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豪门狂婿陈青夏雪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3-26 09:58:25豪门狂婿作者:半解

豪门狂婿陈青夏雪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陈青夏雪的小说名字叫做《豪门狂婿》,这本书是由作者半解倾心打造的都市生活小说,豪门狂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豪门狂婿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推荐指数:10分

《豪门狂婿》在线阅读

《豪门狂婿》免费试读

豪门狂婿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陈青夏雪小说在线节选章节阅读:

第4章:闯祸了

姐夫小小心

夏雨的话还没说完,便下意识捂住嘴巴,不敢置信地看着陈青。

她怎么也没想到,陈青没有被扇耳光,反倒是李红九倒在了地上。

李红九羞恼成怒道:陈青,你他妈敢打我,信不信我弄死你!他羞恼至极,陈青居然敢跟他动手,这是在找死!

夏雪急忙扶起李红九问:没事吧?

整个南川市,有几个人敢对李红九动手,反正夏雪从来没见到过,陈青将他打倒在地,势必会激怒李红九,而陈青又是夏家的女婿,肯定会牵连夏家。

滚!贱人,这次我要让你们夏家知道,惹怒我李红九会是什么后果!李红九猛地一甩手推开夏雪,开着车扬长而去。

姐夫,你是不是会武功呀,刚才真的太厉害了。

夏雨激动地拍着小手。

厉害个屁,他闯大祸了!夏雪没好气地看着陈青说:现在你心里舒服了?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会带来什么后果?陈青,我本以为你是个成熟稳重的人,没想到你这么冲动,太让我失望了!

气急败坏下,夏雪狠狠地扇了陈青一巴掌。

陈青压根没料到夏雪会动手,当然也没有防备,脸上挨了一巴掌,顿时火辣辣的疼。

可他的心更疼,犹如刀割,血流不止。

而后苦笑两声,失望地看了眼夏雪,转身走了。

姐夫,我姐不是故意的,你等等

可陈青就像没听见夏雨的话似的,头也没回。

姐,你太过分了!夏雨义愤填膺地说:姐夫为了保护你,才打李红九的,你不感谢他就算了,居然还打他耳光,你考虑过姐夫的感受吗?

夏雪的手也在微微颤抖着,当然不是因为疼,而是她也意识到,这样做太伤害陈青。

但她真的太气愤了,李红九是李家的大少爷,是整个南川市最有背景的公子哥之一,李红九动怒,夏家也得跟着遭殃。

可说不上为什么,看着陈青失落的背影,夏雪的心忽然疼了一下,目光也变得模糊起来。

这次夏家危在旦夕,我好不容易才劝说姐夫出面解决,结果你却因为李红九打了姐夫耳光,你不是在帮夏家,而是在害夏家。

结婚两年,夏雪比任何人都了解陈青的能力,说他能拯救夏家,夏雪万万不会相信。

夏雨,难道你比我还了解陈青?

虽然陈青似乎身手不错,给夏雪带来不小的震惊,但这个社会不是谁的拳头硬,谁就厉害的。

夏雨恨不得马上说出陈青的真实身份,可她答应过陈青,要保守秘密,而且她更担心陈青的身份曝光,给夏家带来灾难。

于是夏雨只好说:姐,就算姐夫没有救夏家的能力,你也不应该打他,别忘了你是他妻子。

有机会的话,我会向他道歉的。

夏雪没有再纠结这件事,李红九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事到如今,她必须尽快将这件事告诉夏昌河,商量对策。

半小时后。

夏昌河的书房外面。

爷爷,我是小雪,有事跟你说。

夏雪轻轻地敲门。

进来吧。

书房里传来夏昌河机器般冰冷的声音。

夏雪小心翼翼地走进去,夏昌河正捧着一本古书翻阅着,犹豫了几秒,夏雪才鼓起勇气说:爷爷,出事了

当夏昌河听到李红九被陈青打了,双手一抖,书立刻掉在了地上。

我就知道把他留在夏家早晚是个祸害,陈青人在何处,这次万万不能再留他了!还有你夏雪,我让你去求李红九,你居然给我惹出这种事情,这次要是李家怪罪下来,我就把你交给李家,任由他们处置!

听到夏昌河的这些话,夏雪心里委屈得不行,鼻子酸酸的,只想哭出来。

正当这时,管家王伯匆忙走进来说:老爷,李红九来了。

夏雪猛地一惊,没想到李红九来得这么快,一点都不给他们准备的时间。

夏昌河也满脸惊慌,怒瞪夏雪一眼,急忙走出书房。

夏家的院子人满为患。

李红九面色阴冷,狭长的眸子里带着两团怒火,即便是一个眼神,都让夏家的小辈噤若寒蝉。

身后是七八个膀大腰圆的男人,熟悉李红九的人都知道,这些人是李红九从众多高手里面挑选出来的保镖。

但平时李红九很少带他们出来,这次居然来了七八人,这种阵仗就连夏军也很少看到,他以为李红九是冲着自己来的,心中大骇,当即就有了逃走的想法。

半小时内,我要见到陈青,否则,你们夏家将承受我的怒火!

