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产陈平江婉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3-26 09:27:54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产作者:星若风

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产陈平江婉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陈平江婉的小说名字叫做《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产》,这本书是由作者星若风倾心打造的都市生活小说,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产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产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产》免费试读

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产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陈平江婉小说在线节选章节阅读:

第4章:不准报警

他凑近了女孩身旁,发现女孩半低着头,想要辩解又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眼眶都红了。

这是个非常单纯的女孩。

她连忙放下手里的两款护手霜,准备逃离现场,却被王杰一把拉住了手。

她惊讶地抬起头来,两只眼睛如同湖水一般清澈,害羞又窘迫挣扎了两下。

她是我妹妹。

王杰指着她说道。

胖铁英和张美丽哼了一声:那又如何,你不就一个送外卖的嘛,你妹妹又怎么样啊?我们又没对她怎么样,你这么凶看着我们干嘛?

对啊,你在嚣张什么?

刚才我妹妹只是看了看你们的护手霜,却被你们讥讽买不起别碰,还暗中说她是小偷,是来偷东西的,我没说错吧?

王杰目光直视两个女营业员。

她本来就鬼鬼祟祟的,我们这么说,没问题吧?

张美丽指着女孩非常不客气地说。

这样就不行了,你们这样太欺负人了,给我妹妹道歉,这件事情就算了,我带她到其他化妆品店买最贵的化妆品。

如果不道歉,那这件事情就没完。

王杰的强硬态度,让那个朴素女孩有点惊讶。

不过她很快就摇了摇头,用非常小的声音说:不,不用,我走,我现在走就好了

没事,今天哥哥帮你找回这个理来。

目光触碰后,女孩羞涩的连忙移开了目光,。

现在这个社会,竟然还有这么害羞的女孩?

王杰心里面不由好奇。

美丽你数一数,有没有少东西?

胖铁英提醒了起来,前些天护手霜这个柜台确实丢过三个护手霜,店长骂了张美丽,还扣了她一个礼拜的奖金。

张美丽点了一遍,连忙一把拽住了朴素女孩的衣服,大声叫喊:少了一瓶护手霜,是你偷的吧?前几天丢的也是你偷的吧?

放开她。

王杰满脸怒火,低声吼道。

刚才从头到尾,王杰一直盯着朴素女孩看着,她拿起两瓶护手霜,放下也依然是两瓶。

这一点王杰百分百确定她是被冤枉的。

他恶狠狠瞪了胖铁英和张美丽一眼,谁知道这两个女营业员比他更凶。

张美丽指了指朴素女孩的口袋,胖铁英心领神会,竟然以飞快的速度摸向了朴素女孩的口袋,从她口袋里摸出来一瓶护手霜,在众人面前晃了起来:你们看,人赃并获了,还说不是小偷,好啊,原来真的是你。

这里抓到小偷了,大家快来看啊。

这一叫,店里的其他营业员和客人全部都围了上来,朴素女孩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这是我朋友给我的,已经开封过的,用过了的。

王杰一看,那个护手霜,确实已经拆了包装,里面也用过了一些。

刚才的时间那么短,朴素女孩根本来不及拆开包装涂在手上。

偷了还当场拆开包装用,你好大的胆子啊!

胖铁英抓着朴素女孩的衣服,用手指着她的鼻子大骂。

这个女人就是小偷。

被张美丽这么一煽动,旁边不明真相的人,纷纷指指点点了起来。

没想到这么小就偷东西,没家教啊。

真的太不要脸了。

真的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各种难听的话,不断响了起来。

面对这样的局面,女孩本来想要解释,可是突然眼泪哗啦啦就掉下来了。

只有王杰一个人,知道她根本就没有偷东西,鬼鬼祟祟是因为她很少进入这样高端的化妆品店,有点不自在和拘谨而已。

王杰仿佛在女孩身上,看到了过去两年的自己。

他正打算帮朴素女孩洗脱冤屈的时候,不远处走过来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

到底怎么一回事?

