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诡门棺陈凡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3-26 09:35:28诡门棺作者:大虫

诡门棺陈凡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陈凡的小说名字叫做《诡门棺》,这本书是由作者大虫倾心打造的悬疑灵异小说,诡门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诡门棺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推荐指数:10分

《诡门棺》在线阅读

《诡门棺》免费试读

诡门棺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陈凡小说在线节选章节阅读:

第4章:绳子

拿到钱后老邢开始收拾行李,让我把晾在外面的衣服都收起来,我还没动身,工地传来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

有人边敲盆边大喊,后山出事了,死人啦

我对老邢说,怎么又有人死了?

老邢声音有点低沉,拿到钱就走,你管他谁死了?

我说,好歹同事一场,去看看吧!

老邢倔不过我,放下行李陪我去后山。

跑到出事的地方,我没有看见尸首,却看见工友们一个个张大嘴,伸长脖子在望着天,那场面就跟有人正开着飞机从天上撒美元似的。

我也把头抬起来,没看见美元,只感受到了惊吓。

有股电流从身上穿过,我的脸在颤抖,超出了正常人的频率。

被吊死的人是工头!

工头上吊时光着身子,那根吊死绳笔直地插向天空,在绳端的另一头,却看不到固定物,好像垂在天上,我的手电筒光沿着吊死绳延伸上高空,根本照不到底,头顶黑漆漆的一片。

这根吊死绳,仿佛从云层里伸下来。

所有人都看傻了,整个后山鸦雀无声,大伙全都伸长脖子,傻傻地看着这一幕,好像一群看热闹的猴。

气氛诡异,又沉默。

鬼呀!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工友们一窝蜂全跑下山,我吓出一头汗,正要跟着工友们往山下跑,老邢脸色难看地拽着我,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钱是从哪儿来的?

我吓得不能喘气了,结结巴巴地说,老邢,我真没骗你,下午还跟工头见过面,是他亲手把钱交到手上,不知道为什么他又

话刚说到半截,我手背都出汗了,我想到工头开门时那张不正常的脸,肌肉不自然地颤抖。

老邢的话多了几分森怖的味道,那就是你见鬼了,工头肯定不是刚被吊在后山的,他死掉有些时候了

我脑门响了个炸雷,大腿忽然就软了。

别坐下,没出息的样子,快跟我爬到树上把工头弄下来!老邢也在发抖,可他强装镇定,非要弄下工头的尸体。

我快哭了,老邢,我们还是走吧,赵大虎前两天刚死了,现在工头也死得一个比一个奇怪,你不怕吗?

老邢机械地回头盯着我,不把事情搞清楚,你以为能走掉吗?

我心都缩成了针眼,冷汗大股往外流,老邢你别吓我,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先把工头弄下来再说。

老邢背过身子去,哆哆嗦嗦摸出一支烟,打了好几遍火才把烟点燃,我年纪大了,爬不上树,只能你去了。

我一万个不情愿,可还是被老邢强逼着爬上树,工头尸体悬在半空,脚尖笔直地垂向下,舌头拖到胸口了,整张脸发青、透着紫红色,五官扭曲不成样子,眼珠子居然是睁开的,眼角开裂瞪出了血丝。

我沿着工头脖子上的吊死绳往上看,根本看不到绳子的尽头

老邢站在树下大喊,别磨蹭,快把绳子解开!

我浑身一哆嗦,颤颤巍巍地去解绳子,尸体坠落到树下,脚尖笔直地插进松软的地面,好像一根从天而降的钉子。

他居然站定了!

尸体落地后只是晃了晃,像个不倒翁,居然没有倒下!

卧槽!我差点从树上跌落,老邢的脸硬得好像块石头,他凶巴巴地瞪我,别鬼叫,死人有什么好怕的?

他嘴上说不怕,可嘴边的烟头却掉地上了,脸比我都白。

我七手八脚地爬到树下,老邢这特么太不正常了,工头的尸体为什么不肯倒,他是不是不想走啊?