夏军一听这话,顿时松了口气,敢情李红九是冲陈青来的。

李公子,未曾远迎,还望赎罪啊。

夏昌河匆匆走来,满脸赔笑道:事情我都听说了,即便李公子今日不来,我也会将陈青那混蛋绑去李府,任李公子处置。

李红九见夏昌河来了,脸色倒是缓和了许多:夏爷爷,既然这样,那就把陈青交出来吧。

实不相瞒,陈青不在夏家,我马上联系他,请李公子移步客厅,稍作歇息。

夏昌河看了眼夏雪,夏雪,还不请李公子到客厅歇息。

夏雪淡淡道:李公子,这边请。

到了客厅,夏雪将茶水放在李红九面前。

李红九冷笑道:夏雪,如果你当初嫁给我,做了李家的少奶奶,夏昌河又岂敢对你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只可惜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我命薄,没有做李家少奶奶的福气。

夏雪冷淡道。

夏雪冷漠的态度,让李红九十分不爽,夏家已经大难临头了,她还有什么高傲的资本?

这时,夏昌河走进来说:李公子,我已经派人去找陈青了,半小时内,一定将他带回来见你,恕我多嘴,李公子打算怎么处置陈青?

李红九没有立即说话,而是先看了眼夏雪,只见她也忧虑重重地看着自己,李红九便笑着说:倘若我废掉陈青一双手,夏家会插手吗?

第5章:再也不欠你

听到李红九要废掉陈青的双手,夏雪吓得一哆嗦,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因她而起,作为陈青的角度,他只不过是想保护自己的老婆,这无可厚非。

所以,夏雪当然不希望陈青被废。

当然不会。

夏昌河斩钉截铁地说,我早有把他逐出夏家之意,那个废物,根本配不上夏雪,这次他胆敢对李公子动手,夏家万万不敢再留他,以后他是死是活,也和夏家没有任何关系。

你也是这个意思?李红九瞥了眼夏雪。

夏雪紧蹙眉头,正准备说话时,夏昌河咳了一声说:夏雪,想清楚再说。

看到夏昌河凌厉的目光,夏雪吓得不敢说话了。

见状,夏昌河笑呵呵地说:夏雪不说话,想必她跟我的意思一样吧。

呵呵,李公子,喝茶。

夏雪心里暗自祈祷,陈青不要傻不拉几地来夏家,只有这样,他也许才能躲过一劫。

可大概二十分钟后,夏军快步走进来说:爷爷,陈青来了。

夏雪娇躯微颤,忙不迭看向门口,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走了进来,正是陈青。

夏雪想过去跟他说话,可陈青看也没看她一眼,夏雪忍不住咬着嘴唇,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换做以前,无论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只要有她在,陈青的注意力,永远都在她身上。

可现在,陈青连看都不愿看自己,看来下午那一巴掌,已经伤透他的心了吧?

想到这里,夏雪就不自觉地咬住嘴唇。

见陈青走进来,夏昌河开门见山道:陈青,你好大的胆子,连李公子都敢打,我看你真的吃雄心豹子胆了!

陈青淡淡地看了眼李红九:他想打我,我为什么不能打他。

如果当时不还手,岂不白挨一巴掌?

听到这话,夏家的小辈都气得咬牙,这家伙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他一个废物女婿,能跟李家大少比?

夏军恨不得冲上去给陈青几下,戟指怒目道:人家是李家的大少爷,你算什么东西!这两年要不是夏家罩着你,你狗屁都不是!陈青,你就算找死,那也得死远点,别连累我们夏家!

李家的少爷?

区区一个李家的后代,也算少爷?

陈青显然没把李红九当回事,他只是想不明白,夏雪居然因为李红九动手打自己,两年来,他放下身份放下尊严,只是想走进夏雪心里,可结果又如何,现实还是狠狠地给他一巴掌。

你想怎么解决。

陈青淡淡地看着李红九。

跟我走,你会知道的。

李红九说完就朝身后的保镖打了个手势,那几个保镖立即走向陈青。

等等。

夏昌河忽然说。

李红九眉头一扬,眯着眼说:夏爷爷,难道你想阻止我带走他?