店长李炯闻讯而来,大声质问。

店长,抓了个偷护手霜的小偷,人赃并获。

胖铁英邀功的抓着朴素女孩的衣服,大声说。

她?

李炯把朴素女孩打量了一遍。

看着不像啊。

是不像,但是人赃并获,真的从她口袋里找到了护手霜。

张美丽比了比手里面缴获拆过包装的护手霜。

等等,我可以证明,她不是小偷,她是我妹妹,亲妹。

王杰大声对着四周的人说道。

这么说,你们是同伙?

李炯双眼一亮,没想到这小偷还是团队作案,一下子就抓了两个。

对,他们确实是同伙。

在围观的人群当中,卢鹏和彭小梅挤了出来。

好死不死凑巧的是,卢鹏正好带彭小梅进梅琳娜化妆品店买个护唇膏。

撞到了这个事情,他们是后面才进来的,但是一看王杰竟然被人认定是小偷,卢鹏心里面一阵窃喜,好啊,终于让我们逮到机会了。

他和彭小梅耳语了一下,立刻挤出人群,以十分肯定的语气大声说道:我们两个可以证明,他们两个都是小偷,刚才我们在旁边,亲眼看到他们偷护手霜的过程。

王杰一看卢鹏和彭小梅,这是为了报复他,睁眼说瞎话了。

怎么会有人这么无耻的?

哦!现在人证也有了,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胖铁英得意了起来,大声质问。

围观的人群,已经把朴素女孩和王杰都认定都是小偷了。

卢鹏此时心里面畅快无比,脸上的兴奋掩饰不住,嘴角上扬,对着王杰露出得意的笑容。

是他,他就是小偷!

彭小梅咬牙切齿道。

王杰瞪了她一眼,只不过此时他和那个朴素女孩,已经被团团包围住,想要解释,也被众人一人一句给淹没了。

场面几近失控。

大家听我说。

王杰高举双手,大声叫了起来,四下突然安静了下来。

说我们偷东西?那好,我请问一下,那一瓶护手霜,价值多少钱?

李炯连忙让张美丽回答。

228元!

王杰点头,随后又淡定从容问道:那我请问,你们这家店里所有货,价值多少钱?

怎么了?我们这个店里所有货价值说出来,会把你吓破胆的,你个死送外卖的,哪里知道我们店有多高端。

张美丽讥讽了起来,胖铁英在旁边挑衅一般说:说出来让你们这两个小偷土包子知道一下,店里现在这些货,总价值五十多万!

那我再问一句,你们这个梅琳娜化妆品店,价值多少钱?

李炯皱起眉头,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三秒钟,才疑惑不解的说道:你这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如果要买下你这家店,要花多少钱?你不是说我和我妹妹偷你们护手霜吗?说我们偷东西,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我可以轻松买下你们这家店,甚至,买下整条南山路,你知道吗?

哇!

吹牛不打草稿,现场一片哗然和窃笑。

这个穿着外卖制服的年轻人,口出狂言,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十分之可笑。

这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李炯茫然看向了胖铁英和张美丽。

他不是脑子有问题,他这是故意装逼呢。

卢鹏看现场的人被唬住了,连忙大声叫了出来。

彭小梅再次咬牙切齿:我们亲眼看到他们偷护手霜,绝对不会有错!他们就是小偷。

去报警吧。

李炯随后对胖铁英说道。

不准报警!

就在这时,一个成熟又冰冷无比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很有气势,众人不由得安静下来,纷纷看向了身后。

刹那间所有人都呆住了。

包括卢鹏和彭小梅,进来的女人穿着黑色紧身皮衣裤,长筒靴,头发高高盘起,玲珑震撼的身材,冷艳无比的气质,不仅是男人都被勾了魂,女人们也对她充满了敌意。

这中年女人太有味道了。

声音的主人是冰姐,冷酷无比又高贵雍容的她一出现,其他女人好像突然变成了没有味道的白开水一样。

看见冰姐都来了,王杰微微一笑。

冰姐走到他面前,关切无比问道:小杰没事吧?

