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通天神婿王羽瑶陈翰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3-24 21:43:10通天神婿作者:温而不雨

通天神婿王羽瑶陈翰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王羽瑶陈翰的小说名字叫做《通天神婿》,这本书是由作者温而不雨倾心打造的都市生活小说,通天神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通天神婿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推荐指数:10分

《通天神婿》在线阅读

《通天神婿》免费试读

通天神婿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王羽瑶陈翰小说在线节选章节阅读:

第四章 王军的请求

很快陈翰便在厨房内忙碌起来,而王羽瑶正想去打下手,就被她妈妈给拉住。

干什么去,他一个废物做个饭怎么了,还心疼起来了啊?妇人说着风凉话,声音还不低,深怕陈翰听不到似得。

妈,你别这样说陈翰,他不是你想的那样?听到自己妈妈说陈翰,王羽瑶很不是滋味。

那你说他是什么样?除了蹭吃蹭喝,什么事做的好。

岳母冷嘲热讽的说了句,起身不愿久呆。

王羽瑶轻叹口气,觉得要让她妈妈对陈翰态度好转,估计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成功。

半小时后,阵阵香气从厨房飘出来,陈翰熟练的将饭菜端到桌上。

去旁边吃,看到你的样子就犯恶心。

刚要坐下,岳母便恶语相向,完全不顾及陈翰的感受。

陈翰先是一愣,随即面露笑意,倒也没放在心上,端着碗走向客厅。

屁股刚坐下,就听到门铃声。

陈翰很识相的前去开门,可当看到门前站着之人,脸色骤然变冷。

谁啊?岳母在后面问了声,也想不到谁会挑吃饭的点来窜门。

婶婶,是我!听到女人的声音,王军礼貌的冲屋内喊道,表明自己的身份。

岳母一听是王军来了,连忙放下手中碗筷。

见陈翰还挡在门口,当即不客气的把他推到一边,这才热情的接待王军,两者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

不过王羽瑶看到王军之后,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之前在墓场的清醒还历历在目,她可不会这么快就忘记。

感受着这股冷漠的眼神,其实王军心里也很不爽。

奈何他这次来是有事相求,只好将气咽在肚子里。

好在王羽瑶的母亲对王军的态度格外好,看王军的眼神跟看亲生儿子似得。

今天怎么有空来婶婶这儿,正巧一块吃饭吧。

岳母嘴里说着,手则是拉着王军往餐桌上走去。

不过很快王军便解释道:婶婶我吃过了,这次过来除了看你,其实是有事找陈翰帮忙。

他?岳母一听,面露嫌弃之色:他一个窝囊废,能帮到你什么忙?

听了这话的王军,目光诧异的望向陈翰,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陈翰就好像没看到似得,转身重新回到客厅,这可把王军给急的。

婶,先不和你说了,我找陈翰真有事。

王军尴尬的将手抽出来,旋即走到陈翰面前。

怎么说我们也是一家人,这次只有你才能帮我了。

王军搓着手,面露为难之色的说道。

陈翰抬头看了他一眼,打趣道:我就是个废物,哪有本事帮你的忙,还是另请高明吧。

陈翰,怎么说话的,对小军说话客气点,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正所谓皇上不急太监急,岳母见陈翰对王军的态度吊儿郎当,立马就不乐意了。

一旁的王羽瑶见状,也是哭笑不得。

她能猜到王军此次来的目的,可碍于妇人在场,又太好说明。

不过陈翰倒是没太在意,继而说道:看吧,岳母都说我不成器,看来你还是找别人吧,我还真没啥可帮你的。

这话可把王军气的不行,可他又不敢发火,一时间到有点骑虎难下的趋势。

过了好半晌,王军心想说不定陈翰的岳母能站出来说几句话,或许还有转机。

于是乎,王军便将心思花在妇人身上:婶,你帮我说两句吧,让陈翰帮我这次,以后我绝对有好处忘不了你们。

听到有好处,岳母的眼睛就跟发光了似得,当即喜上眉梢。

只见岳母冷脸望着陈翰,淡漠道:既然小军话都时候这份上了,你就帮他一次,也让我知道你这个废物还有点用处。

岳母这话说的就有点严重了,只是王军的态度有问题,不是我不想帮。

陈翰很是自然的说道,既没拒绝也没有表现出答应的意思。

旁边的王军一听,觉得有戏,忙张嘴问道:想让我做什么,只要你点头,什么我都答应。

哦?陈翰狐疑的看着王军:你说的可算话?