李红九之所以还叫夏昌河一声爷爷,是他暂时还不想跟夏家撕破脸,李家铲除夏家是早晚的事情,但仅凭一次车祸就弄得夏家家破人亡,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所以李家还没行动,其实也是在疏通各方面的关系,夏家虽然是三流家族,但在南川市也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如果不是考虑到这一点,李红九早就跟夏昌河翻脸了。

那倒不是,但有件事,必须现在说清楚。

说话间,夏昌河从沙发上站起来,目光环视众人,最后落在陈青脸上,我以夏家家主的身份宣布,从现在起,陈青和夏雪解除夫妻关系,以后两人不得再联系,陈青也永远不能再踏入夏家半步!

哗!

此话一出,客厅顿时骚动起来,夏家的小辈都忍不住窃窃私语,有些话还传入陈青耳朵里。

爷爷终于把这个废物撵走了,这两年夏家养着他,他还尽惹破事。

可不是嘛,他吃夏家的用夏家的,如今还给夏家惹麻烦,绝不能再让他留下来。

没有我们夏家的庇护,他连一条狗都算不上。

虽然这些话难以入耳,但陈青都可以不在乎,此刻,他只想听夏雪的想法,离婚是你的意思?

陈青那双深邃的眸子里,透露着一股悲伤,夏雪忽然发现自己好恐惧,根本不敢直视陈青的眼睛,纤细的柔荑紧紧握在一起,手心也渗出一层细汗。

她本来以为自己不在乎陈青,就算离婚,她也不会有任何舍不得,可事实上,她心痛了,一时间居然害怕失去这个男人。

这时夏雪才知道,原来两年的默默陪伴,这个男人早已走入她内心深处。

夏雪,你可以不离婚,但这也就意味着,陈青还是你们夏家的人,那样的话,我可能要向夏家讨个说法了。

李红九眯着眼说道。

两年前,这个女人让他颜面扫地,两年后,他要亲眼看到他们夫妻变成仇人,大难临头各自飞,这样的场面才够精彩。

夏昌河急忙说:夏雪,你是哑巴嘛,说话啊你!

夏雪狠狠地掐了下大腿,尽可能用平静的声音说:陈青,我们离婚吧。

夏昌河不由暗松口气,好在夏雪没有再固执,如果她坚持不离婚,无异于火上浇油,只会更加刺激李红九,而结果就是夏家被连累。

陈青,你听清楚,夏雪决定离婚了,以后你休要再缠着她。

夏昌河又看向李红九,笑呵呵地说:李公子,现在可以带他走了,陈青是死是活,都跟夏家没有任何关系。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李红九淡淡地瞥了眼夏雪,把陈青带走。

陈青情不自禁地握着拳头,心已然破碎不堪。

两年来,我当牛做马,受尽夏家的侮辱,但从未有过怨言,我不是觊觎夏家的权势,更不是在意夏家女婿这个身份,我在乎的,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你夏雪。

当初你救我性命,我当你是妻子,敬你为恩人,只要你高兴,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只希望,你能看到我的付出,能从心里接受我这个丈夫,但我没想到,两年的陪伴,你竟然完全不在乎。

夏雪,也许我注定不是你命中陪你一生的男人,我接受现实,也同意离婚。

但你记住,我陈青,再也不欠你的。

第6章:扫地出门

陈青的声音不大,甚至还特别的平静,但眼眸中尽是失望和悲伤。

夏雪听得真真切切,好像陈青说的每个字,都重重地敲击在她心头。

这一刻,心是那么的痛,犹如刀割。

原来,自己这么在乎这个男人。

可后悔也晚了,留下一个冷漠的眼神,陈青便转身走出客厅。

夏雪张了张嘴,可话到嘴边又咽回肚子,视线也模糊了。

姐夫,你要去哪?

陈青刚从客厅出来,就遇到了夏雨。

夏雨,他已经不是你姐夫了,夏雪已经跟他离婚了。

爷爷还说,从今以后,陈青不得再踏入夏家一步。

夏军冷哼道。

离婚?姐,你疯了嘛!姐夫到底哪里做错了,你们要这样对待他!夏雨义愤填膺地说。

夏雪咬着嘴唇,无言以对。

夏昌河沉声道:小雨,夏雪和陈青的事与你无关,也不是你能管的。

你让开,让他走!