她想起王杰不让暴露他的真实身份,所以改叫他为小杰。

王杰撇了撇嘴巴,苦笑道:就他们几个货色,能把我怎么样?

也是。

冰姐迷人一笑。

随后她径直走到了彭小梅的面前,露出如寒冬里最冰冷的神情,目光凌厉到可怕。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抽打在彭小梅的脸上。

你哪只眼睛,看到小杰和这个女孩子偷护手霜了?如果敢说谎,我让人把你两只眼睛都挖下来!

挨了巴掌的彭小梅整个人都懵了,足足四五秒钟才反应过来。

哇的一声,她捂住了脸哭了出来。

你打我?

喂,你怎么打我女朋友?

卢鹏站了出来,看到彭小梅脸上浮现了五道血红指印,他不由一阵心疼。

打是轻的了,就凭你们两个人睁眼说瞎话冤枉小杰,哪怕是死一千次都不为过。

冰姐的气场很强大,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她沉稳的表情,高高在上的高贵气质,眼神里不时露出冰冷阴森的杀气,让人心生寒意。

彭小梅下意识往后面退了一步,不敢再哭出来,也不敢再直视她。

而卢鹏本来想要举起手来反打她一巴掌的,被她的气势镇住,也把手放了下来

第5章:全部开除!

这个女人不简单啊,古琦皮衣裤价值一万块,黛西的鞋子八千,脖子里的水晶吊饰是百万级的钻石——蓝色之恋

旁边有懂行的人,对冰姐身上穿着价位暗中打量了起来。

只要今天我在这里,就没有人能够欺负小杰。

这强大的气势,冷酷的模样,让彭小梅见状不妙,拉了拉卢鹏的手,作势要溜走。

你们就这样走了?刚才冤枉了小杰,现在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了?

冰姐低沉冰冷又极具威慑力的声音。

这个女人,该不会也是同伙吧?胖铁英突然叫了起来。

是啊,一看就是个骗子,都是一伙的。

张美丽也惊呼道。

一旁的店长李炯,双眼一亮。

好啊,一下子三个小偷正好一网打尽了,正准备打电话报警。

冰姐幽幽的对他说:报警的话,到时候你们可就麻烦了,冤枉了小杰和这个姑娘,警察来了,你们就要倒大霉了。

是吗?倒大霉?那就走着瞧呗。

李炯面色不屑嘲讽了起来。

冰姐凑近了王杰耳边,小声耳语:这家化妆品店的老板,是王家曾经的保姆兰细妹,我马上把她叫过来。

是吗?

王杰倍感意外,冰姐点了点头。

王家别墅里有十几个保姆,全部都归冰姐管,她们也都很听从她。

既然这化妆品店的老板是曾经王家的保姆兰细妹,那事情就简单了。

随后,冰姐发了一条短信出去:细妹,我在你的化妆品店里,我给你十分钟,必须给我赶过来。

啊?我马上过去。

兰细妹立刻驱车前往梅琳娜化妆品店。

她曾经在王家当过五年的保姆,对冰姐非常敬畏,哪怕已经离开王家了,依然对她恭敬异常。

到了店门口还没进去,就看到店里面围了不少人,里三层外三层包围在护手霜专柜那边。

认真听,隐约可以听到不少人都在议论着小偷的字样。

怎么回事?

兰细妹脸色一沉,走了过去。

店长李炯看到兰细妹突然出现,心里面一咯噔。

这老板怎么突然过来了?

不过刚好,这是他立功的好机会,脸上堆出层层的谄媚笑意。

兰总,您怎么亲自来了?刚好,我抓到了两个,不,是三个小偷

我们两个可以作证,亲眼看到他们在那边偷护手霜。

一看化妆品店的老板出现了,卢鹏和彭小梅两个人,又开始按耐不住上蹿下跳了。

老板,是我先发现的。

张美丽也邀功了起来。

而此时,被人群包围在中间的冰姐,王杰和朴素女孩,也齐刷刷看向了兰细妹。

啊?

