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江山聘之帝宠在线免费阅读-灰仓鼠江山聘之帝宠txt下载

时间:2020-03-31 09:28:03江山聘之帝宠作者:灰仓鼠

江山聘之帝宠小说在线全文,江山聘之帝宠免费阅读,作者灰仓鼠创作的江山聘之帝宠txt免费下载。文中内容节选:她,出身帝王家,是名满江湖的女暗卫,却因所谓爱情甘愿成为他人替身,被陷害,被打断手臂,失去孩子终落得自尽的下场。她,以美妙的声音为代价换得重生,凤凰涅槃以此江山为媒,当娶白一珂为后。便是不嫁,这江山也终是我白一珂的。上辈子欠的,这辈子你早该奉还!......

《江山聘之帝宠》免费试读

江山聘之帝宠小说在线全文,江山聘之帝宠免费阅读,作者灰仓鼠创作的江山聘之帝宠讲述了白一珂顾衍之间的精彩故事。

《江山聘之帝宠》第6章 隔世初见

一时间,白一珂只觉自己体内有太多感情想要迸发,就想火山一样,在寻找突破口。

她强行压抑住这一切,用颤抖的手拉住了他的被角。

被角被掀开。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张陌生的脸——不是他,她松了一口气。

也许是她太敏感了吧!

摄魂香的药效不重,但生效很快。

她掐好时间,吹灭了它——吸的多了,便会死,这量是一定要把握好的。不然,锡国使团在楚国的地界上死了,她之后的计划可真就不好办了。

睡梦中,顾衍见到了一个美貌女子。

但那女子似乎恨他入骨。

你为什么恨我?他问。

你杀了我的孩子。她答。

至于她自己受的那些苦,和失去孩子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顾衍想啊想啊,也没想出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干出了这种缺德事儿。

他又想啊想啊,却发现自己竟然忘记了那女子的相貌。

到最后,记忆中的画面里,只留下一片雪地,和两个摔的血肉模糊的人。

他的身下,是汩汩而出的鲜红的血液

生命从体内流逝,吓的顾衍慌忙坐起身来——原来是个梦。

他喘着粗气,想让自己平复一下,却忽然发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些慵懒,似有不受自己控制的状况。

你醒了,大人。

白一珂的声音沙哑难听,把顾衍生生吓的哆嗦了一下。

更让他感到不舒适的是,明明是完全不一样的声音,这女子的语调却和梦境中的貌美女子如出一辙。

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顾衍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情景——

昏黄的珠光下,身量尚小的女子正坐在桌边,嘴角微挑,却是有股睥睨天下的气概。

奇怪——

他已经是一国之主了,这世上还从没有谁让他觉得有气势的,更何况是这样一位女子。

不过,半夜,这女子能掩盖众人耳目到自己的房间中,自然是不能小觑的。

他坐起身来,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姑娘前来,所为何事?

霎时,白一珂脑中那根刚刚放松的弦再次紧绷起来——这声音,分明就是他,她不可能听错!

那这容貌

她皱起眉头,审视着顾衍。

片刻之后,她笑了:是了,顾衍身为一国之君,必然是不可能以真实身份前来的。这人皮面具的质量,还真是不错。

白一珂的笑,在顾衍看来有些没有来头。

他也皱了眉头:姑娘前来,所为何事?

他的从容,他的淡定,他的临危不惧,便是上辈子最吸引白一珂的地方——直到死,她都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

只是欣赏不代表她狠不下心来。

隔世重逢,她还记得他带给她的种种伤害,他却什么也不知道——悲哀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白一珂无法回答。

这张人皮面具真的是一张很普通的脸,五官无一处能让人眼前一亮的,和顾衍整个人的气势都不相符合,即使顾衍中了轻微的摄魂香。

至爱至恨,面对顾衍,白一珂觉得自己内心的小恶魔马上就要窜出来了。

她甚至想杀了他,但是这样的杀害,上辈子她已经做过一次了。仅仅如此,也太便宜他了。

她尽力压抑着自己的内心:大人可知道林王?