夏雨还想说什么,可陈青却苦笑着摇了摇头:夏雨,别说了,也许我早该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但我绝非无情无义之人,倘若以后遇到麻烦,便来找我。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无不是哈哈大笑起来,好像听到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

哈哈,这小子可真不要脸,这两年要不是夏家庇护他,他连一条死狗都不如,现在自身难保,居然还大言不惭,到底是谁给他的自信啊。

就是就是,自己都大祸临头了,还有脸吹牛逼。

这家伙怕是习惯了夏家女婿的身份了吧,到现在还活在梦里面呢,哈哈。

夏家的小辈无不是冷嘲热讽,就连几个长辈,也都满是不屑地看着陈青的背影。

这时,陈青忍不住转身,平静的目光扫视着所有人,似乎将他们这副嘴脸印在脑海里。

这两年,陈青因为夏雪才忍气吞声,但这并不是说,堂堂的陈家少爷,没有脾气。

夏雪已经提出离婚,今后便形同陌路,倘若以后见面,他们再欺辱自己,陈青自然会还击。

姐夫夏雨还想说什么,可陈青已经走远了,那几个保镖急忙跟了出去。

这时,夏昌河走到李红九身边,低声说:李公子,你看飙车那件事,能不能放过我家军儿?李公子若是有什么条件,夏某定当照做。

夏昌河把陈青扫地出门,一来确实看不上陈青这个孙女婿,夏雪是南川市有名的美女,夏昌河总觉得,夏雪还能发挥大作用。

再者,夏昌河逢迎李红九,也是希望李红九对飙车的事情网开一面。

李红九托了下眼镜,沉吟片刻道:夏爷爷,这件事我恐怕爱莫能助,死的人是我堂弟,我岂能做吃里扒外的事情。

再说这次死的是李家的后代,若是不了了之,李家颜面何存?

说完,李红九就带着一股冷笑走了出去。

夏昌河气得冷哼一声,眼里也闪过一丝阴冷,姓李的,你们最好别把事情做得太绝了!

李红九快步走出夏家,脑子里盘算着怎么教训陈青的时候,只见几个保镖都胆战心惊地看着自己。

少少爷,陈青不见了。

不见了!李红九环顾四周,果然没看到陈青的影子,顿时喝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自诩是高手,居然连一个废物都看不住,我养你们还有什么用!

少爷,那小子身手不错,跑得贼快,一溜烟儿的工夫就没影了,我们

我不想听你们的解释,马上给我去找,找不到他,你们也别回来了!李红九面色阴冷地说。

夜幕降临,南川市这座四线城市,也万家灯火,展示着都市的繁华。

酒吧街。

一家酒吧里,陈青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桌子上横七竖八地躺着空酒瓶,十多瓶啤酒下肚,饶是陈青也有了醉意。

此时,电梯里走出来几名年轻女子,身上穿着名牌服饰,眼神孤傲,显然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

走在中间的女人,长得极为漂亮,气质绝佳,甚至能和夏雪平分秋色。

杨小姐,你哥真的回来了吗?听说这两年杨少一直在省城发展,不然南川市,哪有李家李红九嚣张的份。

一个长得不错的女人问绝色女人。

李红九岂能和我哥相提并论?杨静书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一个角落里,就算藏龙卧虎的省城,我哥也混得风生水起,李红九算什么东西。

那倒是,杨宏宇少爷,绝对能碾压李红九。

女人点头附和,随即指着角落说:咦,杨小姐,那不是夏雪的废物老公吗?

其实杨静书刚才就看到了陈青,但只是一个吃软饭的废物,还不足以勾起她的兴趣。

还真是夏家的废物女婿呀,你们听说没,这个陈青惹到李红九了,现在李红九正派人满城寻找这家伙呢。

静书姐,你说我们要不要给李红九打个电话,告诉他陈青在这里?旁边一个女人问道。

李红九派人寻找他的下落,难不成你们也是李红九的手下?如果你们想讨好李红九,我也不阻拦你们。

杨静书冷淡道。

听到这话,旁边几个女人都面面相觑,没人敢再提给李红九打电话了。

我哥应该快到了,先去接我哥。

杨静书淡淡地看了眼角落,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一辆黑色车停在门外,走下来一个二十八九的青年,留着短发,看起来挺精神的。

杨静书笑着走过去:哥。

杨少。

旁边几个女人,也纷纷打招呼。

杨宏宇淡笑道:静书,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说话间,杨宏宇率先走进了酒吧。

杨静书紧紧地跟在杨宏宇身后,忽然想到了什么,便指了下陈青说:哥,你不是想知道夏雪的老公是谁吗,喏,就是他。

杨宏宇顺着杨静书的手指看去,当目光落在陈青脸上时,瞳孔猛地收缩起来。

陈陈少?

豪门狂婿

豪门狂婿

作者:半解状态:已完结

豪门狂婿陈青夏雪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陈青夏雪的小说名字叫做《豪门狂婿》,这本书是由作者半解倾心打造的都市生活小说,豪门狂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豪门狂婿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