兰细妹眉头一皱:你们说的小偷就是他们?

是啊,老板,他们三个是一伙的。

以防万一,要不然把小偷都绑起来,免得他们开溜了。

李炯在旁边大声吆喝了起来。

胖铁英和张美丽还真的去拿绳子,准备绑人。

卢鹏和彭小梅激动异常,打算上前帮忙。

卢鹏总算是逮到机会,可以好好羞辱羞辱王杰了。

放心吧,我们不会跑的,不仅不跑,等下还要你们一个个跪在我的面前,向我求饶。

王杰波澜不惊,看向兰细妹的目光更是笑盈盈的,朝着她点了点头。

兰细妹哪里会不知道,眼前的人,就是王家的少爷王杰,心里一阵惶恐不安,大叫糟了,这些不长眼的饭桶竟然得罪了少爷。

胖铁英朝着他吐了一口口水,吐在了王杰的衣服上。

呸呸,什么玩意,偷东西还在这里装逼,和我们老板装熟是没用的。

冰姐正准备出手教训她,王杰摆了摆手,大方地制止:冰姐,打这种人只会脏了你的手。

更何况,等下让她用嘴巴舔干净,岂不是更好玩。

冰姐恶狠狠瞪了胖铁英一眼,要不是王杰不让动手,她保证会让这个臃肿的胖女人在医院里躺上两三个月。

让老娘给你舔,你做梦,我打死你。

如果你不想舔我的衣服,我其他地方也可以给你舔哦。

这句话说出来,胖铁英脸上一红,气急败坏的扑了上去要打王杰。

住手!

兰细妹的大吼声,让胖铁英身躯一震,立刻停下了脚步。

给我闭嘴。

她目光凌厉环顾了四周一圈:他们是小偷?有没有弄错?你们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

冰姐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以上位者的姿态问兰细妹:细妹,这件事情,你看怎么办吧?

你,给衣服上的痰给舔干净了。

兰细妹也是气坏了,这些个饭桶一般的店员,竟然冤枉少爷和冰姐是小偷,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万一连累到自己那就惨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化妆品店的老板对三个小偷的态度毕恭毕敬?

李炯,胖铁英和王美丽更是面面相觑,彻底蒙圈了。

胖铁英心里面十万个不情愿,但是怎么敢违抗老板的命令。

她皱紧了眉头,脸上就和吃了大便一样难看,缓缓弯下膝盖,瞪了王杰一眼,小声说道:你给我等着,下次我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打在她的胖脸上,冰姐冷冷说道:相不相信我让你生不如死?肥婆。

呜呜呜

胖铁英被打的脸颊火辣辣的疼,直接哭了出来。

不管是兰细妹,还是冰姐,那目光瞪着她都仿佛要杀人一样,让她浑身发抖。

她是真的害怕。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一边道歉,她一边跪着舔了舔王杰衣服上自己刚才吐的痰。

这个蛮横跋扈的胖女人,此时狼狈不堪,四周响起一阵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嗤笑。

王杰微微一笑:可以了,你这样舔,让我感觉有点恶心。

随后他抬头看向了刚才也叫的很凶的李炯,此时的李炯坐立不安,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虚汗。