闭嘴!老邢脸上的皮都抽筋了,样子特别吓人。

我不敢再待下去了,赶紧说,老邢,尸体都弄下来了,你还不走?你不会想背他下山吧?

老邢瞥我一眼,你肯背吗?

我脊梁骨一股冷气上涌,使劲甩头,不成,打死我也不背!

早猜到了,你先走吧,我去去就来。

老邢瞪了我一眼,走到工头面前,将尸体死死攥紧的拳头掰开。

人死后血脉僵化,肌肉是硬的,工头把拳头攥得很紧,我甚至听到老邢掰断他指骨的咔嚓声。

老邢!我大喊一声。

老邢吓了一跳,他回头脸上的肌肉都抽筋了,恶狠狠地说,你鬼嚎什么,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

我头皮发麻,指着他问,你掰工头手指头干什么,人都死了你还

老邢说,我在找东西。

说完他继续掰工头下一根手指,清脆的咔嚓声好像我耳边炸响的炮仗,我浑身一激灵,看见工头被掰变形的指缝中露出一个小铃铛。

铃铛是四角形的,很精致小巧,表面有一层铜锈,没等我细看,老邢已经快速把铃铛抓在手里,面无表情地回头道,走吧,下山。

我说,老邢,你从工头手上拿走了什么?

老邢黑着脸,别问!

我只好闭嘴,老邢大步走在前面,比上山的速度还要快,我硬着头皮跟上,他全程不说话,我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只是心中越来越奇怪,既害怕,又好奇。

赵大虎和工头到底是怎么死的,他俩的死是偶然,还是存在什么联系?老邢从工头手上拿走的到底是什么,他好像知道什么,为什么却不肯说?

这几个问题一直在我脑子里盘旋,我的脑子跟一团浆糊似的。

我边思索问题边走,没留意脚下绊到一根绳子,哎呀一声摔了个狗吃屎,老邢不耐烦地回头说,这么大个人了走路不长眼睛,快起来!

我揉了揉腿肚子,嘴里小声抱怨,有东西绊我

说完我把手伸向脚边,想把绊倒我的东西揪出来,起初我以为是树枝,可抓在手上却细细的、软软的,好像一根绳子,我正好奇后山怎么会有绳子,低头一看,吓得妈呀怪叫,一蹦三尺高。

是那根吊死绳,这东西刚才还套在工头脖子上!

真没出息!老邢返回来扶我,直到他看清我手上抓的是什么之后,脸色顿时也变了,还拿着干什么?快丢掉!

我吓抽筋了,丢掉吊死绳赶紧往老邢身后躲,老邢,吊死工头的绳子怎么到山脚下了,难道它它一直跟着我们

第5章:行凶

我吓得有些麻木,舌头打结说不出完整话来。

老邢心不在焉地说,可能是被风吹到山下的,没事。

我不自然有些不自然,老邢,不会有鬼吧?

走在前面的老邢后背绷紧了一下,很快他肌肉松弛下来,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在害怕什么?

我舌头打结道,可是,这根吊死绳怎么会无缘无故绊倒我,我

没事,只是巧合。

老邢背过脸,看不到是什么表情,只听他自言自语似地说,你没接触过棺材,不可能有事。

棺材?

我一下想到了什么,赶紧追问,难道所有事都是那具棺材闹的,棺材在哪儿呢?

老邢脸色难看地回头,你很想看?

我连忙说,不想,我只想离这邪门的东西远一点。

说话间我们已经返回了工地,这次老邢反倒不急着走了,他返回工棚后一直坐在床上抽闷烟。

我急着收拾行李,见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连屁股都没挪一下,我不解道,老邢你发什么愣啊,你不是说要走吗,怎么还不收拾行李?

老邢啊了一声,好像刚回神,哦,天黑了,还要往哪儿走?

