侗乡阁等候多时,可久久都没有等到韩木飞。

  派了两个丫鬟前去询问得来的消息却是王爷在浴室内和宁颖那个宁清的脸已经难看到了极点。刘侧妃与苏娘不知何时来到了侗乡阁,一行人可谓是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把某王爷给盼来了,不过令人奇怪的却是宁颖居然没来。

  王爷你总算是来了,妹妹呢?宁清率先开口,韩木飞只是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便走到了主位上。友善的苏娘见韩木飞一脸的憔悴,知道他这些日子奔波辛劳便开口说:寒儿,累了就多睡会儿,和女人之间的事情以后再做也不迟。

  噗

  苏娘把话说得也太自白了吧!

  刘侧妃瞧宁清那吃瘪的模样心里倒是乐开了花,韩木飞等人离开这一年,宁清可谓是在府中呼风唤雨,没想到宁颖一回来就给宁清一个下马威。

  王爷,琳妹妹为何没来?她这段日子一定累坏了,要多吃点好的,补补身子。刘侧妃善解人意的说。右腿被人踢了一脚,侧妃抬头却见宁清很不友善的盯着自己,眼中写满了警告。

  是应该好好补补。他早就已经吩咐好厨房准备伙食送往寝宫。不过他的这句话说得很轻、很柔,倒是把宁清和刘侧妃给吓坏了。

  韩木飞向来都是爱冷这张脸,多说一句话都显得很奢侈。更让人奇怪的是,冥王爷居然笑了,虽然那笑容很浅,但还是很迷人。

  苏娘皱着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餐桌上的人都闷闷的吃着东西,少有人发言,各怀鬼胎。

  半个时辰后韩木飞回到了寝宫,而宁清等人以看望宁颖为借口也跟着来了。不过此时宁颖还在熟睡,宁清瞧着那趴在床上与被子卷成一团的人,微张开的嘴角上还流着口水,宁清蹙眉。

  宁颖以往睡觉都是这副模样的吗?如此丑态王爷难道不会愤怒吗?

  可转而将目光看向韩木飞,他却是习以为常,宁清哑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来告诉她?就宁颖这副丑态王爷也能接受?

  妹妹起来了,大白天的睡成什么样了?宁清不悦的上前,双手欲扯开裹着宁颖的被褥,不料却被冥王爷打开了手,如果他猜得不错的话,宁颖可是什么也没穿。

  王爷。

  出去。

  宁清还想多说些什么,却让韩木飞被遣了下去。无奈她只能闷闷不平的哼了哼,转身离开。她想不通的是,自己论才貌、论气质、论见识,没有一样输于宁颖,为什么韩木飞看她的眼神总是那么的高傲,就连一个笑容都不愿意施舍。

  韩木飞走到桌子上端起了饭菜走到宁颖身边,很细心的叫醒了对方。令宁清不可思议的是,这也就算了,韩木飞居然亲自喂宁颖进食。

  这到底为什么?谁能告诉她为什么?

  一夜,无眠。

  宁颖一大清早便起了床,一蹦一跳的来到了偏殿。

  一年不见小染与宁和,宁颖也怪想念两人的。可是没想到还未走到偏殿宁颖便听见一阵叫骂声,快步上前,却见宁清正凶神恶煞的指着宁和的鼻子,嘴里吐着的全都是些不堪入耳的脏话。

  正当宁清扬起手要打人之时,却被人抓住了,长姐,打狗都得看主人,何况是打人呢?宁颖居高临下的说道,她甩开了宁清的手。

  对方怔怔的后退了几步。

  宁清大惊:你不是还在睡觉吗?

  呵,难不成你给我灌了药?我说我怎么一觉睡到这个点。宁颖冷哼。走到宁和前边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还好没事。这会儿小染战战兢兢地从外边冲了进来,看到宁颖时先是一阵,然后惊喜的大喊:小姐你可算是来了,我还以为你把我们都忘了呢。小染激动的抱着宁颖的胳膊,痛哭流涕!