他知道,今天自己真的做错了,这个王杰是个角色,好像连老板都对他礼让三分,看样子都不敢得罪他。

情急之下,他猛地走到胖铁英的面前,一脚就踢在她肥大的屁股上,破口大骂了起来。

你这个饭桶,是怎么做事的?竟然冤枉好人?你被开除了,还有你王美丽,你也同样被开除了

这一幕看的其他人目瞪口呆,王杰笑而不语,在旁边冷眼观看。

这锅甩的真是快。

旁边不少人失控直接笑了出来,真的是看透人性的丑陋。

王杰环顾了人群一圈,不知道什么时候,卢鹏和彭小梅两个人已经开溜不见踪影了。

算他们跑的快,要不然绝对轻饶不了。

今天两个人浑水摸鱼上蹿下跳差点污蔑他们成功,这个事情先记着,后面再找他们好好算。

李炯,你跪下,向王先生道歉。

兰细妹脸色阴沉,几乎是嘶吼了起来。

李炯双腿一软,立刻跪在了王杰的面前,嘟囔了一句:对不起,王先生,我今天没有搞清楚事情真相,就冤枉了你。

和我道歉有什么用?和我妹妹道歉。

王杰指着旁边的朴素女孩。

那女孩低着头,眼角还有泪光,手抓着衣角。

对不起。

李炯接着道歉。

没没事。

真的是个善良的女孩啊,竟然还说没事。

好了,我妹妹说没事,就原谅你了,只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把你们专柜上我妹妹刚才看过的护手霜,两个牌子各拿一百瓶给我妹妹进行补偿。

随后,王杰抬头调皮看向兰细妹。

不用,不用

朴素女孩受宠若惊,慌乱站了起来,不断摆着手。

我什么都不要

王杰再次拉住了她的手,虽然穿着朴素,但是她的手很滑,如触电般缩了回去,脸和富士山红苹果一样。

清纯又腼腆,楚楚动人。

王杰忍不住有一种想要呵护她的冲动。

就这么定了,今天他们冤枉你,要让他们赔偿精神损失费。

真的不用朴素女孩窘迫的都快哭了。

看她这个样子,王杰只好作罢:那就刚才她摸过的那两瓶护手霜,直接送给我妹妹就好。

行!李炯连忙把两瓶护手霜塞到了朴素女孩的手上。

她勉强收下了。

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到了外面,兰细妹差点跪在了冰姐面前:冰姐,对不起。

细妹,没事,少爷不追究就算了,刚才那三个人全部开除了,一个不留。

遵命。

兰细妹点头如捣蒜,毕恭毕敬。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向少爷,冰姐赔罪,希望少爷和冰姐不要怪罪我。

不会。

冰姐冷冰冰的摆了摆手,开着玛莎拉蒂离开了。

兰细妹目送着她离开了,才进入店里,立刻就把那三个没长眼的东西给开除了。

第6章:酒吧冲突

谢谢你。

朴素女孩怯生生的站在王杰面前,弱弱说道,手里面还拿着护手霜。

不客气,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庄小静。

总算是知道她的名字了。

今天的事情别放在心上,被人冤枉也是经常的事情呢。

王杰指了指自己的外卖员制服,说自己送外卖,也经常被客人冤枉呢。

习惯就好了。

他看小静的性格内敛,今天这事情对她心理冲击很大,不知道会不会想不开,开导了起来。

认真看,这庄小静很清纯青涩,我见犹怜,楚楚动人。

不会的。

庄小静点了点头,目光不敢直视王杰,有些闪躲,脸上红扑扑的。

难道是因为自己太帅了?

王杰心里面暗自自恋了起来,这种青涩女孩这股子害羞扭捏的样子,还真的别有一番风情啊。

你是做什么的?小静?

庄小静今年十九岁,高考本来考上大学了,可是家里太穷拿不出学费所以没有去读。

现在跟着她妈妈在南山路上摆摊,卖广东肠粉和莆田卤面。

她本来是不化妆的,这一次是她妈妈手干裂,这才想要来化妆品店里买护手霜给她妈妈用。

口袋里那一瓶是之前朋友送的,用了效果不错,她带在身上想再来多买几瓶,因为第一次来高端的化妆品店,所以很不知所措,竟然被当成小偷。

还是个孝顺的孩子,王杰对她更加有好感了。

是不是南山路入口处旁边,小广场那边摆摊那一排?