我说,没事,我用手机叫顺风车,反正咱们离市区不远。

老邢干巴巴地笑了笑,你打吧,我先收一下行李。

他背过身去拖行李箱,我点开叫车软件,滴的一声,有人接单了,手机提示司机会在十五分钟内赶到。

我长舒一口气,坐在床板上抽闷烟,老邢翻来覆去叠衣服,我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后背发愣。

不知道为什么,我盯着老邢的后脑勺看半天,忽然有种把它敲碎的欲望。

我无法自控,身体一下子弹起来,脚步飞快地冲向老邢,耳边有道很冷的声音在响,敲碎它,敲碎它快!

我环顾左右,没有找到下手的东西,一摸裤兜,口袋里却是鼓鼓的,我脑子有点迷糊,想也不想把手伸进口袋,一下就摸出了绳子,顾不上思考这绳子从哪儿来的,又是怎么塞进口袋里的,一心只想勒死老邢!

趁老邢没注意,我把绳子环过老邢的脖子,双手拽着绳子两端,使劲往后一勒!

陈凡你疯了!老邢像条活鱼般蹦起来,死死抓住了绳子,快松手

我压根听不进去,用力勒绳子,手背青筋已经鼓起来了,老邢感到了窒息,他双手乱挥像条八爪鱼一样挣扎,因为我勒得太用力,老邢双脚甚至离地了。

他艰难地回头,手上抓了个酒瓶子,狠狠砸在我脸上。

啪!

酒瓶正中我的鼻梁,我吃痛松了手,愣神看着老邢,胸膛剧烈起伏。

老邢使劲咳嗽,咳了半天才抬头看我,一脸愤怒,你想勒死老子?

我浑身一震,语无伦次地解释道,不我没想过,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绳子哪儿来的!

我话说一半陡然变成了惊呼,我认出了那截绳子,跟吊死工头的是同一根!

我不是把它丢了吗?

我呼吸发紧,感到了窒息,身体抖得越来越厉害,一直在往后退,直到后背抵在了墙上。

我和老邢都沉默了。

他没骂我。

沉默了不知道多久,老邢又给自己点了支烟续上,小陈,你叫的车呢?

我茫然抓着手机,打车软件说司机十五分钟就到。

老邢闷声说,你好好看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了。

我脸色一变,低头看时间,果然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

我咬牙切齿地说,妈的,这么久还不来,我给司机打电话催催!

老邢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苦笑说,打吧!

我拨通顺风车司机的手机号,滴滴了两声,司机接通电话说,谁呀?

我破口大骂,你特么车呢?说好十五分钟到,怎么现在还不来,是不是嫌工地太偏要退单?退单你特么也不说一声!

司机乐了,老弟,我十五分钟前不拉过你一趟吗?你是不是喝多了耍酒疯?刚下车就打电话骂我?神经病啊你

啪!

我脸色越来越难看,手机从指缝中滑落掉在地上。

我舌头抽筋,重复了一遍司机的话,司机说他刚才拉过我,还说我已经下车了,可是我一直待在木棚没有离开

老邢惨笑一声,我猜到了。

我有点抓狂了,咆哮道,你猜到什么了?快告诉我!

日光灯下,老邢的脸比墙灰还白,有个东西在,它不想我们离开。

我差点摔倒,把后背死死贴在墙上,声音在发抖,老邢你跟我闹呢?什么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很愤怒,尤其是老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更让我烦躁不安。

他肯定知道什么。

老邢麻木地抽了口烟,白色烟气从他嘴里喷出,露出一口黄牙,陈凡,你相信我,知道得越少,你越安全。

我语气在发抖,是不是工头他们在后山挖出那口棺材搞的鬼?

工地一直很正常,所有不正常的事都发生在这两天,两头前正是工头他们在后山挖到棺材的日子,我很自然把所有事联系在了一起。

老邢抽烟苦笑,你既然猜到了,干嘛多问?

我牙根都在打颤,可这一切跟我有什么关系,别说碰,那具棺材我连见都没见过!

老邢苦笑道,这是好事,你应该庆幸,假如你跟工头一样碰过那具棺材,可能这些话我只能在去你灵堂的路上说了。

我吓得不敢抽气,不会吧老邢,你只是一具棺材而已,大活人还能被一堆烂木头害死?

