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何以共白头_暗夜作者白团子免费阅读-谭以琛小说完结版

时间:2020-05-18 18:44:54何以共白头_暗夜作者:白团子

何以共白头_暗夜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何以共白头_暗夜主角谭以琛全文最新章节阅读。从见谭以琛的第一眼起,我就清楚的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我是低入尘埃的戏子我们之间没有爱情,我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单相思不算爱情,所以最后他娶他人为妻,我也应该释怀飞蛾注定扑火,我注定一生坎坷请让我一个人难过,别在我心死时说爱我......

《何以共白头_暗夜》谭以琛免费试读

《何以共白头_暗夜》第十二章 对付老流氓的办法

  忐忑不安下,我把娆姐叫了出来,想让她帮我出出主意。

  娆姐原名林娆,起初是做皮肉生意的,后来勾搭上一富商,做了那富商的情妇,两人好了几年后,富商厌倦了她,便给了她一大笔钱,打发她走了。

  娆姐也是干脆,拿钱走人毫不拖泥带水,离开那富商后,她利用前些年从富商手里捞来的资金,在当地开了一家夜总会,专门服务那些有钱好色的大老爷们儿,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的,可以说是小姐改行中最为成功的一个例子了。

  我是在三年前认识娆姐的,那时候的我,演艺事业受阻,奶奶重病在床,还有一个讨命般找我讨钱的赌鬼爹,人生可以说是跌入了最低谷,若不是娆姐收留我,让我在她开的夜总会里唱歌,我估计我早就饿死在大街上了。

  娆姐见多识广,尤其擅长对付像郁达天这样的老流氓,所以我寻思着她应该有办法。

  那你就把钱给他呗。咖啡厅里,娆姐听完我的诉苦后,斜身靠在咖啡厅浅咖色的沙发上,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跟我说:就当破财消灾了。

  凭什么呀!我瞬间火了,说话的音量也不知不觉的抬高了:我辛辛苦苦拍一天的戏,才赚个几百块钱!他倒好,上来就跟我要十万!他当我是什么啊?印钞机啊?

  我没有说谎,像我这种没什么名气的小演员,拍一天戏能赚几百块钱都算多的了,有的刚出道儿的小明星,为了博名气,甚至免费给人拍戏!不要任何片酬不说,还得给导演,编剧们送礼!

  有时候礼物送出去了,剧组也不一定要你,这圈子比的是谁关系硬,没关系的情况下你挤破头也挤不来一个好角色。

  大家活着谁都不容易,我这一部电视剧接下来,一共才赚了不到五万块钱,我那恶心的爹倒好,开口就跟我要十万!他怎么不上天啊他!

  而且我敢保证,这次我把这十万给了他,下次他就敢跟我要一百万!这种冤大头,谁爱当谁当去,我可不当!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娆姐笑了,她从包包里掏出一根细长的香烟,叼到了嘴里: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一遇到那老王八蛋的事儿,你还是这么的沉不住气?

  她语调里有几分揶揄的意思,我知道她不是真的在责备我,可我的心里难免还是有些失落:我终究还是做不到像她一样处事不惊,一个郁达天,就让我大动肝火,原形毕露。

  好了,我也就是逗逗你,看那你样儿!娆姐拿眼梢笑意盈盈的瞥了我一眼,嫣红的唇,吐出飘渺的烟气:其实吧,对付这种老流氓没你想的那么难,找人吓他一顿就好了。

  吓唬?我吃了一惊,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这样能行吗?

  怎么不能行?娆姐挑眉,用一种相当老练的口气跟我说:我跟你讲,像郁达天这样的人,我见多了!他就是一个纸老虎!外强中干!他之所以敢讹上你,就是因为你太好欺负了!你硬气起来,你看他还敢不敢招惹你!

  我没有说话,心里还是有些犹豫。

  要我说,找七八个人打他一顿,吓唬吓唬他,我敢保证,打完以后,他立马就老实了!娆姐继续讲着,底气十足的模样,让人不由的想去相信她。

  可我还是有些害怕:以郁达天那种性格,莫名其妙挨了打,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打就算了吧。犹豫再三后,我唯唯诺诺的做了决定:打容易落下话柄,吓一顿算了。

  我的演艺事业才刚刚起步,行事还是小心点儿为妙,万一真把他打出个三长两短来,改天一等头条,我可就完了!

  没问题,包在姐身上!不动声色间,娆姐便把这活儿揽到了她自己身上:姐对付这种老流氓最有经验了,保证给你把那孙子治得服服帖帖的!

  我心里满是感激,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答谢她才好。

  这时,我的电话突然响了,低头一看,屏幕上赫然闪现出谭以琛的名字。

  我无奈的扶额,一边儿叹气一边儿朝娆姐举了举手机,苦笑道:谭祖宗打来的,我得先走了,改天有空了我请你吃饭,雾都有名的那几个馆子,随你挑!

  得了吧你,就你那俩工资,还是我请你吧。娆姐取笑我。

  取笑完了以后,她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语重心长的提点我道:可可,说句你不爱听的话,现在你跟了谭以琛,能拿的就拿,能要的就要,别跟他客气,女人的青春就那么长,掰掰手指头就过去了,你把大好的青春年华给了他,他就该付款买单!