南山路入口处小广场那边,聚集了一大帮卖早餐,小吃,水果,零食的摊位。

嗯,是那边。

庄小静木讷点了点头,互换了联系方式后,她转身回摊位那边帮她妈妈去了。

下班路过南山路小广场的时候,王杰看到了庄小静正和她妈妈在摊位上忙碌。

她妈妈和庄小静非常像,看上去眉清目秀,身材娇小。

昨天是你帮小静的啊,谢谢你,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

庄小静妈妈舒芳连忙感激道。

昨天庄小静把发生的事情告诉她,她差点哭出来了,好在有好心人救了小静,要不然小静这么单纯,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结尾。

舒芳把王杰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这个小伙子还挺精神,双目炯炯有神,虽然身上穿的很普通,可是却有一种让人过目不忘的气质,至于是怎么一回事,她也说不清楚。

阿姨,客气了。

王杰嘻嘻笑了起来:小静就像我妹妹一样,看了就觉得很亲切。

庄小静站在一旁傻笑,相比昨天的不知所措,现在虽然还很腼腆,但是脸上的表情自然了很多。

杰哥,吃宵夜吗?我给你做一份广东肠粉?

好啊。

王杰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摊位旁的小凳子上。

舒芳好奇问他:小伙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我在前面那家胖爷潮汕牛肉火锅店送外卖。

送外卖?那很辛苦吧?看起来挺实在的。

舒芳不断点头。

不辛苦,都是为了生活嘛。

是,大家都是为了生活。

舒芳目光坚毅地点了头。

王杰舒舒服服吃了一碗肠粉,这才离开。

晚上十点,云城最好的酒吧之一圣莎拉酒吧里。

王杰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情,欣赏着悠扬的音乐,一旁冰姐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像一尊雕像一样。

冰姐,说实话,从小到大,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笑过一次,你就笑一个呗。

王杰摇了摇头,冰姐难道是面瘫,没办法笑吗?

冰姐对他这么恭敬,都没在他面前笑过一次,在外人面前更是冷若冰霜,凌厉的眼神足以吓坏胆小的人。

高高盘起的发髻,黑色紧身皮衣裤,黑色皮靴,只有冷酷两个字可以形容。

冰姐是看着自己长大的。

王杰记得很清楚,当他懂得男人和女人的那档子事以后,青少年时期,曾经把冰姐当成了幻想的对象,那种冷艳又高贵的气质,让他欲罢不能。

哪怕是现在,坐在年纪更大更成熟的冰姐的面前,王杰依然觉得她很有气质,非常让人惊艳。

少爷,老爷今天问我您的情况。

冰姐正襟危坐说道。

哦?你怎么说?王杰一听提到了那个人,立刻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撇了撇嘴巴。

也没说什么。

冰姐随后告诉王杰:老爷这一趟去米国谈一笔大生意,他说可能回来的时间还得推迟一些。

什么大生意?

王杰随便搭了一句,其实他根本就不关心。

冰姐却以为他关心,连忙又说:老爷提到了地狱天使四个字,这一次的生意,可能和地狱天使有关吧?具体的事情,老爷也没说。

地狱天使?

古怪的名字,王杰皱着眉头,不过王家的生意涉及太庞大,大部分的生意他都不甚了解。

哦!

他淡淡应了一句,没有再多问。

少爷,您都没有什么好衣服,等下我给你买一些国外高端制定款的衣服?

王杰打量了下自己身上,穿着addidas运动服,nikee鞋子,全部是假的不能再假的地摊货。

不用,冰姐,我对穿着没要求的。

他咧开嘴笑了起来,这两年过的很穷酸,他早就习惯这样穿了。

就在这个时候,三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圣莎拉酒吧里。

真的不是冤家不聚首!

卢鹏晚上生日,带着彭小梅,王丽娜两个女人一起吃饭,吃完了又过来南山路上的圣莎拉酒吧里玩一下。

晚上的彭小梅精心打扮过,破天荒一改清纯的路线和王丽娜一样穿的很性感,低胸小吊带,齐B小短裙,黑色丝袜,红色高跟鞋。

王丽娜穿的就更风骚了,一套后背大镂空的裙子,婀娜多姿,不时引得旁边的男人瞟过来瞟过去。

三个人在不远处坐下,并没有发现王杰和冰姐也在酒吧里。

他们刚坐下没多久,就出事了。

一个打着鼻钉、头发梳着五颜六色小辫子的小太妹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手里面的饮料不小心洒到了彭小梅身上。

啊!