  王爷进宫没有半天是回不来的,苏娘也不在王府。宁颖,你有什么资格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难道就不怕我像整死你娘一样杀了你?原形毕露。

  宁和的脸难看到了极点,却没有吱声。

  杀了我?你还没有那个本事。不过让我很奇怪的是,婉仪现在人在何方?难不成是长姐你把人家也给剁成肉丝了?手段未免也太残忍了些吧?

  四妹,别说了。宁和心有余悸。也不知道究竟是想到了什么,连忙扯了扯宁颖的衣袖。

  宁清嗤笑:婉仪也只不过是我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不过倒是你,别以为如今王爷疼爱你就能飞上枝头。

  上前一步,冷眼看着这个嘲讽自己的人。能不能飞上枝头那也不是你能左右的,不过姐姐我可要提醒你。这冥王妃的位置您要想坐稳,可能有点困难。

  宁和扯了扯宁颖的衣袖,示意她退让,可宁颖为什么要退让?她忍了一年又一年,凭什么还要忍?

  气急了的宁清没想到宁颖会如此趾高气昂的跟自己说话。以往的宁颖见她都是毕恭毕敬的,可现在

  恩宠!

  这些女人都是一个样,得到了王爷的宠爱就开始炫耀、嚣张。她堂堂冥王妃凭什么要受这等气?贱人,你和你娘亲一样都是贱人。愤怒至极,宁清扬起玉手就朝宁颖的脸上挥去。

  宁和见状连忙拉开了宁颖躲到一旁,谁知宁颖竟然伸手掐住了宁清的手腹,强硬的拽着她的手步步逼近:贱人?比起来我还不及你的十分之一。你当初是怎么对我的你自己好好想想,现在、我就要一点一点的跟你讨回来。

  你敢,你一个庶出的野种凭什么跟我争,凭什么跟我抢?宁清发了疯的嘶吼,她怒气冲冲的甩开被宁颖拽着的手。可宁颖却忍俊不禁。

  庶出?野种?同样是人,她宁颖凭什么要被这荒谬的等级制度束缚?凭什么?

  嫡出又怎样?庶出又怎样?你机关算尽费尽心思嫁入冥王府最终还不是落得个一无是处?宁清,我是该同情你还是该耻笑你?

  两人争锋相对看得宁和心惊胆战,小染站在宁和的后方拉了拉宁和的衣袖,着实想不到会有一天看到这样的画面。宁和挑眉小声的说:听说四妹和冥王爷去了东江一趟,感情升温,这是真的吗?

  小染点头:八成是。不然宁颖也不敢与宁清发生正面冲突。

  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宁和喃喃自语,紧握成拳的手已经松开,冷眼观看一切。

  唇枪舌剑针锋相对的两人气势飙涨,就连路过偏殿的丫鬟们都被那声音吸引了。更有几个丫鬟偷偷摸摸的窜入了偏殿外。

  宁颖,你个贱人,我打死你。一声尖锐的叫骂声。宁清气得脸爆青筋,撩开双手就跟疯了一般朝宁颖扑了过去。见状不妙的宁颖连忙退后了几步,躲开了宁清的爪子。

  谁知对方并不气馁,转过身又朝宁颖扑了过来。啪的一声,宁清和桌子撞了个结实,疼得她呲牙咧嘴。小染在对面看得乐了,连忙捂着唇笑道:王妃娘娘,这可是冥王府,你这样子未免也太太难看了点吧。

  不过小染倒是没有把话说出来,不然宁清还不气急的向她扑来?

  姐姐,你可不要着急,渴了也不能这么扑在我的桌子上,你看那茶水都流了一地,多难看,就跟你一样丑陋不堪。

冷酷王爷毒蝎妾

冷酷王爷毒蝎妾

作者:馨香状态:已完结

冷酷王爷毒蝎妾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冷酷王爷毒蝎妾主角宁颖韩木飞全文最新章节阅读。宁颖是前世受过亲人背叛的人,这一世她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宁可我负天下人,莫让天下人负我。 韩木飞是明国的战神,冷酷无情,却只对一个女人动情,没想到这个女人毒若蛇蝎。 一个毒妇,一个暴君,最后是谁征服了谁,两只带刺的刺猬能有幸福的生活吗? 冷酷王爷毒蝎妾,带你领略别一番的柔情。 爱是冰,是火,是你的选择,......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