当然,只要你能帮我,什么条件都可以满足你。

王军也不含糊,直接点头允诺。

然而王军却不知道,当他说完这些话的时候,陈翰眼角闪过一抹狡黠。

其实也不是什么太大的要求,就是我这个人喜欢别人求我,如果你愿意求我,倒是可以帮你解决困扰你许久的毛病。

陈翰放下碗筷,悠然自得的靠着沙发,神情淡然的打量着王军。

听完这话的王军整个人都傻眼了,他现在才明白,饶了这么大的圈子,其实陈翰就是相看他低声下气的样子。

说实话,此刻的王军早已怒火攻心,就差一点暴走。

可一想到之前陈翰救莫永泰的场景,只好将心中的怒火给压制下来。

好!王军一咬牙,没了往日的盛气凌人:我求求你帮我,以后绝不会再为难你。

王军的举动令王羽瑶和妇人都为之一惊,要知道王军作为王家的独苗,那可是倍受家族器重,如今居然会在陈翰的面前低声下气,传出去恐怕都没几个人相信。

妇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将王羽瑶拉到一旁,小声道:羽瑶这到底怎么回事,王军怎么突然对陈翰这么客气,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能确定陈翰已经不是你们嘴里的废物了。

王羽瑶没有直说,只是后面的话咬的特别重。

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帮你这一次,但别忘了是你求我做的。

看着向来趾高气昂的王军在面前如此卑微,陈翰忽然觉得非常畅快。

王军咬了咬牙,脸上却是笑脸相迎,深怕一不小心又让陈翰后悔。

房间内,王军顺从的躺在床上,这是陈翰的房间。

虽说和王羽瑶结婚三年,但两人还从未在一个房间呆过,说来也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你真的能治好我的病?王军微微抬头,略显紧张的望向陈翰。

第五章 毒蛊宗

既然你不信,那还是找别人吧。

谁知陈翰脸上一遍,打开门做出请的手势。

王军见状,忙是赔笑:我开玩笑呢,干嘛这么当真呢。

你连莫老爷子都能治好,何况是我这种小病呢。

那就别废话,老实躺着就行了。

陈翰可没什么好脸色给他,冷言一声,将针馕取出来。

此时的王军安静的躺在床上,心里却带着些许的激动和紧张。

他虽然贵为家族的独苗,可就因为没有孩子的原因,可没少被家族长辈教训。

陈翰没去理会王军此刻是什么心情,既然决定要帮其治疗,那么此刻的王军就是他的病人。

作为天医殿的传人,治病救人是基本准则,绝不会因为跟对方的恩怨,从而出现报复的行为。

银针取出来,七长八短!

王军好奇的看了眼,当看到一根银针足有十厘米长,顿时就吓傻了。

可是当看到陈翰出奇的严肃,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当感受到一张手掌按于腹部时,王军只觉一阵异样的暖意,人也变得轻松很多。

伴随着这种感觉,可以发现王军的眼皮微微下坠,下一秒则是陷入到半梦状态。

这正是天医殿惯用的一套催眠方式,为的就是让病人在毫无察觉之下陷入沉睡,如此能更好的让施针。

陈翰所施展的乃是滋阴补阳还神针,专门针对阳痿的方法。

七根长针分别扎在王军腹部与大腿内部穴位,而八根短针则是扎在头顶以及胸腔等穴位。

仔细观察会发现,当陈翰将一套针法全部施展后,整个结构看起来如同一道星线图,跟北斗七星差不多的意思。

一分钟后,王军的肌肤出现泛红的征兆,头部还微微冒着白色的烟,呼吸也是略显急促,就连腹部也是时而隆起时而平坦。

而陈翰却对这种现象漠不关心,依旧老神自在的在旁边看着。

如此反复几个循环后,陈翰轻拍手掌,用一套古老的手法将王军身上的银针依次取下来。

随着一个响指,昏睡过去的王军咋然而醒,只是眼神带着些许迷茫。

见还是跟刚才一样的场景,王军下意识问道:还没开始吗?

早就结束了,你的病已经根除了,记住以后别烦我,否则我能治好你,同样也能整垮你。

陈翰可没好脸色给他,淡淡的说了句,率先走出房间。

王军坐起身,很奇怪陈翰到底是什么时候帮他治病了,前后好像还没几分钟才对。

正郁闷着,突然王军感觉下面微微来了感觉,顿时整个人就惊呆了。

当即跳起来,尝试用力顶了顶,发现真的和以往不太一样。

面对这样的结果,险些没把王军感动哭,他已经好久都没这种感觉了。

小军你怎么样了,陈翰帮你什么忙了?陈翰的岳母这时走进来,见王军欢呼雀跃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可能是觉得有些失礼,王军忙下了床,尴尬道:已经解决了,婶我还有重要的事处理,下次再来拜访。

说完这话,王军一刻都没有久呆,只是临走时还不忘冲陈翰表达感谢之情,情绪丝毫没有半点做作,俨然是发自内心。

见王军态度突然转变,王羽瑶惊奇的看向陈翰,那意思似乎在问你真的只好他阳痿的病了?