  闻言,我愣了一下,随后浅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我其实一直都知道。

《何以共白头_暗夜》第十三章 不谈感情,不谈钱

  人生太漫长,青春又太短暂,想靠脸吃饭,就不能太要脸。

  这是娆姐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我刚做谭以琛情妇的那段时间,她基本上每次见我都要这么嘱咐上我两句,要我别跟谭以琛谈感情,要谈就谈钱,唯有钱不会伤女孩儿的心,其他全是扯淡。

  可说实话,我做谭以琛的情妇,还真不是为了钱。

  我为的,是一个名。

  他就像我的台阶,有他在我才能一步一步的往上爬,他权可通天,圈里圈外的人都得卖他三分薄面,所以我不跟他谈钱,也不跟他谈感情——我只谈名利。

  他似乎也看出来比起金银珠宝,我更想要大红大紫,所以我第一部戏刚杀青,他便把我引荐给了圈儿里一个相当有名气的导演。

  可可,过来见一下崔导。他冲我招了招手,那手势很像在唤哈巴狗。

  我乖巧的走到他跟前,对站在他旁边的崔导弯腰行了个礼:崔导好。

  崔导的电影下周就要开拍了,还不去抱抱大腿,求个角色去。谭以琛动作轻挑的拍了一下我的屁股,似笑非笑的打趣我道。

  嗨!看谭少这话说的!谭少您推荐过来的人,哪儿还用抱大腿求角色啊?女一女二随便挑!不用试镜,直接过来演!谭以琛话音刚落,这位姓崔的导演便熟络的接过话题,大笑着跟谭以琛开玩笑道。

  能混到他们这个地位的,基本都是人精,那句话是玩笑,那句话可以当真,他们摸的比我清。

  我身为谭以琛的情妇,谭以琛自是不会让我去抱别的男人的大腿,同理,我一个新人,哪儿敢上来就要电影女一号的位子?

  即便我有谭以琛做靠山,演艺圈也不能这么玩儿。

  于是,待我跟前的这两位大爷笑完以后,我很懂事的表示:崔导您说笑了,可可一个新人,哪儿能上来就演女一号呢您可别取笑可可了,您的片子,可可能去跑个龙套,都觉得特别的荣幸。

  闻言,崔导眼底显出几分不易令人察觉的赞许来,随后,他抬起头来,笑着打趣我和谭以琛:我要是敢让你去跑龙套,那谭老板还不得剁了我呀?

  说着,又是一阵夸张的大笑。

  中午的时候,谭以琛带着我请导演吃了顿饭,饭桌上推杯换盏间,便给我讨了个头号反派的角色,讨完后,他把下巴抵到了我的肩膀上,低笑着在我耳边喃语道:我想尝尝你演的坏姑娘是什么味道。

  我的脸瞬间从里红到了外: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他有这恶趣味?

  怪不得他喜欢上演员!

  送走崔导后,谭以琛把我带到了宾馆里,青天白日下,就要跟我玩儿坏女孩儿的Play,人家刚给我接了部投资过亿的戏,这节骨眼儿上我肯定不能拒绝,于是只好咬牙演到了底,就当为后天的试镜做准备了。

  这次可真是把我给折腾坏了,身为一个坏女孩儿,还是那种足以当反派头子的坏女孩儿,我既要表现的妖娆诱人,又不能太过浪荡失了身份,我既要女王范儿十足,又不能过于强硬压了主子的气场,而且,由于我演的是妖艳贱货,所以这一下午基本都是我在动,末了我累瘫了,人家谭少的精力还旺盛着呢!你说气人不气人?

  我们一直从中午一点半折腾到晚上七点,折腾到最后,我是连动一下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如果这个时候谭以琛跟我说再来一次,我敢保证我绝对会两腿儿一蹬,一了百了。

  好在,我家主子虽禽兽,但还是懂得怜香惜玉的,他低头吻了下我的额角,柔声问我:饿不饿?

  我刚想拖长了调子撒个娇表示我真的很饿,结果那个饿字还没说出口,谭以琛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下意识的扭头向声源处看去,不经意间瞥到了来电显示上闪现的名字。

  ——宝宝。

  他没有成婚,也没有孩子,这位神秘的宝宝是谁,不言而喻。

  谭以琛懒洋洋的抓过手机,当着我的面儿便按下了接听键,一点儿让我回避的意思都没有。

  或许在他看来,像我这样廉价的女人,是根本没有吃醋胡闹的资格的。

  恩?他的声音里染着浓浓的笑意:想我了?我昨天不是刚去看你吗?

  听着他亲昵的语气,我的心突然痛了一下,记忆里,他好像从来没有用这么宠溺的调子跟我说过话。

  等等我在想什么?我猛然睁大了眼睛:我我为什么要在乎这些?

  不是说好了,不谈感情,只谈名利吗?

何以共白头_暗夜

何以共白头_暗夜

作者:白团子状态:已完结

何以共白头_暗夜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何以共白头_暗夜主角谭以琛全文最新章节阅读。从见谭以琛的第一眼起,我就清楚的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我是低入尘埃的戏子我们之间没有爱情,我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单相思不算爱情,所以最后他娶他人为妻,我也应该释怀飞蛾注定扑火,我注定一生坎坷请让我一个人难过,别在我心死时说爱我......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