老邢摇头,你什么都不懂,那具棺材是有来历的。

我赶紧追问他,你肯定知道吧,你快告诉我。

老邢豁然站起来,表情僵硬地捡起了地上的吊死绳,什么也别问,知道越多越危险,明天你就走,走得越远越好!

见老邢一脸狰狞地走向工棚外面,我忙说,老邢你去哪里?

老邢扬了扬手上的吊死绳,这根绳子是吊死工头的凶器,不能留,我得尽快把它烧了。

我脸色不自然地抖动,我跟你一起烧吧。

老邢问我是不是怕了,要说这人也真是奇怪,我明明怕得要死,可被老邢这么一问,我却哑火了,硬着头皮说,鬼才怕呢,我从来不信这些。

老邢说,不信最好,我走后你把门关上,再将就住一晚吧,不用担心,你没接触过棺材,应该不会有事。

他说了两个字,应该。

我感受到了老邢的心虚。

老邢一走我就把大门封死了,背靠大门喘气,抽完几支烟,我平静下来。

真可笑,世上怎么会有鬼?

第6章:开棺

自我安慰了一会儿,我心情渐渐放松,重新把被套铺好,我看见桌上摆着老邢前两天喝剩下的酒,忍不住拿起来灌了两口,被呛得不停咳嗽。

我这人平时很少喝酒,老邢却偏好这口,这酒度数蛮高的,我接受不了。

我拧好瓶盖把酒放回去,刚要上床眯一会儿,大门传来砰砰响声,和昨晚一模一样的敲门声。

草泥马,还有完没完?

可能是刚喝了两口酒的关系,我胆气正足,从床板下摸出一把刀,大步走向大门,将刀尖举起来死死钉向大门,谁!

陈凡,是我啊。

门外传来老邢的声音。

我松了口气,刚才老邢走得匆忙,忘了带打火机,没火怎么烧吊死绳?估计他半路想起来了吧。

我把刀收好,动手拉开了大门,老邢你是不是有点老年痴呆了,记性这么

拉开门后我愣住了,外面压根就没人,冷嗖嗖的夜风像钢刀一样拍在我脸上,我的脸很僵硬。

老邢?我试探着喊了一声。

没人回应我。

搞什么,又是被风吹的?这破门!我小声骂了句,把门关上再次走向床头。

可返回床上,我却越发感觉不对,大门被风吹响,这很好理解,可为什么我听到老邢的声音?

真特娘邪门!

没等我屁股坐热,拍门声又响了。

没完了是吧?

我腾一下蹿起来,对着大门狂踹一脚,门板嘎吱摇晃,咧开的门缝中似有似无地闪过一道人影。

还真有人!

这次我看清楚了,心说敲门的不是老邢,肯定有人在恶作剧,想到这里我急忙把门拉开,跳出去大吼一声,草泥马,是谁,被我逮住我打断你一条

话说一半,我又傻了。

看见摆在大门前的东西,我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飚冷汗,脚步一踉跄,直接跌坐在门槛上。

我看到了棺材!

大红的棺材,棺面漆红色,像是涂抹了油彩,在月光下散发着诡异的暗红光芒。

棺面猩红,好像刚泼过血!

我吓懵了,不由自主回想起了老邢走之前那句话——我没接触过棺材,所以不会有事!

那现在

我毛骨悚然,浑身一激灵,刚喝下去的酒全都变成冷汗流出,正要拉上门往回跑,可大门拉到一半,我却把手停下了。

尽管我的手因为恐惧正在发抖,但我还是告诉自己,要镇定!

我从来不信邪,一具棺材怎么可能左右人的生死?

开门之前我在门缝中看见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这棺材很有可能是别人故意推过来吓唬我的。

会是谁呢?

没等我想明白,棺材居然蹦了一下。

大半夜这棺材居然自己在动,吓得我神经一抽,好像林正英的电影里也有类似的桥段,棺材里不可能有僵尸吧?

我突然冒出个很荒唐的念头。

我还真没见过僵尸,它到底长什么样?

