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阮诗诗喻以默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3-26 09:05:43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作者:熊孩子

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阮诗诗喻以默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阮诗诗喻以默的小说名字叫做《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这本书是由作者熊孩子倾心打造的婚恋生活小说,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免费试读

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阮诗诗喻以默小说在线节选章节阅读:

第4章 如释重负

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阮诗诗躺在床上,将结婚证举在头顶,喃喃自语。

此时,阮诗诗脑海里一片混乱,接着她忽然想到喻以默在车上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喻以默说,可以什么都给她,唯独,感情没有。

其实细想起来,她不也是如此吗?

早在两年前,在那场羞辱的背叛中,她便对男女之间的感情丧失了希望。

甚至阮诗诗觉得这辈子她不会再爱上别人了。

不然,她也不会去相亲。

两个人之所以相亲,都是将自己的需求摆上桌面,并且没有任何感情。

婚姻,不过是给外人看,证明自己也是活得‘正常’。

想到这,阮诗诗有些如释重负。

她能和喻以默领证,虽然是意外中的意外,但这婚姻的本质却也是按照她之前计划那般,不谈爱情,只是搭伙过日子。

她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阮诗诗自我安慰了会儿后,便扯过被子蒙头大睡起来。

直到她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五点多了,夕阳挂在天边,余光落在阮诗诗的床头。

阮诗诗揉了揉眼,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小喻,对吧,来来,喝水,还有吃个苹果,这些都是我今天早上去菜市场买的,可新鲜了。

正当阮诗诗还在晕乎乎的考虑还要不要再睡一觉的时候,门外老妈热情四溢的声音,让阮诗诗打了个寒颤。

小喻?喝水?吃苹果?

这是家里来客人了吗?

阮诗诗挠了挠头,慢了半拍后,才猛地想起,喻以默说过会来家里的。

难道这个小喻就是喻总!

阮诗诗好似火箭一般冲了出去,刚出房门口,就撞上了端着水果盘前来敲门的刘女士。

刘女士白了眼自己这个风风火火的女儿,然后转脸就挂上了慈母般的笑容,声音不大不小的说道,诗诗,你出来的正好,小喻来了,你快过来陪他说说话。

听见老母亲这么说,阮诗诗心里咯噔了下,下意识的看了墙上的壁钟,时针刚好指到了六点。

他真的来了!而且还真准时。

阮诗诗尴尬的笑了笑,有想躲回房间的冲动,可刘女士眼明手快,一把抓住阮诗诗的手臂,将阮诗诗扭送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喻以默的面前。

你们聊,我去煮饭了。

刘女士笑着说完后,立马闪退。

客厅里的空气瞬间凝固。

阮诗诗杵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做,就连眼神她也不知道该放在哪儿,时而看看脚尖,时而瞟向了喻以默。

喻以默此时穿了一套灰白色的运动衫,整个人看上去沉稳又不失阳光,比他白天的西装领带看上去更亲切了许多。

他这是回去,特意换了衣服吗?

阮诗诗的思绪又开了小差。

诗诗。

喻以默开了口,打破了安静的氛围。

阮诗诗下意识的抬起头,脱口而出应道,喻总。

说完,阮诗诗有些意识到不对,她之前还没告诉喻以默,她是喻氏集团的员工。

现在又爆出身份,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有心机?怀疑她,今天自导自演的这场相亲。

片刻之间,阮诗诗脑海里补出了无数画面。

谁知,喻以默并没在意她说什么,继续对她说道,手伸出来。

阮诗诗听话的伸出了右手。

左手。

喻以默说。

阮诗诗收回右手,乖巧的伸出左手。

这时,喻以默拿出了一枚铂金戒指,套在了阮诗诗的左手无名指上。

他动作轻柔,优雅,一气呵成。

阮诗诗却惊呆了,心直突突的跳着不停,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说不出话来。

当她看向喻以默时,她发现,喻以默左手无名指上,有着一枚一样的戒指。

不过,他手指修长,光洁,显得戒指格外的好看。

尺寸刚好。

喻以默对自己的眼光,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阮诗诗内心再次激荡不已。

我说过,我会给你一切。

喻以默抬眼看着阮诗诗,以后你就叫我以默,而我就叫你诗诗。

喻以默的声音很轻,但字字却透着不容置疑的态度。

我阮诗诗努力平复着内心的激动,是不是太快了?我和您才见了一面,对我,您似乎都不了解吧?

阮诗诗憋红了脸,终于将想说的话说出了口。

其实与喻以默结婚,她倒是没有什么好顾虑的,毕竟她又不会损失什么。

可对喻以默来说,那就损失大了!

喻夫人这个含金量绝对比装有十大卡车的钻石还要值钱,她简直是赚大发了!