你是林王的人?他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何事?

林王约您密谈。白一珂开门见山,然后安静下来,等待着顾衍的答复。

世人都言顾衍是个暴君——明明可以安安心心做守成之君,却一意孤行要开疆拓土,劳民伤财。世人说他性格暴躁,说他做事不考虑后果,说他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没有考虑锡国的未来,说他

当时,白一珂没有时间思索这些人说的是对还是错——就算顾衍真是个十恶不赦之人,她也爱了,又能怎样?

后来,顾衍真的成了锡国历史上成就最高的帝王,吞并了梁氏楚国,这些讽刺声才渐渐消失于耳。

所以,这样一个人,白一珂是完全相信他是有自我判断的能力的。

资本呢?他已然确定面前这个武艺高强的女子对自己不会造成生命威胁,只是来谈条件的,因此放松了许多——他从来就不怕谈条件。

白一珂从袖中拿出一张名帖,放在桌子上,推到顾衍面前。

她轻启朱唇,声音却如八十老妪:不知这些能不能算资本。

名帖不大,上面的字体很明显是女子的蝇头小楷,写的皆是林王手下的能人异士——只是并非全部罢了。

果然,这样的名帖吸引了顾衍的好奇心。

敢问姑娘是哪位?他的目光在名帖和白一珂中间打转。

尚未入榜。她答的干脆——事实也确实如此。毕竟她年纪还小,再加上梁蕴的有意遮掩,世人皆知有暗卫云浮,却不知她白一珂的大名。

姑娘年纪轻轻身手了得,将来必有一番大作为。他冷眼到,只是,这毒可以给再下解了吗?

这不是毒,是迷魂香的药效。

你顾衍无奈苦笑,姑娘用不着如此,再下无武功傍身的。

顾衍身体不好,再加上脚有些跛,能保住命已经是个奇迹了。至于武功,那是想都不用想的——但凡他有点武功傍身,上辈子都不可能被白一珂带着一起跳城墙。

我知道。她抬起眼眸,眉目如画,用迷魂香,是想篡改你的记忆的。

她微微翘起唇角:今天,你没见过我

控制好定量,迷魂香有摄魂夺魄的效用,可改变人的记忆,且毫无破绽

日上三竿,顾衍被贴身侍卫叫起来的时候,还是感觉脑子有些晕。

爷,昨晚夜间您怎么点了蜡烛?

顾衍转过身去,看着已经燃尽的蜡烛,从记忆深处翻出昨天晚上的画面:林王派人来请朕密谈,朕决定一去。

可皇爷,这样不安全。

无碍,他们无意杀我。他捏紧了袖中的名帖,压低声音,今晚子时。你去安排,务必让楚国国君派来的人都不知道此事。

侍卫领命离开。

顾衍从袖中拿出名帖,翻过来,便见上面写着——月圆,子时,竹里馆。

这字体和正面的字体完全不同,多了男子的豪迈,但依旧可察握力不足。

当日,白一珂没有回林王府,而是直接去了竹里馆——林王的别院。

别院的书房里,梁蕴已然等候多时。

办好了?

嗯。白一珂点了点头。

梁蕴没有说话,而是拿起了笔。

白一珂玲珑之心,马上走到梁蕴身侧帮他磨墨。

梁蕴挥毫泼墨,运笔有力,收笔亦有上古遗风。

那纸上,赫然出现一个大字——忍!

他已经忍了多年了,现在,是时候开始改变这一切了。

白一珂也笑了,笑的微不可查——很好,重活一世,她等的,便是现在!

一珂,你怕死吗?