不过对于这件事,陈翰却是没做正面回答,只是递给王羽瑶一个简单的笑容。

这时岳母走出来,神色不善的望着陈翰:我虽然不知道王军为什么突然对你态度转变,但这是个机会,你可要好好把握,别到时候又连累了我和羽瑶,不然我一定让你们离婚。

王羽瑶刚到公司,王军便急急忙忙找到她。

本以为王军又想法子刁难,谁知道王军提出要给王羽瑶升职,并且还是得到了王老太的认可。

对于突如其来的好事,王羽瑶却没有觉得半点惊讶。

在王羽瑶看来,这一切很大可能跟陈翰有关。

而另一边,陈翰刚从超市买菜回来,就看到一辆黑色别克停在楼下。

原本陈翰没有过多在意,只是下意识的瞟了一眼。

可就是这简单的一眼,却让陈翰停下脚步。

因为陈翰在别克车尾部发现一道隐晦的标志,而这正是天医殿独特的特征。

只见车内下来一个男人,一席白色西装身体笔挺的站在那里。

见过殿主!男人微微弯腰,不敢直视陈翰的目光,语气带着明显的敬意。

然而陈翰看到对方,却是一脸的漠然,似乎很不高兴。

说吧,突然来找我,是为了什么?陈翰淡淡的说道,脸色不是很好看。

作为天医殿殿主,他曾说过若不是特殊情况,绝对不允许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而此时男人的出现,明显是有事相求。

属下碰到个棘手的病人,不知怎么医治,听闻殿主就在天海市,因此贸然前来寻求殿主相助。

陈国邦不敢拖沓,赶忙表明来意。

陈翰一听眉头皱起,冷笑道:莫非遇到棘手的事儿,就找我出面,那我这个殿主会不会太廉价?

听出陈翰话中的嘲讽韵味,陈国邦吓得双腿发软。

他也想到过这个原因,可他是真没其他办法。

于是乎,陈国邦只好解释:那位病人是齐家独子,不知被何人下了蛊毒,成天傻傻的跟丢了魂似得,我怀疑跟毒蛊宗有关。

毒蛊宗?陈翰再次皱眉,低语道:你确定是毒蛊宗?他们不是二十年前就被灭门了吗,怎么会在天海市出现?

属下也不知,所以才特意来找殿主,希望殿主能出面解决。

对于这个问题,陈国邦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若是别的情况,陈翰或许不会在意,可牵连到毒蛊宗,那意义可就不一样了。

毒蛊宗乃是天医殿的宿敌,如今却凭空出现,恐怕事情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而作为天医殿新任殿主,陈翰自然不能视而不见。

为了弄清楚是不是毒蛊宗在搞鬼,为今之计也只有亲自前往查明才行。

第六章 庸医?神医!

黑色别克车内,陈国邦对陈翰恭敬地询问:殿主,咱们要去齐家吗?

去瞧瞧。

陈翰语气淡然:以后在天海市,不要暴露我的真实身份,就叫我小陈好了。

是,小陈小陈哥。

好,出发吧。

因为紧张,陈国邦开车的速度有些快,等他意识到这个问题后,偷偷从后视镜中看了陈翰一眼。

陈翰惬意的躺在后车座上,表情淡然,丝毫不受车速的影响,哪里还有平时晕车的样子。

很快来到齐家,陈国邦受到了热情的招待,而陈翰得到的,却是各种冷嘲热讽。

陈主任,你怎么带了这么一个穷小子,他不会就是您说的那位神医吧?

哈哈哈,笑死我了,他这身衣服,加起来没有我一个衣扣贵。

是哪里来的江湖郎中,有没有行医资格证?

就他这样的,能治病?他要是能治好齐公子的病,让我学狗叫都行。

听了这些嘲讽的话,陈国邦觉得大事不妙,正要阻止他们,却被陈翰拉住了。

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人话还没说好就要学狗叫,那我们等会就让他叫个够。

刚才嘲讽陈翰的西装男青年还想顶嘴,却突然感受到从陈翰眼中射出的一道光芒,心里瞬间一片冰凉。

突然从走廊里传出一阵急促的喊叫,快快,齐公子的病又犯了,赶紧去叫陈医生过来。

几个衣着华贵的女人匆匆跑到大厅这边,看到陈国邦便哭喊着让他赶紧救人。

在陈翰暗中授意下,陈邦国跟着这几个女人向齐家的病房走去。

陈翰紧随其后。

他们刚刚踏进病房,里面就传来一阵怪异的笑声,紧接着是一阵跑调离谱的儿歌,陈翰觉得自己像是来到了一座疯人院。

听到室外传来的声音,一位微微驼背、满脸疲惫的中年男人从内室走了出来。

当他看到陈国邦后,身体居然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对着陈国邦央求道:陈医生,求求您救救我的儿子吧,他是我唯一的儿子,是我们齐家的继承人。