你说的了解是什么?喻以默微微挑了下眉。

被问及,阮诗诗抿了下嘴,举例的说了几样,比如我叫什么,在哪儿工作,什么大学毕业的

你叫阮诗诗,今年24岁,毕业于江大行政管理系,如今在喻氏集团工作,在校期间交往了一个金融系的男友,毕业时分手

好了,好了。

听到这里,阮诗诗连忙出声打断了喻以默的话。

被说及过往的情感经历,阮诗诗有些不好意思,脸蛋瞬间红了起来。

但喻以默却是一脸平静,倒是认真的在回答阮诗诗的问题。

阮诗诗咽了咽口水,看来喻以默真的是了解她。

不过既然说道这里了,他会不会对她之前的情感经历感兴趣呢?会不会误解呢?

思来想去,阮诗诗最终决定要跟喻以默解释下,只听她吞吐,小声的说道,我大学交的男朋友,我们之间很纯情的。

只拉了两次手。

说道这,阮诗诗的脸红到了耳根。

喻以默本就没有在意这个事情,但看到阮诗诗郑重其事来说这个事情,不禁觉得眼前这个小姑娘,有着几分可爱,连带着他眉头上的冷意也少了几分。

第5章 你们认识?

这时,门从外打开了,是阮教授回来了。

阮教授换了鞋,先进的厨房,并没有注意到客厅里事情。

阮诗诗却浑身一震,说了这么久,她忘记给喻以默说了。

喻总,我阮诗诗往喻以默身前凑近了些,小声道。

对视上喻以默清冷的眸光,阮诗诗顿时意识自己叫错了,可眼下让她叫自己老板的名字,她是叫不出来的。

于是,阮诗诗只好假装没看明白,继续说道,我还没告诉我爸妈,我们两个人领证的事情。

听了这话,喻以默情绪毫无波澜,只是轻微的点了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还有阮诗诗继续说道,可阮教授却出现在她的身后,打断了她的话。

诗诗啊!家里来客人了?

这浑厚的声音吓的她一哆嗦,小魂差点吓跑了。

阮诗诗转过身,刚要埋怨老爸,但一想到喻以默在场,她只好假笑的对阮教授说道,爸,您回来啦!工作辛苦了。

然后谄媚的走到阮教授身边,拿下阮教授手里的公文包。

正当阮诗诗要向老爸介绍喻以默时,阮教授越过了阮诗诗,径直朝喻以默走了过去,以默?你怎么来了?

喻以默站起身来,冲阮教授微微低了下头,称呼道,老师。

相比阮教授的激动,喻以默永远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好像什么事情,都无法在他的心里激起一点波澜。

阮教授拉着喻以默坐下,然后并头也不抬的对阮诗诗说道,赶紧把我那个铁观音拿出来。

这你们认识?

阮诗诗被眼前的情况弄的有点以默。

懵,可见老爸一副重逢故友的样子,她显然是插不进嘴的,只好乖乖的去拿了阮教授私藏的铁观音,然后走到厨房里去泡茶。

妈,爸他好像认识喻喻

喻以默这个名字虽然不拗口,但阮诗诗一时半会儿还不能适应。

刘女士正在挑虾线,听到女儿这话,她停了手里的活,往门口看了看,只见阮教授开心的样子。

刘女士折了回来,嘟囔道,看样子,确实认识。

给女儿张罗相亲的事情,刘女士并没有告诉阮教授,就在刚才她告诉阮教授和女儿相亲的对象到家里来吃饭了,还被嫌弃了一顿。

这下好了,兜来转去都是自己人。

想到这里,刘女士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浓郁。

自打喻以默进门,她就是越看越喜欢。

沉稳,冷静,仪表堂堂这样的人就是她心中最佳女婿的人选。

刘女士开心的飞了起来,自顾自的哼起了小曲,全然不管阮诗诗的一脸茫然。

阮诗诗只好端着泡好的茶,又回了客厅。

阮教授拉着喻以默聊的是一些学术问题,阮诗诗在旁根本听不懂,只能尴尬的当一个摆件。

阮教授说道高兴处,竟带着喻以默进了书房,门一关,什么也听不见了。

阮诗诗瘪了瘪嘴,只好到厨房里去帮忙。

大约半个小时后,饭菜都做好了,端上了桌。

准备就绪后,阮诗诗敲了敲书房的门,叫里面的人出来吃饭。

阮家的饭桌是圆的,平日里大家坐在一起,其乐融融。

可今天,气氛有些微妙。

大概是因为喻以默自带的气场,将今晚这个平常的晚饭,变成了一场高级晚宴。

坐在一旁的阮诗诗,不由挺直了腰杆,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腿上。

阮教授这会才想到介绍喻以默。

老刘,诗诗,以默就是我之前常跟你们提前的,我最得意的学生。

阮诗诗震惊的看着喻以默。

他居然是老爸常挂在嘴上的学生!

那个样样都得第一,拿奖拿到手软的风云学长!