上一辈子,他也这样问过她。那时候,她虽然已经以云浮之名成为第一女暗卫,骨子里却还是个深陷情爱的小姑娘。所以,那个时候,她说如果是和王爷死在一起,一珂就不怕。

单纯,可爱。

《江山聘之帝宠》第7章 一寸之间

她那么说的时候,梁蕴笑的特别欢乐。

现在想想,梁蕴应该是觉得她傻吧。

这一次,她说:怕。

说不怕的都是没死过的。能重新活着,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在完成自己的目标之前,她还不想去死。

但是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一旦失败,便尸骨无存,你可想好了?这一次,梁蕴格外认真。

想好了,我会跟王爷站在一起的。

他放下笔,深呼了一口气,好像把心头的重担也一起放下似的:去问问遇宸吧,本王是不舍得放弃他的,但也要看他的选择。

其实,梁蕴最是尊重跟随他的这些人了。

上辈子,为了梁蕴,她和江遇宸都赴汤蹈火,但那都是自己的选择。

这辈子,和上辈子一样,江遇宸风风火火地答应了——小孩子的誓言,也是可以当真的呢。

是夜,子时,月朗星稀。

竹里馆凄凉萧瑟,了无生机。

柴房旁边的一间小房子里,侍卫正在摆弄着炭盆,期待着温度能有所升高。

吱——门被推开了。

见过王爷!

免礼,退下吧。

梁蕴坐于主位,白一珂和江遇宸立于其身后——身量虽小,但气势不输。

毕竟是冬天,再加上这院子里许久不住人了,尽管烧了炭,温度却迟迟上不来。不过这些都是无关紧要之事,三人皆未在意。

一炷香后,密谈的另一方终于到了——顾衍依旧带着那张和气质不符的人皮面具,却换了一身纯黑色的夜行衣——这样的武林中人的行头,放在他的身上竟有些搞笑。

白一珂差点笑出声来。

双方一番客套之后就坐。

于是,一番剑拔弩张的密谈就这样开始了。

密谈的双方都不是普通人——尤其是顾衍,千古名君的脑子,真不是一般人比得上的。

明人不说暗话。楚国东部三县土地肥沃,以此为代价,相信您应该会动心。

被猜到身份的顾衍面色不显,沉思良久。

梁蕴一直在等着思索的顾衍,白一珂也在等。

白一珂知道,对于顾衍来说,这不是个很好的选择,毕竟楚国那么多的皇子里,不管谁坐上皇位都会比梁蕴要好对付的多。但楚国东部三县土地肥沃不说,还占据着商道要冲,地位十分重要,也怨不得他动心。

是的,他在权衡。

白一珂在等着他权衡——她希望他的选择和上辈子一样,这样子,她才能一步步走到他的世界里,才能一步步报复包括他在内的伤害过她的人。

良久,顾衍终于说话了。

林王可知,若朕不帮你,贵国太子登基,我扫平楚国不过是几年的事情罢了。他的王霸之气,在这一刻尽显。

他戳到了梁蕴的心事——确实,从顾衍的角度考虑,没必要把本来简单的事情搞得那么复杂。

顾衍这样的选择,是白一珂万万没想到的,她本以为事情会和上辈子的发展一样,没想到这一世,顾衍似是比上一世更成熟了些。

瞬间,她抽出了腰间的剑,刺向了他的喉咙——剑身寒光凛凛,与他的喉咙不过一寸距离。

她犹如凤凰女神,睥睨着这位普天之下独一无二的国君:锡国君可知,你若不应,此刻,便会成为我剑下亡魂。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

顾衍不自觉多看了白一珂一眼,终究开口:你们不敢杀我。

话是冲着梁蕴说的,眼神却未曾从白一珂脸上移开。

林王确实不敢杀锡国君,但是白一珂的剑又向前挪了挪,我敢!

剑身划破皮肤,喉头处有血渗出,鲜红。

剑拔弩张的气氛,却是这个房间中年纪最小的女孩子导致的。

顾衍凛了神色:你想要什么?他终于不敢小看这个小姑娘了。

答应林王的要求,楚国再派公主和亲,锡国君应该不吃亏。她步步紧逼。

任是多么从容的人,在剑抵到脖子上的时候也会有所担忧,顾衍自然也不例外。不过,他愿意答应,还有一个原因,便是面前的这个小姑娘——她怎么没由来提出要和亲呢?