如果您能治好他,您就是我们齐家的大恩人;您不救他,我就跪死在这里。

陈国邦听了这话,很是激动。

又看到他即将跪在地上的样子,赶紧搀扶着他说:齐总,不是我不帮你,是我的医术水平真救不了你儿子。

不过您放心,神医已经请来了,他叫陈翰,只有他才能治好齐公子的怪病。

陈翰?这就是您找来的神医,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陈医生,这治病救人的事情可不能儿戏啊。

齐家家主吃惊地看了看陈翰,突然想起他是王家的那位废物女婿,更是禁不住地的连连摇头。

这就让陈翰有些不爽了,他淡淡开口道:不是我吹牛。

就这种病,在天海市只有我才能治,找别人都是瞎忙。

先前嘲讽陈翰的那个西装青年再次冷笑:真不愧是王家的废物女婿,你这不是吹牛是什么?你知道这几位医生是谁吗,他们都是鼎鼎大名的

陈翰一句话把他噎住了,鼎鼎大名能当饭吃吗?他们能治好这个病人吗?

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不满道:你这个乡巴佬懂什么,齐公子得的是严重的心理疾病,需要去最顶尖的医院进行疗养。

只要有足够的资金支持,给我三年时间,我有六成的把握把他治好。

真给你三年时间,黄花菜都凉了。

而且这种小病,我三分钟就能治好!

我的天,这牛皮吹的。

别废话了,赶紧让我看看他是中了什么蛊。

陈翰大步走进病房。

在极高端的手术室里,一位瘦骨嶙峋的年轻人被各种贵重医疗器材包围着,他全身上下面无血色还布满斑点,睁着无辜又迷茫的眼睛四处观望,一会儿蹦蹦跳跳一会儿站着傻笑,跟精神病院的那些疯子没什么两样。

陈翰面色变得凝重,这果真是毒蛊宗的惯用伎俩,用蛊虫来控制人的意识,中蛊的人要么成为他们的傀儡,要么在极端的痛苦中被折磨致死。

蛊虫?哈哈,笑死我了。

你不懂医学就算了,偏偏拿出蛊虫来解释,以为大家是傻子吗?那位白大褂医生嘲讽道

是啊,是啊,哪来的什么蛊虫,我怎么从没听说过?毒蛊宗,是武侠小说里面的门派吗?

看他在那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王家的废物女婿,这次要把他们王家的脸彻底丢光了。

大家等着看好戏吧!

众人窃窃私语,陈国邦心里十分憋屈。

尽管陈翰一再阻止他反驳众人,但也实在无法忍受了。

大胆小儿,竟敢对神医不敬。

有本事你们自己治好齐公子,没本事就给我闭嘴。

陈国邦如此维护王家的废物女婿,让众人很是惊讶。

陈国邦在天海这些年,破解了很多医学难题,救了很多绝症患者的命,是一位很有威望的医生,

既然他公然支持陈翰,众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嘲讽陈翰的声音消停了一些。

齐家家主心里也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想要表态支持陈国邦,却听见陈翰十分轻松的喊着,蛊虫在他的脑袋里,我这就把它取出来。

什么?脑袋里面,你是不是要给我儿子做脑部手术?齐家家主紧张的问。

做什么手术,我需要那么低级繁琐的程序吗?陈翰一边说一边像玩魔术般,从身上凭空掏出一个古色古香的木盒,打开后竟是一排尖细的银针。

银针?这不是中医那一套吗,怎么能用中医做脑部手术,这是严重违背医理的做法。

那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抗议道。

只是这一次,没有人再跟着他一起喧闹,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陈翰。

陈翰正在施展神奇的银针针刺之术,在齐公子脑部的几大穴道上竟然扎上了十几根银针,全部是悬空漂浮在脑袋的上方,并没有与皮肤直接接触,十几根银针上都有颜色各异的光芒在不停闪烁,简直如梦幻一般。

突然,在众目睽睽之下,齐公子的脑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慢慢涌动,这东西的动作越来也大,后来竟是剧烈抖动起来。

陈翰迅速用一根银针轻轻划破那东西所在的皮肤,一只暗红色的虫子赫然从齐公子被划破的皮肤里爬了出来,继而滚落在地上,化为了一摊血水。

众人彻底惊呆了。

通天神婿

通天神婿

作者:温而不雨状态:已完结

通天神婿王羽瑶陈翰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王羽瑶陈翰的小说名字叫做《通天神婿》,这本书是由作者温而不雨倾心打造的都市生活小说,通天神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通天神婿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在线阅读