阮诗诗顿时在心里把喻以默当神一样供了起来。

刘女士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更是乐开了花,原本想着要为喻以默夹块菜,但见喻以默冷峻不羁,眸光沉沉,她顿时感到有些拘谨,无处下手。

于是,刘女士只能笑笑对喻以默说道,吃菜,吃菜。

听言,喻以默对刘女士点头示意了下,声音有些淡,谢谢师母。

然后他使起筷子,动作轻松又优雅,简直就像贵族,这让一直使不好筷子的阮诗诗觉得无地自容。

阮诗诗索性想着先喝完汤吧,于是她起身,端起碗来,可就在这时,刘女士眼尖的看到了阮诗诗手指上的戒指。

刘女士机敏的立马看向了喻以默的手,果然她看到了一枚一样的戒指。

阮诗诗,你这个戒指。

刘女士一把捉住了阮诗诗的手,接着目光在阮诗诗与喻以默来回了下,你们?

被当场抓包,阮诗诗像是被捏住命脉的小鸡一样,求救的目光不自觉的向喻以默投去。

只见,喻以默不紧不慢的将手上的筷子放下,摆好,才缓慢的抬起头。

只听他声音淡然,却又十分郑重的说道,老师,师母,我与诗诗已经领证了。

第6章 托孤仪式

老师,师母,我与诗诗已经领证了。

--------------

相亲第一天,就结婚领证。

这个消息无疑像是原子弹落地一般,可怕。

可从喻以默口中说出来,又让人觉得毫无问题,稀松平常。

阮诗诗此时却紧张极了,她内心高度戒备起,眼睛紧盯着刘女士的表情,以备她随时做好逃命的准备。

可谁知,在短暂的沉默后,阮教授与刘女士回过神来后竟然一口同声的说道,好,这个证领的好。

没听错吧!

阮诗诗的眼神在阮教授和刘女士之间来回转动。

爸,妈,你们不怪我吗?

阮教授和刘女士并没有理睬阮诗诗的反应,反而对着喻以默进行了托孤仪式。

阮教授拉着阮诗诗的手,然后将阮诗诗的小手放进了喻以默的掌心中。

以默,以后诗诗就麻烦你了,她这个人,神经大条,做事不认真,不过也有优点,善良,活泼,单纯。

当阮诗诗的手落在喻以默的那刻,一种如触电般的酥麻感,遍及全身。

阮诗诗脸顿时绯红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喻以默没有承诺什么,只是简短的回复道。

老师,您放心。

可这几个字,没由来的让阮诗诗感觉到无比的温暖和安全,她偷偷的用眼角余光瞟了下喻以默。

果然长得好看的人,三百六十度都是无死角。

这一顿饭,以完美画上句号。

阮诗诗受命送喻以默下了楼,两人一前一后。

看着喻以默高大的身影,阮诗诗脸蛋不由的绯红了起来。

思绪又飞回了刚才发生的一幕。

她原以为老爸老妈会大发雷霆,可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一切都源于她身边这个男人。

想着,阮诗诗又偷偷看了眼喻以默的身影,接着目光落在了喻以默带着戒指的手上。

她的心又开始突突的直跳,原本碰过喻以默的手,又开始发烫了。

她没想到,喻以默这个外表看起来跟冰山一样的人,掌心可以那么暖,让人感觉那么的踏实。

好像有他在,什么问题都不会成为问题。

就像没有户口本一样能领到证。

阮诗诗不由的感叹,喻以默实在是太强大了!

她想的太过于专心,并没有注意到前面的喻以默停了下来。

于是,阮诗诗一头撞进了喻以默结实后背,惊的阮诗诗低声啊了下,再抬头,阮诗诗不好意思的立马后退三步。

喻以默却转过身,看向她,手里多了一张金卡,他递到阮诗诗的面前,如果不够,再和我说,密码六个零。

灯光下,喻以默冷峻的面庞被温和了许多,连带他的眼神都少了几分清冷。

这个,给我的?阮诗诗愣愣的接过,看着手中的金卡,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喻以默的金卡,这里面得有多少钱啊!

阮诗诗一不小心流露出小财迷的神情,被喻以默一一捕获在眼底。

这时,前来接喻以默的杜越开着车来了。

看了眼还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阮诗诗,喻以默性\/感的薄唇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扬。

可,这个浅笑转瞬即逝,他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漠。

喻以默上了车,放下车窗,声音淡然的对阮诗诗道,明天我会过来接你,去我们的新家。

啊?听到喻以默的声音,阮诗诗这才回过神来,可刚抬眼看去,喻以默却放下了车窗,然后车开走了。

完全不给阮诗诗思考的时间。

缓了几秒后,阮诗诗才从刚才的话中捕捉到重要的信息。

喻以默说新家?

我们的新家。

阮诗诗拿着金卡,重复着喻以默说过的话,脸不自觉的又红了起来。

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

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

作者:熊孩子状态:已完结

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阮诗诗喻以默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阮诗诗喻以默的小说名字叫做《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这本书是由作者熊孩子倾心打造的婚恋生活小说,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百日新娘懵懵的阮姑娘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