彭小梅叫了起来,不满地看着那个小太妹。

你怎么回事啊?长没长眼睛?一看这幅场景,卢鹏立刻站起来要为彭小梅出气。

我刚才不是故意的,不过现在是故意的了。

这小太妹很彪悍,直接把手里面剩下的饮料,朝着卢鹏的身上泼了下去。

卢鹏受到赤裸裸的挑衅,直接把她用力推了一下,恶狠狠瞪着她。

那小太妹吃了亏,直接离开,不一会儿带着五六个壮汉回来报复。

就是他们!

小太妹一喊,卢鹏三人一看这个架势,顿时吓得脸色发白,双腿发软。

草泥马的,我妹妹你也敢动?马上跪下来道歉赔钱,要不然的话,今天晚上,你们三个谁也别想离开这里!

说话的人叫李皮,是南山路这一带的一个小痞子,小太妹是他的妹妹。

李皮抄起桌子上的啤酒,砰的一声对着桌角敲碎后,用半截锋利的啤酒瓶,对准了卢鹏:刚才是你欺负我妹妹的?

不是卢鹏浑身哆嗦了起来,连忙摆手。

彭小梅和王丽娜更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脸色惨白。

马勒戈壁的,竟然是个软蛋,怂成这样还敢动我妹妹,知道我是谁吗?

不过嘛李皮贼溜溜的目光朝着彭小梅和王丽娜身上瞥:两个马子倒是长得挺标致,就你这个怂逼还一次玩两个。

王丽娜被他的邪恶目光一扫,连忙捂住胸口,彭小梅更是不知所措,害怕地咕噜一声吞咽了口水。

此时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王杰和冰姐的注意。

一出好戏啊,看看这卢鹏要怎么办。

王杰嘴角不由上扬了起来。

要不然我道歉,小梅、丽娜,你们也和她道个歉

卢鹏怂了,想要道歉,可是李皮突然有了坏主意。

道歉有个屁用,这样吧,这两个女人乖乖和老子去包厢里喝酒,如若不然,哼哼

李皮突然伸手一把拉住了彭小梅的手臂,把她吓得大叫了起来。

一直非常怂的卢鹏这下子也壮着胆子站了起来。

钱,给你们钱,好吗?

对,给你们钱。

彭小梅和王丽娜也都叫了出来。

老子不想要你们一分钱,只要两个妞过去包厢里面陪我喝杯酒就可以了。

说完他另一只手拉住了王丽娜的手臂,轻轻用拇指触碰那柔滑的皮肤,满脸坏笑

后面的几个马仔全部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起来。

老大,晚上你又要当新郎了。

别这样

卢鹏连忙求饶,结果啪的一记响亮的耳光打了过来,顿时就把他给打懵了,愣在原地不敢再阻扰。

今天晚上陪老子喝完酒再去开个房,咱们三个人好好玩一玩,老子会让你们爽歪歪的。

旁边围了一堆人,但是没人敢上前救人,酒吧这样的地方,发生这种事情司空见惯。

特别是李皮和身后的小混混,各个不是光头就是纹身,一看就不是好鸟,没人惹得起。

你们,你们

卢鹏真的急了,立刻掏出手机求救。

谁知道一连三个电话都吃了瘪,对方一听是李皮都吓得不敢管了。

卢鹏顿时都要绝望了。

眼看着李皮的人已经强行要把彭小梅和王丽娜拉走了,王杰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

虽然卢鹏,彭小梅和王丽娜三个人,都得罪过他。

但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眼皮底下,天生的正义感让王公子坐不住了。

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产

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产

作者:星若风状态:已完结

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产陈平江婉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陈平江婉的小说名字叫做《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产》,这本书是由作者星若风倾心打造的都市生活小说,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产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产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