上一世,白一珂就是借着和亲之名成为公主的丫鬟,借此进入了锡国皇宫。这是个很好的打入敌人内部的途径,她并不打算舍近求远。

如此,也好。顾衍改变了自己刚才的说法。

梁蕴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只是一层疑惑从他心中升腾——白一珂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顾衍是个言而有信之人,这一点白一珂很确定。

得到了他的答复,她抬手将那柄宝剑收回到刀鞘中。宝剑入鞘,如她敛去期起一身豪气。

多年后,他说,正是她这关键时刻的临危不惧吸引力了他,让他牢牢记住了她。

既如此,便多谢锡国君了。梁蕴抱拳行礼。

顾衍倒未曾多说什么,只是伸出右手,朝自己的波子上抹了一把,再放到自己面前细细查看——血迹,鲜红。

他抬起眼眸,冲着白一珂晃了晃手: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白一珂就被这动作惊到差点慌神——没来由的,顾衍为何要给她看这个,难道不该恨她才对吗?

梁蕴当日也注意到了这一幕。

他转过头去,微微抬高声音:遇宸,金疮药带了吗?

这一嗓子,果然将白一珂跑远的思路拉了回来。

她移开和顾衍对视的目光,全神贯注地盯着面前空荡荡的茶壶,眼观鼻口观心,仿佛自己不过是这块场景中的一块毫不起眼的小石子罢了。

从江遇宸手中接过金疮药,梁蕴将它递给顾衍。

两手相接的瞬间,梁蕴却握住了那药瓶,没有撒手。

顾衍下意识看向梁蕴。

梁蕴也看着他。

空气仿佛凝结

似乎是很短时间,差不多打一个喷嚏那么短的时间;也似乎是很长,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梁蕴终于开口了。

他说:遇宸,一珂,你们先出去,本王有话要单独与锡国君讲。

梁蕴语气平和,却不容反驳。

后来,这两人谈论了什么,白一珂无从得知——但是她明白,单独谈谈应该是顾衍的意思,梁蕴不过读懂顾衍的意思,顺水推舟做个人情罢了。

房间外,漆黑的夜晚,寒风凛凛。

屋内,剑拨弩张的气氛已经散去了——至少表面上看来如此。

炭火熄灭了,缕缕青烟从炭盆中升腾起来。

顾衍看着那青烟在自己面前散去,悠悠开口:让本王答应也不难,只是还需多一个条件。

王锡国君请说。梁蕴已有预感。

那小姑娘,林王让给在下便可。

实在是太冷了

梁蕴搓了搓手,想让自己双手暖和起来,眼神却让人捉摸不透。锡国君何以提出这等要求?她不过是本王手下一侍卫罢了。

只怕不止如此吧?顾衍那君临天下的气概,此时显露无疑,成与不成,全在林王您一念之间。

顾衍的气势,足以压的人失去思考的能力,然一直在楚国备受压迫的梁蕴也并非池中之鱼。

他周身流露出一股十分不舍属下之人的气息,终是点了点头。

只是这不舍是真是假

江山聘之帝宠

江山聘之帝宠

作者:灰仓鼠状态:已完结

江山聘之帝宠小说在线全文,江山聘之帝宠免费阅读,作者灰仓鼠创作的江山聘之帝宠txt免费下载。文中内容节选:她,出身帝王家,是名满江湖的女暗卫,却因所谓爱情甘愿成为他人替身,被陷害,被打断手臂,失去孩子终落得自尽的下场。她,以美妙的声音为代价换得重生,凤凰涅槃以此江山为媒,当娶白一珂为后。便是不嫁,这江山也终是我白一珂的。上辈子欠的,这辈子你早该奉还!......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