我盯着棺材看了半天,在好奇心驱使下,我走近了一些。

棺椁盖子上钉了银钉,还套着几根锁链,锁链锈迹斑斑,已经辨认不出是什么年代了,棺材四个角分别垂着一根银线,有的银线下挂着铃铛,有的却没有。

四个棺材角完全对称,辨认不出首尾,理论上每个棺角下都应该有铃铛,可我只看到了两个,还有两个不翼而飞。

等等

我抓起了铃铛细看,只有拇指肚大小,在铃铛外侧有一圈十分复杂的花纹,被铜锈侵蚀了,看不清纹理。

我的手在发抖。

我想到入夜前的事,当时老邢非要我把工头的尸体弄下来,他从工头手里取走了一样东西,很像是铃铛。

我心里冒出一个想法,工头会不会是因为偷走了铃铛,所以才会丧命

我心中一惊,赶紧放下铃铛转身要进屋。

棺材再次震动起来,四个角都离地了。

我一回头,棺材又没声了,我有点分辨不出刚才是不是幻觉。

我脸上全是冷汗,慢慢走到棺材前面,伸手在棺材板上敲了敲。

砰、砰、砰!

棺材夹层是空心的,传来很沉闷的敲打声。

我咽了口唾沫,死死盯着这棺材,老半天没见动静,我松了口气,看来是我太紧张出现幻觉了,正要走,这时棺材里面传来跟刚才一样的声音。

砰、砰、砰!

我吓得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壮着胆子再敲了一下,棺材里马上传来跟我一样的敲打声。

好像这棺材是一面镜子,棺里棺外站着两个我,我在外面敲一下,另一个我也在里面敲一下。

一股凉气从脚心直钻到头顶,我吓到了,正要跑时棺材发出了更加急促的声音,砰砰、砰砰,那已经不是在敲了,而是在砸棺材了!

有东西想从里面出来!

我心脏剧烈抽搐,吓出满头的冷汗,一只脚跨进木棚,忽然耳边有个声音在响,救命陈凡快救我

怎么是老邢的声音?

我猛然回头,死死盯着大血棺,敲击声一阵猛过一阵,我忽然脑门一热,冲回木棚抓起一把斧子!

我去你妈的,管你是什么鬼东西,先砸掉了再说。

斧头劈向棺材时,那敲击声一下就停了,我仿佛听到耳边有人在冷笑。

咔嚓!

棺材板一劈就碎,炸裂的碎木板中蹦出一股浓黑的烟,烟柱冲天,蹿高到房顶,与此同时我脑仁胀痛得厉害,丢掉斧子死死抱着头。

我头疼欲裂,耳边听到有人在笑,这笑声让我陷入了恍惚,视线一黑,径直栽倒在地上

等我醒来时天已经亮了,我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躺在床上,大门敞开,被我劈碎的棺材却不见了踪影。

我猛地一下弹起来,到处找斧头,找了半天发现斧头搁在床脚边没动,我捂着发烫的额头坐下,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门口有脚步声经过,我看见老邢挂着一身露水回来,他精神很疲惫,可脸上却挂着微笑,你醒了?

我茫然点头,你昨晚去哪里了,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回来?

老邢说,你别多问,醒了就快走吧,记住以后别回这鬼地方了。

我茫然张了张嘴,老邢,我昨晚

什么?老邢拎起行李箱,回头看我。

没事。

我犹豫了一阵,不知道该不该说,昨晚劈棺材好像是在做梦,连我自己都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

没事就快走,别神神叨叨的!

老邢一脚跨出门口,见我没动,他回头问我怎么还不走?

我脑子转动飞快,我已经找好车了,一会儿过来接我。

老邢哦了一声,那行,我就不等你了,记住别留太晚,天黑前你必须走,知道了吗?

我笑笑表示知道。

老邢前脚刚走,我立刻抛下正在假装收拾的行李箱,偷偷跟在他身后。

诡门棺

诡门棺

作者:大虫状态:已完结

诡门棺陈凡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陈凡的小说名字叫做《诡门棺》,这本书是由作者大虫倾心打造的悬疑灵异小说,诡门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诡门棺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